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望北方——新内蒙访古(三)  

2012-09-10 09: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向新千年的内蒙古

虽然从上个世纪初开始,内蒙古大地就已经开始接受工业化的洗礼;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席卷整个草原的工业化浪潮,却是从本世纪初开始加速。伴随着整个中国对于能源需求的暴涨和重工业时代的来临,拥有丰富能源和资源的内蒙爆发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尤其以呼包鄂为首的蒙西金三角经济圈风头一时无二。

对于草原来说,这是机会,但更是挑战。草原的生态非常脆弱,千百年来,游牧生活方式与草原的生态环境之间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平衡地状态。而一旦现代农耕社会的生活方式伴随着机器的力量席卷往日的草原,对这里的破坏在所难免。

发展还是保护?这不是一个可以二选一的命题。在发展的浪潮中,没有人能够选择停滞,有没有可能走出一条和谐发展的道路?

(一)草原之约

五月的草原,尚有几分寒意;而在老友相见的酒席上,气氛却热烈非常。这是五年以后的一次老友的再聚首,这更是二十五年之后对于那段草原情节的悠远回声。

二十五年前,当时的王志纲还是新华社内蒙分社的一名记者,当他带着满腔热情驰骋在西部的高原时,几乎跑遍了内蒙古的西部和中部。凭着一个优秀记者的宏观视野和敏锐,他始终在思考内蒙古经济发展的明天,但令他感到遗憾的是,自己始终没有机会一瞻呼伦贝尔大草原的风采。

这一遗憾在二十年后得偿。当他从高高的兴安岭来到火热的南中国,从一个纵论风云的记者变成了一个纵横四海的策划人,从一个体制内的“圈养动物”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野生动物”,令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当年没有完成的一桩夙愿,竟以另一种方式再一次敲响了命运的大门。

曹征海,当年内蒙极为活跃的“战略研究小组”副组长,从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策研究室干起,逐渐走向领导岗位,2005年,由包头市党委副书记赴任呼伦贝尔市市长。上任之初,长期研究战略的曹征海马上意识到,呼伦贝尔正迎来一次历史性的机遇,于是,邀请王志纲工作室来到呼伦贝尔。

在经历了纵横上千公里的大范围调研和对中俄蒙国际关系的深入调查之后,工作室给出了呼伦贝尔未来发展的方向——大进大退,大开大合,打造新时期和谐发展的样本。

所谓大进,就是抓住城市化和产业化的机会,高度集约化,为大退奠定基础,腾出空间,通过能源重化工产业的点式的、深度的开发,大力发展重点城市的城市化,通过生产力的集约式布局,延伸产业链,做强经济实力,集聚城市人口,强化产业集聚度。所谓大退,则是在大进的基础上退够退尽,退出一个草原天堂和绿色王国,通过对生态敏感地区的大力保护,主动退出不符合环保要求的产业,主动转移已经闲置的人口,还草原、森林等以自然面貌,用不到1%的节点,解放99%的草原和森林,开辟一个地区发展的新时代。

在大退的过程中,王志纲非常看好额尔古纳的发展潜力,这里有广袤的草原、纤尘不染的额尔古纳、还是蒙古族的发源地,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故乡,应该成为呼伦贝尔发展旅游业、吸引高端人群、营销区域的一张王牌,成为大北京地区的后花园。

其次呼伦贝尔要大开大合,以大开放促大整合,当好中俄蒙地区资源整合的超级二传手,打造大小两个金三角。小金三角是由海拉尔、满洲里、额尔古纳构成的金三角。其中,海拉尔作为呼伦贝尔的首府要把城市经济做大做强,打造产业服务的综合平台,满洲里要继续发挥口岸经济的优势,通过搭建平台充分挖掘俄罗斯的资源,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个资源,而额尔古纳则以旅游产业带动人流、商流和投资流。

所谓大金三角,是指以海拉尔、俄罗斯的赤塔洲和蒙古共和国乔巴山为支撑的区域,这里是世界上资源最富集的地方。目前三者的关系极好,产业互补性很强,赤塔州的铁矿资源、煤炭资源、石油资源都很丰富,蒙古的石油、有色金属、盐都是我们最需要的,要整合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企业来操作,另外,俄罗斯做出来的东西只能从海拉尔出口。

