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南商”如何再出发? ——王志纲“发现南商”论坛讲演实录  

2014-01-21 09:16:00|  分类: 王志纲,南商,佛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近日,王志纲先生受邀出席由广东佛山传媒集团举办的“发现南商”论坛并担任主讲嘉宾。王志纲认为,“南商”是一个很低调的商帮,实力大于名气,在新时期的环境下,南商要对“再出发”充满信心。而政府不能偏爱“女婿”(外来企业)而忽略“儿子”(本土企业),要充分重视本土企业对于经济的推动作用,政府要为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小编特精辑讲话要点刊发,以馈关注。

 

【王志纲】:

 

我来到广东文化的发祥地佛山,来到了广东市场经济的摇篮——佛山的南海,跟咱们的南商朋友们在一起交流,感慨万千。

 

三十年前,当我还在新华社报道着南中国市场经济最前沿的社会经济剧变时,就有人问我,以北方的经济强省山东和南方最活跃的广东这两个地方来对比,谁更强?

 

我打了个比方回答他,如果山东是一部载重大卡车的话,广东就是一部日本小轿车。小轿车一点火就起动,非常敏捷迅速;而大卡车虽然沉重缓慢,一旦启动却有雷霆万钧之势。处于市场经济前沿的广东是中国小商贩、个体户最多的地方,广东人,特别南海人不用思想解放,只要有钱赚,一脚油门往前冲;山东则不然,先问姓社姓资。不光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要思想解放才能行动。

 

二十年前,人们又问到我山东和广东的时候,我告诉他们,以山东为代表的北方是大政府、小市场,政府强势,民营经济力量微弱;而广东则是大市场、小政府,万类霜天竞自由,民营经济活跃,政府相对处于弱势。

“南商”如何再出发? ——王志纲“发现南商”论坛讲演实录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这次当我来到南海,感到非常震惊。一家地方政府居然能够站到前台,组织当地企业家精英到斯坦福、伦敦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去实实在在的学习管理和经营知识,之前我倒是看到不少省市,以打着学习的名义全世界游山玩水,南商的务实精神和学习精神国内罕见,令人刮目相看。

 


一、【论战略】:天时地利人和,抓“长板”找方向

 

今天,我想跟在座的企业家进行深层次的交流。我是从事战略咨询的,什么叫“战略”?战略就是预见,战略就是找魂,战略就是超越。管理学中有一个“短板理论”,意思是企业犹如一只木桶,装水量的多少,取决于桶壁的最短板的长度,所以企业家要干的事情就是补齐短板。但从战略的角度上来看则恰恰相反,我称作“长板理论”。在现代市场经济下,一只桶的容量并不取决于短板,而是取决于你手中撑握的最长的一块板——你的核心竞争力。这个核心竞争力确定以后,通过市场整合的方式,就能吸引其他的长板向你聚集,并以之形成强大的竞争力和聚合效应。

 

什么样的人需要战略?

 

处于资本原始积累期的老板不需要战略,他只要找市场跟市场就行。别人发财跟着学,只要你做得比别人更勤劳,成本控制更好,服务更佳,一般来说,你输不了。这属于跟市场,找市场。

 

如果一个企业做到了十亿八亿,你不找战略,战略会来找你。当你在行业中成了领跑者,路在何方?在这个时候,你就要寻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整合资源实现关键性跨越,就再考虑三个因素:天、地、人。

 

天时。今天的中国,社会每天都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以前不少民营企业家带枪投靠国企央企,分点羹汤的同时却失去了市场竞争力。这种现象是必然的吗?答案是否定的。三中全会刚结束,新的改革方案已出台,下一步虽然还要做好国有企业,但是请记住一句话,三中全会有一个关键词:市场经济将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国企央企就是恐龙,它们都是圈养动物,靠吃偏饭的它们,长得又肥又大;民营企业都是圈外成长的野生动物,原来之所以打不过它们,不是因为别的,是游戏规则不同。大家想想,在市场经济起决定性作用的舞台上,野生动物、放养动物、圈养动物同台竞争,我们这些民营企业家难道还害怕恐龙吗!野生的还会害怕圈养吗?

 

地利。南海,经过了三十年领跑,藏富于民,形成上亿的企业家可能几百上千,但是还存在另外一个问题:满天星斗,独少明月。三十年前,是小贩们的世界。今天呢,也是中小企业满天下,明天怎么办?能不能在未来新的时代里构筑起自己的航空母舰,打造注目的一线品牌。这也是摆在大家面前的问题。

 

人和。南海这个地方,它的文化积淀,它的人才聚合,使我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南海狮山的开发区不光是电商而且成了不少企业的总部经济,跨界、整合,蔚为风气,渐成气候。通过这个平台,不仅同城化于广州,也打开了全球化的关键环节。这些都是在不断的摸索过程中产生的。

 

天时、地利、人和齐备的南商,未来如何动作?最终回到一个问题上来: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向哪里去。我向哪里去,就得回答清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向哪里去,就得清楚天时,五年十年中国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广东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佛山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南海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你所处的行业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二、【促发展】:抓土豪促经济,本土企业堪当大任

 

南海的经济要做好,这不仅需要在座的企业家都认真思考,更取决于我们南海的政府。我将其叫做“两场统筹”。哪两场?“官场”和“市场”。

 

