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新书:一支红缨枪—《重整河山》读后感  

2010-03-20 00:16:00|  分类: 推荐参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加俊/文

    如果说,整个策划咨询行业如同一支红缨枪,那么王志纲工作室就如那锋利十足的“红缨枪头”;如果说,王志纲工作室就是一支红缨枪,那么《重整河山》则是给大家讲述了关于“红缨枪头”的故事。

    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凯歌高进,甚至堪称狂飙突进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充斥着浮躁与不安的时代。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自由生长,万物齐歌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竞争与压力盛行的时代。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去旧迎新,新老交错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令人眩晕与迷惑的时代。 

    在这样的时代,人们或魂不附体,或丢魂落魄,或不知己之所自与所往,于是开始与自己的灵魂展开了“你躲你藏,我寻我觅”的游戏。王志纲工作室从16年前诞生起,就开始了一出新时代的《找魂记》。自粤地发轫,从房地产起步,逐步在全国重点区域建立起根据地,影响力遍布全国,近些年尤其在城市与区域发展策划领域建立了独特的权威。

    不可否认,“找魂”者必有其方法论。工作室的重大法宝,早已有若干业内外人士总结提炼过。然而究其根本,工作室之为工作室,就是在于对发展大势的精准把握,就是处理好了所谓“务虚”与“务实”的关系,就是在于站在高处,看得长远。在中国哲学里,“虚”要大于“实”。现代人丧魂落魄,就是因为过于务实,过于短视,过于狭隘,只顾匆匆赶路不曾抬头。这同时也是所谓无用与有用。常言:无用者,有大用。正如中国人烹饪讲究“色香味”,而不仅仅是所谓的“卡路里”。常人通常看不到一些事物的长远意义,高明之见、绝妙之策或束之高阁,或弃若敝帚,从而贻误时机。工作室是擅长“务虚”的,但并不是为了“务虚”而“务虚”。 

    事实上,对大势的把握至关重要。《重整河山》一书,便完全体现了时代大势之于企业,之于城市,之于区域的重大意义。只有准确地把握了大格局,继而从中找到自身的位置,确立自己的个性、精神,余下的具体引擎设计、项目建设与营销推广都是水到渠成,势若破竹。《重整河山》,从精神内核上来说,是对《找魂》一书的延续,但后者更多地从操作手法上,细致深入地介绍了工作室的战略之道;前者则是在对新时代下从宏观角度对中国社会乃至世界进行了独特的解读,捕捉热点,深入前沿,从而化繁就简,得出了“三个中国”,一是沿边开放的中国,一是休闲时代的中国,一是信息社会的中国。 

    其实,这三个概念并非人皆不知的崭新概念,人们或多或少都略知一二。但是,真切地理解其之所以然,并敢于置于实践之中者并不多见。王志纲工作室立志“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对于国家社会,市场人文有着独特的见解,并有志于将自己酿造出的蜂蜜,与有缘的客户“品尝”,籍此酿造出相应的社会反应,实现知识与智慧的现实影响力。曾经有个说法,说王志纲工作室是预警机,是不明飞行物,总是站在时代的前沿,引领社会发展的潮流,这正是对工作室高屋建瓴、独辟蹊径地看问题方式的形象描述。 

    那么,这样的大势把握是如何得以实现的呢?而这样的大势把握为什么是偏偏是出自王志纲工作室,而不是其他咨询策划机构? 

    要说,对世界社会的发展规律等各方面的研究,全国、全球的学术研究者不计其数,可谓汗牛充栋。而王志纲工作室并非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单位。但是它却非常尊重也非常乐意援用最新的学术成果。工作室之所以能有效地进行大势把握,其中很重要的的一点就是,站在专业的肩膀上,融会贯通,做集大成者。在工作室有个说法,那就是:我们专业,又不专业。我们专业是因为我们使用专业,我们不专业是因为我们不局限于专业。如果专业是椅子的腿,那么我们就是椅子的面,我们搭建平台。而现代学术的最大特点,与以往大不同的是,过于专业,分化过于细致,追求深度以至于丧失广度与高度,以至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那种通才大家,渐成稀世珍宝,这就是工作室在学术与专业领域的不同之处。 