……

经历了一次终身难忘的草原之旅,留下一本受到高度肯定的策划报告,工作室暂别了草原。在几年的时间里,虽然没有回到草原做项目,但是王老师对于来自草原的消息仍旧非常关注。

五年之后,重续前缘。呼和浩特将一个两百多平方公里的新区委托给工作室,而作为内蒙的首府,作为一个已经“羊煤土气”的能源高地,如何摆脱资源陷阱,挖掘区域更为丰富的价值,走出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更成为不仅是呼和浩特,更是整个内蒙,或者更大范围区域领导所关心的问题。

当年的曹市长,如今已经成为内蒙古自治区常委。老友相见,分外激动。谈起当年在呼伦贝尔的战略和实施情况,两人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实际上,今天内蒙所遇到的问题,当年的呼伦贝尔战略制定中都已经预见并提前解决了。

每年退耕一百万亩耕地,五年连续退了五百万亩,但是粮食产量从五十亿斤超过了一百亿斤。过去每年要采伐五百万到六百万立方米的木材,现在我们每年退到开采二百万立方米,每年生长量大于一千万,跟大兴安岭之间连接生态就上来了。增加了林木,增加畜牧业,再一个退小的污染企业——这是大退;落地了五六个大项目,支撑起了工业化,这是大进。大退大进之间,保护的是青山绿水,发展了旅游事业。不仅是夏天的那达慕,还有冬天的冰雪节,旅游人群也是十倍数地往上涨。呼伦贝尔大草原已经成为旅游的王牌,更通过鼓励传唱鄂伦春族、斡沃尔族,巴尔虎蒙古族,布里亚特蒙族的民族歌曲,传承民族记忆,成为享誉世界的名片。

说到激动处,曹征海向王老师发出了邀请:“王老师,你要回访啊。经济上来,文化也上来了,民生方面我们叫“六个一幸福指数工程”,这都是零六年定的。大思路在那里,我们把它给具体化,通过几年的努力,把这些持续做下来,成气候了。你派人去总结一下,很有必要。”

(二)帝国雄心

2012629号,元上都遗址申遗成功。这标志着内蒙古自治区实现了世界遗产零的突破。它是我国元代都城中创建最早、历史最久、格局独特、保存完整的都城遗址,见证了北亚地区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之间的碰撞及相互交融,在世界文明史和城市规划设计史上拥有独特的地位。

小的游牧群体不需要城市,但是治理一个帝国却离不开大的城市。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蒙古帝国的都城随着疆域的变化几度迁徙。从哈拉和林到乌兰巴托,从开平到大都。

今天,在内蒙古作为一个板块迅速起飞之际,在工业化浪潮和信息化浪潮同时来袭的时候,作为它的首府,要选择什么样的发展路径?在进行文化产业战略研究的同时,我们也应邀承担了呼市如意新区战略的研究任务。

站在什么样的角度来思考呼市的发展方向?

当今的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事实。然而从崛起到走向持续强盛,推进国际区域经济合作,建设参与世界竞争与合作的中心城市,培育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和企业,是我国许多首府城市制定新一轮发展目标的特点。

 2010年开始,我国许多城市许多区域中心城市纷纷把自己新一轮发展目标,确定为建设世界城市或国际性区域中心城市,例如成都建设世界生态田园城市、西安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南宁建设北部湾区域中心城市等。

 中国东部沿海以东北亚和东南亚(中国-东盟)为主导的国际区域经济合作如火如荼,而北部内陆地区的北亚和中亚(西北亚)经济区,由于地缘政治特点、投资环境状况、经济发展水平、公共设施基础等原因,区域经济合作冷冷清清。

 2011年中日双边贸易为3429亿美元,中韩双边贸易为2456亿美元,中国-东盟双边贸易为3628.5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而中俄双边贸易仅为800亿美元,中蒙双边贸易额为63.3亿美元。

 中国开展多边区域经济合作从参与型走向主导型,战略意图主要指向能源战略和全球市场竞争。北亚经济区,作为世界上资源最富集、发展潜力巨大、但整体发展水平仍然相对落后的区域,无疑是呼和浩特对外开放的最佳国际舞台和国际区域合作高地。

 抓住新普京时代“东部大开发”的机遇,立足国家能源安全保障战略需求,构建以北亚经济区为核心,辐射东北亚和西北亚(中亚)经济合作平台,把呼和浩特打造成为北亚区域中心城市。呼市具备这样的可能,但是真正去实现这一构想,还需要新的战略平台。