多数地方政府有一个可怕的毛病:青睐“女婿”(外来企业),轻视“儿子”(本土企业)。俗话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招商之时,政府往往眼里往往只盯着那些外来的大企业。但外来的企业由于水土不服或者主观意愿,不一定能唱好本地的经;而本地的“土豪”、“草寇”往往是视脚下的土地为父母且心诚意足,只要给地方政府要给政策、给环境,尊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他们往往能成为本地经济发展的引擎。

 

去年,我们在重庆就做了这么一件事。重庆有个朝天门码头,有两三百家做服装的小企业,小到三五千万,最大的也就一两个亿。这些草根老板从摆地摊开始,三十年下来,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产业链,从设计到生产到品牌再到渠道都有了,还成立了一个服装产业协会。但是他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重庆市政府要把朝天门打造成为重庆的客厅,他们都是些小商小贩,政府看不起他们,不认为他们能为这个客厅增光添彩,要把它们全部迁走。

 

他们能怎么办?又能到哪儿去?因为十几年前读过我的书,且一直关注着工作室,走投无路之下,于是这个服装产业协会的会长和副会长报名参加了我们的《智纲·战略营》企业咨询班,来向我求救。后来见了面,情绪非常低落。说,王老师,我们干了三十年,就只剩下两条出路,要么就是被清理出去,老无所依;要么就是不服气,换个地方再干。我说,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干?他回答说,我们能不能在重庆这个地方重新寻找一个平台,形成我们自己的渝派服装品牌。后来工作室的团队帮他们做了一个战略方案,清晰的梳理了服装产业协会的全产业链打通,打造渝派服装产业园,并且引导渝派服装风尚潮流的全部操作思路。当这个战略方案摆在了重庆市市长的办公桌上,黄奇帆看后说了三句话,第一,重庆光是追求GDP总量,那不是现代服务业的城市;第二,需要一个时尚重庆,服装,特别流行服装,将会成为一座城市不错的符号和城市季风;第三,这道符号和季风就在脚底下。在市长黄奇帆的支持下,现在土地和政策已经全部到位,工作室已经介入前期的战略和规划落地过程,相信三五年之内,这个地方将会成为重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重庆又多了一张服装名片。

 

这是一个十分典型例子,成百上千的被我们所忽视的小老板们所聚合起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产生了巨大的价值。

 

三、【谋未来】:“两场统筹”筑基础,“四度协调”为成功

 

今天我从佛山过来的时候,看到佛山不少古街,看起来很漂亮,但是没做好,感到十分遗憾。你们去看看宽窄巷子,一百二十亩地,轰动全中国,操作思路无非找到魂后,再找到一个运营商。2002年我在做成都市发展战略时,当时我就告诉成都市委书记和市长,宽窄巷子是文化产业,做文化产业有三个原则:政府经营环境,企业经营市场,民众经营文化。政府提供营商环境和政策,企业按照市场化的方式打造,平台搭建好后,整合当地老百姓,整合民间从服务到特产到工艺,形成旺盛的人气,效果就出来了。

 

所以,南海的发展一定要做好“两场统筹”,一是“官场”,一是“市场”,两者怎么结合是个大学问。“官场”一定要支持星罗棋布、满天星斗的民营企业,给它们提供一个抓手似的平台,并由它们用市场化的方式联手打猎。当然必须要有第三方拿出具有权威性的发展思路,平台有了以后,我们把这种平台商叫做“运营商”,园区运营商或者产业运营商。这个运营商是干啥的呢?两个标准:凡是市场不愿意做的都必须做,目的是把项目做成熟起来;凡是市场愿意做的,运营商都必须退出。就好比蜜蜂有了蜂巢,可以酿蜜了。

 

当企业、政府、运营商、民众这些发展的要素全部具备了,特别像咱们南海,在具体操作过程中要注意四个标准,我称为“四度协调”。

 

第一个,高度。做任何事情一定要有制高点。南海,不要以为它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县级市,我们要深深的挖掘它。南海是岭南文化和商业的发祥地,南海跟广州同城化后它还具有广州很多并不具备的优势。这些东西怎么寻找,如何找出来他的制高点?

 

第二个,广度。当很多留学美英的人才回来的时候,当很多企业南下的时候,当讲到南海的时候,南海能不能辐射、覆盖、服务周边的城市?能不能代言南中国?

 

第三个,深度。我所说发展不是吹糠见米,而是可持续发展,包括在热炒的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互联网金融等手段下怎么延展?怎么对接?如何给传统经济插上移动互联网和金融两个翅膀?

 

第四个,关联度。任何的事情,不光是个经济的发展,而是政治、经济、文化、生产、生活等要素的打通,我们原来是只要生意不要生活,现在是要生意,更要生活。怎么将这些要素打通,形成既要生产又要生活的地方。这也是我们需要思考和研究的。

 

这就是今天我想告诉大家的,希望这些经验对于我们很多处于转型期、亟需突破发展瓶颈的企业家有用。而对于那些已经用战略的力量开创了一个新时代,构建了一个新模具,抢占了一个制高点,掌握了一个话语权的“过来人”企业家而言,不要以为就万事大吉了。三年五载发展之后,别人跟上来,你又得去寻找新战略,寻找新突破,再去寻找新制高点了。做企业就像爬山,每一段前进之路都伴随着汗水和痛楚,但峰顶无限风光也是常人难以体会到的。

 

最后,祝所有企业家都能直挂云帆牵沧海。谢谢大家!


(编辑:运营部;录音整理:王家洛、隋京建)

“南商”如何再出发? ——王志纲“发现南商”论坛讲演实录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113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