    歌德说,理论常显灰色,而生活常青。工作室一头心系理论与学术,一头又扎进市场经济的人民群众汪洋之中。既研究《矛盾论》,也推崇《实践论》。从实践出发,到检验理论,到修正理论,再到创造理论,就如同一个活着的思想孵化器,对现实事物充满了好奇,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敢于打破,敢于创造,敢于试验,敢于求索,这一点,极似象征在现代主义精神的“浮士德博士”。当年,王志纲刚从新华社下海,带着“小矮人”,自称“唐吉珂德”,对着风车挥剑决斗。现在,昔日激情还在,只是又添智慧。换言之,在工作室所过的生活是介于“沉思式”与“行动式”之间的,沉思后行动,行动后沉思;行动验证沉思所得,沉思指导行动方向。两者并非二元对立,是黑中有白,白里囤黑。 

    现代社会的本质强调技术至上,理性至上,所以我们看到“火柴盒子”充斥了城市的角落,路上的行人表情冷漠,高技术产品俯拾皆是。对于大势的把握,其“宏观”意识不仅仅指高屋建瓴,也指无所限制,兼容并蓄,引而不发,敢于留白。恰如我们常说的“策划就是生活”,这句话确切地概括了工作室的精神特质。曾有一次考察,我们在热带雨林中穿行,突然来到一所开阔所在,黄色的河流在夕阳掩照下格外迷人,空气里是怡人的热,少数民族的女人在河中沐浴,这种强烈的天地混沌感给人以无限的遐思,及莫名的强大力量,而这些,对我们的策划并不是没有任何裨益的。 

    《重整河山》,基本上收录了王志纲工作室2008年前后策划的经典案例,从南疆的北部湾,到北国的黑河、牡丹江,从神秘莫测的金三角,到沉寂多年的图们江;从险峻决绝长江三峡,到玉龙雪山下的丽江,及至到信息时代的技术乌托邦。读者可以从中领略到发生在中国国内最为前沿的实践故事,可以从中感受到新世纪初华夏大地的清晰脉动。 

    2008年,正是1978年改革开放后整整30年。如果说建国到改革开放期间,中国人为这个国家打下了政治上、思想上以及经济上的坚实基础,那么这30年则是将原来夯下的基础与世界进行对接与交流,修正生产关系,释放生产力。但是,如同一个落后良多,只顾奔跑追赶的马拉松运动员,衔枚疾进,跑了30年,以致尘土满面,衣衫不整,现在到了停下来修整、调息的时候了。社会上主流的说法则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践行科学发展观。用王志纲的话来说就是,治完坡了,该治窝了。要之,就是“重整河山”。 

    曾经,我们的山河壮美,多姿多彩,在中国古典艺术家的笔墨下,高山流水,意长境远,但那是在古代了,彼时的中国,一直处于世界发展水平的前列;后经过若干朝代更迭,到了近代,西方国家在科学技术与资本主义的双重支撑下崛起,带着无尽的欲望飘洋过海侵入东方,我们被迫“保卫河山”;历经了百年浴血抗争,崭新的国家政权得以建立,我们开始“收拾河山”、“开发河山”,大干快上,做出了世人瞩目的成绩,但同时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环境污染、资源消耗、地区差异、城乡分割等等,成为横亘在中国人心中的隐忧。 

    所以,我们要“重整河山”,这就是当前的大势。 

    河山如何重整?在河山重整过程中,企业、城市、区域如何找到机会,找到合适的定位?相信这一定是诸多热爱思考、锐意进取的人士所关心的问题。 

    如果说,1949年中国共产党夺得政权,开始重整河山的话,那是对国民党统治,对战争中国的重整,那时可谓“一穷二白”;今非昔比,2008年,当我们再次提及重整河山,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位列全球第三,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之冠,国人基本过上小康生活,国家拥有完整的现代军队体系与核武器,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外人都不可小觑。但是,这并不代表一切安好,事实上,改革开放已步入关键的纵深,许多重大问题亟待解决,否则,后果堪忧。 