呼南新区的是一个跨行政区和拥有多个经济区的产业新区,有望在国家北亚经济区、首都经济圈、呼包鄂城市群战略中扮演起举足轻重的角色。目前这一战略的研究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三)文明的升华

在结束了对内蒙的考察之后,为了对这个曾经无比辉煌的帝国的往日今生有直观的感受,蒙古国庆期间,工作室调研组在王老师的带领下,奔赴乌兰巴托进行考察。

望北方——新内蒙访古(三)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从乌兰巴托到阿尔基森林公园,从城市建设到文化旅游发展,从实地考察到学者访谈,在不长的时间里,对蒙古国这些年的发展有了一个初略的认识,对于近些年来中蒙之间的文化交流也有了感性的认识。比如《狼图腾》在蒙古的热捧,比如中蒙之间的边贸往来等等。在最后收官的时候,大家在讨论:如何为内蒙的文化产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定调呢?

讨论了很多,最后王老师说,如果用一句话来高度凝练的话,可以用文明的升华。所有的交流与碰撞,构成了文化演进的历程。而今天,在新的机遇和挑战面前,在这片草原上的文明,能否以及如何实现与现代文化的融合、交流乃至最后的升华,将是能否再现辉煌的关键。且让我用一段题记来为这一次新的内蒙访古作结:

“一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就是一个不断从相对独立的发展走向交流和融合的过程。无论是否愿意,任何一种文明迟早都会被卷入其中,区别只在于能否以及如何去适应它。

在波澜壮阔的世界文明发展史上,来自蒙古高原的文明扮演了极为关键的角色。在东到兴安岭,西到阿尔泰山的辽阔草原上,走出了突厥、鲜卑、楼兰、蒙古、契丹等众多游牧文明,从长江黄河到地中海都曾经回荡着阿提拉和成吉思汗的马蹄声。

游牧是他们永恒的特性:当他们跨上马背,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而当他们停下脚步,则很难逃脱被同化的命运。正是这一次次从猛烈冲击到神奇融合的转化,给一些高度繁荣而渐渐失去动力的文明注入新的活力。四大古文明中中华文明延续至今,不能不说其中有着来自草原文明的莫大功劳。

时光流逝,物换星移。当康熙大帝的火炮在葛尔丹的马队前炸响,马背民族开始失去冷兵器时代纵横四海的气魄;当苏联和日本的坦克飞机把诺门罕变成钢铁战场,更昭示着现代文明对草原征服和改造的开始。无论是内蒙,还是外蒙,伴随着逐步深入的工业化,都在经历着游牧到定居的转变过程,牧民聚集到城市,草原文明似乎步入低谷。

现代化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如何在此过程中不只是被动地保持游牧文化,而是在游牧、农耕、工业和后工业时代文明的交融之中实现一种新的文明形态,是摆在所有草原文明面前的课题。而一直以来就处在游牧与农耕交融之地的内蒙古,则面临着一次代言21世纪新草原文明的机会。

站在这样的高度审视内蒙,眼前展现的是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从东到西,有孕育了从东胡到肃慎众多族系的巍巍兴安岭,直到今天仍然有古老的驯鹿部落生活其间;有堪称“中国历史后院”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有昔日的蒙古帝国王庭,今天的世界文化遗产;还有“塞上江南”的河套,工业重镇与能源富地的呼包鄂和“苍天般的阿拉善”;往南,则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首都圈,辽阔的内蒙既是首都发展的重要依托与屏障,也恰好可以借力世界城市面向全球。

站在这样的角度上,内蒙古的文化产业发展就不能局限在“有什么卖什么”,不能仅仅成为往日荣光的再现和复原,而应该立足代言新时代草原文明的角度,将在这一广阔地域之内并存的游牧、农耕、工业与信息时代文化相结合,将区域与城市的发展战略与文化的源流和底蕴相结合,塑造一个新内蒙,展现一种新的草原文明。

即便放到快速发展的中国,今天的蒙古也已经成为一个极为引人注目的板块;如果按照代言新时代草原文明的高度上去整合资源,谋划发展,未来的内蒙将能够真正站在世界的舞台上,再度爆发出影响世界的力量!”

 

 图文/吴鹏

王志纲工作室:http://www.wzg.net.cn

“智纲会”微博:http://weibo.com/zhiganghui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