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飘渺兮,东江湖  

2012-05-30 09:18:00|  分类: 策划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首席湖南资兴考察记行

5月4日,拉着行李回到广州时,已是夕阳西下,残余的热浪滚滚而来,我没走几步,已经满头大汗。又恰逢下班时间,我在地铁里被四面八方的客流推挤着匍匐前行,推挤着上地铁,推挤着下地铁,仿佛一停留,就会错过了地铁,随时错过似是而非的机遇。无法活动身体,因为一转头就会磕碰到其他乘客,眼前尽是疲惫的身躯,打着哈欠,两眼无神,可站点一到,脚步急速而有力,匆匆复匆匆。

 

飘渺兮,东江湖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东江湖的美丽景色)

 

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武广高铁行程,简直是天上人间的转换。那头是三湘四水的东江湖,飘渺兮横无际涯,船行湖上,清风徐来,品几口清茶,山岛竦峙入眼来,悠然而有遗世之感;而脚下的土地耸立的是钢筋森林,穿梭其间,却总是过客而不是归人,既自以心为形所役,暂得于己都难。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王老师借用诗句脱口而出。这也是来自东江湖的呼唤。没有闷热,没有阴霾,如果愿意,可以没有信号,游船于湖,白雾蒸蒸而上,朦朦胧胧,飘渺兮东江湖。东江湖位于湖南资兴市境内,其实是一个风景带,包括东江湾、小东江、东江湖,除非特指,东江湖意旨东江湖风景带。

 

一、雾漫小东江,引来短炮长枪

 

揭开小东江神秘面纱的是一位摄影师叫曹广文。同样是摄影师的经济学家张五常曾在一篇文章《东江摄雾记》中写到:“资兴东江是个小镇,不见经传,只是几年前被一个摄影者发现了秘密……拍得一帧雾景,比赛获奖,秘密就传开了。”文章说到的摄影者正是曹广文,他是发现雾漫小东江的第一人。我就张教授的文章向曹广文讨看获奖的“一帧雾景”,他爽朗一笑:“那是张教授随性写的文章,我拍小东江而获奖的相片何止一帧。”

 

他并非口出狂言,为了拍出小东江的飘渺还真是不遗余力。小东江因水面落差较大之缘故,流经下流的水温度常年保持在摄氏8 ℃ 左右,每到夏秋时节,朝晖夕阴,水面空气的温度骤然上升与下降,形成温差,水汽就弥漫河谷间,置身其中,犹如梦幻,顿时羽化而登仙。但曹广文并不满足于随手可拍的美景,他要挖掘东江湖特有的飘渺。于是,为了准确地掌握东江地区的气候变化,他坚持天天看天气预报,一有好天气,肩挎照相器材,迅即蹬车来到小东江边静心守候。曹广文终于惊喜地发现,夏天三伏天气温最高的时节,若遇夜晚下一场暴雨,把两岸的山林植被浇透,地面和水面温差尤其大,蒸起的雾变幻莫测,却又极易透视,恰如金风玉露相逢,于是一切美景尽在镜头中。

 

拍了近二十年的东江湖,曹广文却说:“东江湖我365天每天都拍,越拍越发现这里有看不完的景,拍不完的魅力,没有重复的。”说来凑巧,曹广文正是在景区里拍照,恰逢王老师来东江湖考察。一见王老师,曹广文直言幸运,原来他也是王老师的粉丝。王老师见其脸色红润,健步如飞,便询问他的年龄,他答曰已是半百之人。他解释道:“这估计与东江湖有关,我几乎天天呆在东江湖,这里水好,景好,没啥烦心事,吹着清风,拍拍照,身体能不好嘛。”

 

东江湖因他的镜头而名声在外。一时粤港澳的摄友闻风而来,扛着长枪短炮只为了拍出东江湖的飘渺。雾的飘渺弥漫进摄影家们的镜头,东江湖的飘渺因摄影家的镜头而名扬海内外。据说,每届全国摄影大赛中的获奖作品至少有一幅是以东江湖为景色的作品。