    第一,地区发展不均衡问题。“先富带动后富”,不应仅仅是个政治口号。开放是个持续的过程,区位最接近外界的最先开放,依次类推,先是沿海,再是沿江,沿边,最后是内陆开放。30年过去了,“三个中国”出现了,即沿海中国,沿边中国与内陆中国。地区发展水平的差异拉大,必然不利于国家整体的协调运转。沿海地区,依赖国家倾斜政策,重点投资,外来市场的发展模式,并不必然地适用于其他地区,无论从市场需求、地理区位、基础条件等各个方面来讲,都是如此。因此,开放依然开放,改革依然改革,但必须挖掘内需,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上的作用,打破行政区划、国界分割,促进区域合作与经济一体化。 

    第二,资源紧缺与环境污染问题。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做法不能再继续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过分依赖国外市场的日子该进行反思了,利用成本低廉的农村劳力进行低利润的制造工业,需要升级了,垄断资源,或借取权力,轻而易举谋取暴利的增长方式需要终止了,环境污染,农村凋敝,资源紧缺,该尽快解决了。30年来的中国,如同一个上有老下有小,内心充满激情的工作狂人一样,此刻需要停下来,去做个全身检查,诊疗病症,对症下药,弥补元气。之前是一个“取量”的时代,现在到了“取质”的时候了。2010年两会中,政协一号提案就是低碳经济。 

    第三,产业升级换代问题。封建时代,中国是农业社会,近代才有了资本主义工商业的诞生,产业的升级换代异常缓慢。建国后,国家为主,个人为次,百年磨难炼出来的集体主义精神与民族主义精神,使得国家建设呈现了一边倒的格局,农业支持工业,轻工业服从重工业。工业基础薄弱的中国在苏联等工业先进国的援助下,终于建立起了门类齐全的产业体系。改革开放后,轻工业放开,慢慢活跃,继而商贸等服务业慢慢舒缓。但是,后发国家依赖先发国家,承接产业转移,是一个规律。沿海地区多年来已经陷入了“三来一补”简单加工制造的惯性,面临着沉重的升级压力。现在中国的产业结构相对低端,技术、品牌含量较低,处于所谓“微笑曲线”的底部。换言之,我们现在庞大,但还不强大;我们是生产大国,还不是消费大国;我们有的低端产业,缺的是高端产业。 

    中国有个古老的寓言,叫做“刻舟求剑”。早年读之,觉得主人公实在愚蠢,自己断不会犯此毛病,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在人类的深层次心理中,都有一种求得安稳,或曰求得确定性的倾向。当干扰的因素越少,或者不确定的因素越少,决策越容易做,反之,则相反。所以,学者们在创造一种理论的时候,往往会设定几个假设条件,这个假设,就是将“不确定”视为“确定”。在日常生活中,也往往如此,现代人更倾向于喜欢在风平浪静的小河或泳池中游泳,而不善于在水流湍急的河谷中前进,因为后者藏有若干未知暗礁,若干变转水流方向的可能。而工作室的名言是:不熟不做,勇于直面不确定性。 

    身处当代中国的个人、企业家、市长、省长们,都得时时保持对“刻舟求剑”的警惕,需要时时清楚“中国号”列车下一站将驶向何方,不能停留在过去的成功经验,也不可原搬照抄西方国家的教科书。因此,细究之,真正制定出优秀的战略,找到合适的“魂”,必须得“解势、取势、用势”。 

    这也是《重整河山》要告诉我们的。 

    首先是解势。欲解读清楚大势,并须视野宽阔,具备相当的历史纵深感,前面提及当前社会的“功利性”,所谓功利,一是追求功名利禄,二是做事过于直接、露骨。因此,所有带有浪漫的、朦胧的事物全都成为毫无价值可言的,可以一脚踢开。然而,功夫在诗外。在《重整河山》一书中,有许多可读性很强的文章,讲述人文历史的点滴。这些清风明月,近水遥山都被吸收到了策划之中。策划人,应该与经典的现代人有所不同,后者是以经济理性人自居,祖先所传承下来的器官、感受能力,已被大大地“阉割”了,只剩下口腹之欲,床第之欢,升官发财等普通之事。但是,社会是曲线前进的,社会也是需要人类自己去主观调整的,或者说,被现代社会异化了的人们,内心里的细腻感受一息尚存,完全可能枯树逢春、死灰复燃。所以,工作室在重整河山时,既深刻了解国家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也深切理解看似琐碎的细枝末节,对两者的融汇,就构成了所谓的“解势”。 