 

难得见到王老师,又听闻王老师此行是为东江湖的发展做策划,曹广文满是激动,竟忘了手中活,径直跟王老师交流起来:“以前,很多美景都是摄影师发现的,他们的镜头就是那双发现美的眼睛。游客因此才知道那些景点,于是蜂拥而来。有了人气、名气,政府就想开发,但一开发就破坏。说真的,我们这些摄影师是有负罪感的。我们要给地球留下一点点,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点点,留下几个地方让子孙说祖宗是有眼光的。”

 

王老师点了点头,回应道:“这得站在三湘四水的高度看东江湖,为东江湖找魂,绝不能破坏性开发,要科学定位,科学决策。”

 

飘渺兮,东江湖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资兴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方南玲和王老师)

 

二、疑雾罩东江湖 船行向何处

 

曹广文的忧虑,正是资兴市政府对东江湖发展方向的困惑。市政府一提出要开发东江湖,整个资兴市随即沸腾起来。

 

有人疑惑:当前,东江湖景区既是景区又是生活区,道路既是景区通道又是生活要道,居民和游客共进退。如何才能协调好景区和生活区的关系?

 

有人担忧:东江湖既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又是国家湿地公园,更是湖南的战略水源地,将来长株潭供水源地。把东江湖打造成旅游目的地,大量的游客蜂拥而入,只会破坏东江湖的水质,难道让长株潭的居民喝污水废水吗?

 

有人叫好:既然大自然厚待资兴赋予我们飘渺的东江湖,我们就应该大力开发,不能锁在深闺中无人识,只保护不开发更是一种奢华的浪费,资兴人民负担不起,也耽误不起,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但必须得做到开发性保护,保护性开发。

 

顿时,疑雾罩东江湖,雾重航行难。拨开云雾,东江湖魂归何处?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王老师论断:“农耕时代平原最值钱;工业时代沿海最值钱;休闲时代呢?到山区了。”山水间,风烟俱净,天山共色,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久在樊笼里的都市人,若身处其中,势必有重返自然之感,他们能不趋之若骛,蜂拥而至吗?钟南山说,肺如果是红嫩的那肯定不是广州人。事实上不仅广州,整个珠三角都被阴霾锁城,正如有市民抱怨:“我们听得到这个城市的所有声响,却看不见城市的真实面貌。”他们渴望逃离,不到两个小时车程,东江湖可以让他们改天换地。

 

东江湖有如此魅力,因为她天生丽质。东江湾、小东江、东江湖原本相连,自成体系,但因后来修大坝被横切成了三段,形成了以东江湾为点,小东江为线,东江湖为面的风景带。东江湾有恒定的水位,恒定的水温,恒定的水质,从资兴市中心蜿蜒而过,难得的是水很清澈。站在横跨其上的铁索桥,王老师立即联想到了卞之琳的诗句,随口背了出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诗里的意境似乎就重现于我们的眼前。至于小东江,雾漫奇观早已名声在外。而东江湖烟波浩渺,横无际涯,列岛零落其上,游湖其间,天上蓝天白云,湖里白云蓝天,碧波轻推那是清风徐来,不由养心怡神,确实“人间天上一湖水,万千景象在其中”。

 

然而,天生丽质,却只让自然去雕饰,在市场经济时代,注定湮没无人识。据2011年的统计数据,东江湖景区门票人数25.68万人,门票收入1290.3万元。同年,千岛湖购票下湖人数却达208.5万人,大门票收入2.18亿元。近20倍的差距,这是残酷的现实。东江湖需要谋变。

 

飘渺兮,东江湖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资兴市主要领导陪同王老师考察东江湖)

 

三、疑云尽散  筑魂东江湖

 

只有谋变,才能蜕变。东江湖需要雕琢,是精雕细琢。只有这样开发才不是破坏,因为雕琢成自然。有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只有自然的才是美的,因此追求纯之又纯的纯天然。却不知自然的也是最脆弱的,只要天有不测之风云,生态就极易失衡,展现面目狰狞,随时洪水滔天摧城拔寨,抑或天崩地裂山河破碎;再加上人为的破坏心态,纯自然的更是脆弱不堪,因此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只要一开发,就意味着风景的毁灭。