    其次是取势。溺水三千,仅取一瓢饮。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全息社会,360度处处不同。一座城市地处边境地区,同时风景优美且人文悠久,亦有可能工业资源丰富,或者拥有独特商业脉络等等。但是在确定发展战略时,须有“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魄力。因为即便是综合性非常强的大城市,也须明确其重点发力的领域。取势,是在对全方位的大势进行了深刻细致的了解后作出的选择。如果“势”是一种能量的话,那么取势则一种借力。所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重整河山》中的所有案例,无一例外地找到了可以籍以倚赖的大势,如北海、西双版纳之取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之势,如大三峡取新时代休闲旅游兴起之势,如成都“伊托邦”计划取信息社会与数字生活方式奔袭而至之势。

    最后是用势。如果是针对一个具体的策划项目,此时,已经到了必须给出“总体定位”的时刻了。解势、取势已毕,当如何用之呢?当我们在表述一种大势的时候,它往往是笼统的,相对并不明确的。比如说,沿边开放是一种大势,休闲旅游是一种大势,信息社会是一种大势,如同一幕幕上好的布料,如何下剪,裁出合宜的样式呢?这里需要分析一下这支策划之剪的构造。凡剪刀,必有一中心点,加上两个刀口,两个手把。关键在于手把使力,而策划之剪,一个手把是历史,一个手把是地理。前者是广义的历史,相对较虚,包括了策划对象的过往历史、文化积淀等;后者是广义的地理,相对较实,包括了当前对象所拥有的山山水水、各类资源。这些都在“解势”得到厘清梳理,若干结论已然呈现,藏在历史、现实中的本质一一显露。如果在裁剪的过程中,还有另外一个维度的话,那就是裁剪时的状态——节奏、思维与情绪,有些人是了然于胸、行云流水,有些则显得迟缓粘滞、磕磕绊绊,有些富于创造,有些平淡无奇。高明者看到形势的深处,辨证看问题,施展智慧与魄力,大胆破局,平庸者拘泥于现实种种,恪守常规,不越雷池。正如行棋中,棋力高者能看到数十步乃至上百步之远,进而在此刻作出符合未来发展的决策。于是,我们看到若干案例中我们给出的各种定位。

    说到底,《重整河山》,并不是一部完整的策划教科书,它充其量只是做了前期的工作,但切不可轻视了这前期的工作,因为这恰恰是王志纲工作室的核心竞争力,勘定大势,厘清思路,引领潮流,就像一只红缨枪的枪头,枪柄多长,枪缨多厚,重量几何,手感如何等等都可以后期细细琢磨,只是这一枪头,需要淬炼得铮光闪亮、无比锋利才行。当然,辩证地看,没有枪柄的砥砺与反作用力,没有枪缨对“血”(工作室是在刺刀见红中成长起来的)的及时吸收,则会影响出枪的准度、速度与力度。 

    此处所指“红缨枪头”,更多的是指一种分析解决问题的方法,随着工作室业务模式的“与时俱进”,将会延展出形形色色的领域,但不管如何延展,都不能丢了“区域策划”的路子,离了“虚”的境界,弃了辩证法,一定要冲在社会的最前线,而且能跳出来,钻进去,反过来,正过去,上下贯通,左右逢源,尔后一枪封喉。

    如此这般,王志纲工作室就能继续作为中国本土策划机构中的“红缨枪头”,永远冲在经济社会领域的前沿阵地与风头浪尖,枪锋所指,顿起狂澜,这当然是我们的内心所衷,但也惟有如此,方能成就关于思想库的大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