 

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一面在称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另一方面不也称赞大师的巧夺天工。因此,东江湖不是要不要开发,而是如何开发的问题。开发的前提是战略定位,筑魂东江湖。

 

被称之为三湘四水的湖南,其实并不缺乏湖泊江水。湖南就因处在洞庭湖之南而得名,登岳阳楼望洞庭湖早已成为湖南的文化名片。孟浩然一句“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杜甫更是卯足劲,大喊“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洞庭湖特质由此定型,就是范仲淹说的“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相比洞庭湖,北枕太阳山南临沅水的柳叶湖则黯然失色,不仅没有浩渺荡气的湖面,更没有诗人的吟诗作赋,少却了许多精气神;更东临洞庭湖,西依武陵山,夹杂其中,糟糕的是还与桃花源相邻,尴尬处境可想而知。如果这两大湖只是满足游客的观光需求,那么流经凤凰古城的沱江河则尝试回应游客的体验需要。沱江河是古城凤凰的母亲河,河水清澈,城墙边的河道清浅,水流悠游缓和,可以看到柔波里招摇的水草。坐上乌蓬船,听着艄公的号子,看着两岸已有百年历史的土家吊脚楼,别有一番韵味。但沱江河成之小家碧玉,别有韵味;却也困之小家之气,难以有大作为。

 

由此,东江湖完全能脱颖而出,杀出重围。没有洞庭湖的气象万千,但却能迎合体验经济的大潮;没有柳叶湖明月之下星光黯淡的忧虑,因为地处湘南的东江湖是一枝独秀,独领风骚;当然,它比凤凰古城的沱江河更有开拓空间,因为水面面积达160平方公里,蓄水量81亿立方米,相当于半个洞庭湖。水体资源更是丰富异常,不仅山有水景,处处闻水声;而且景观类型多样,河段、湖泊、瀑布、泉流等一应俱全。这里东江湾的水没有污染,闷热的夏季来一次水上狂欢,可以放肆地泼个满身湿透,人在欢笑喊叫,水在泼洒四飘,那是何种透心凉。这里小东江的雾飘渺弥漫,闷热的夏季扛起长枪短炮,拍渔舟唱晚,摄农妇浣纱,于飘渺中漫入镜头,那是何种舒心惬意。这里东江湖的湖中有岛,岛列于湖,虹桥横跨,一时蹦极惊险,一时飞艇呼啸,于岛中望湖,却不知湖中人也在观岛,两相呼应,互为景色。

 

四、飘渺活力,在此交换记忆

 

未来的东江湖就成了记忆中的湖。因为东江湖飘渺活力,你我相约而来,在此交换记忆。旅游不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闲呆,这样带走的只是自己感悟。东江湖有此神奇,你我慕名而来,或许千里迢迢,或许身心俱惫,但一置身于飘渺之境,你我会宠辱皆忘,有的只是说不完的故事。你的记忆里收藏了我故事,我的身后诉说着你的传奇。

 

在东江湾,你我不需要相互认识,我在铁索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你在楼上看我,相视一笑,或许有缘相约小楼阳台,品着狗脑贡茶,看江面百舸争流,一时心血来潮就到中流击水去。当然,你我或许更愿意,就这样静静地,喃喃自语。

 

在小东江,你我会见面而不相识,但却已神交已久,因为那飘渺的雾,那获奖的作品。原来某年某月,你我都曾经在此扛着长枪短炮,为了让那瞬间变成永恒,洒过汗水也曾喜欲狂。你的故事融入到了我的记忆中。

 

在东江湖,你我一不留神就成了湖中一景,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无论置身于岛上,还是游船于湖,你我暂得于己,快然自足,势必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之感。于此,东江湖洗净了你我的记忆。

 

在此,改天换地,你我也交换了记忆。

 

 

 图文/陈志鸿广州战略策划中心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