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从 六 盘 山 到 娄 山 关 (下)  

2009-10-03 08:05:58|  分类: 策划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就说明在长征途中毛泽东写的那些带有草根气的打油诗和顺口溜,是经过了后来的反复修改,并且套用了宋人的词牌和小令,才一下子使大俗变得大雅了。这样一来不但使那些打油诗和顺口溜变得脍炙人口,而且还使宋词中的那些词牌和小令复活了。

 

在自治区领导的陪同下,冒着蒙蒙细雨,我一直登上海拔2800多米的六盘山顶峰。这时,正好身边还有一位当地的市长,听说是来自福建。我就跟他开玩笑说,当初毛泽东在你们老家,不也写了一些顺口溜嘛,例如“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 今日向何方, 直指武夷山下。 山下山下, 风展红旗如画。”后来经过一包装,1957年第一次发表时,就成了小令《如梦令·元旦》了,众人听后都哈哈大笑。还有与这首小令同时发表的“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这三首十六字令就是从长征途中当地的民谣“上有骷髅山,下有八宝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演化而来,这进一步说明毛泽东的很多诗词歌赋都是从打油诗和顺口溜演变而来。

 

最初,毛泽东还是比较儒雅的,一些打油诗和顺口溜经过包装实现了从大俗到大雅。但到了晚年,尤其是七十岁以后,开始搞个人崇拜了,认为老子天下第一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受任何拘束了,年轻时狂放不羁的本色就开始自然流露了。“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这首写于1965年的《念奴娇·鸟儿问答》就很有些年轻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气概,暴露出毛泽东青年时的那些德性。这样,我们就看到了三个毛泽东,一个是年轻时的草莽毛泽东、另一个是做了领袖后的儒雅毛泽东、还有一个是晚年霸道粗野的毛泽东。有时,我就一直在想一个有趣的问题,人一旦成了帝王以后,由于“为尊者讳”,就通过文人的润色变大俗为大雅,但我们也必须承认毛泽东的气势是文人们无论如何也作不出来的。因为最初有这样的气势和经历,做出一些打油诗和顺口溜打基础,然后再经过文人们的修饰和包装,一下子就成了一首首既有形,又有神,内外兼修,秀外慧中的绝妙诗词。而到了晚年,毛泽东已经是从心所欲了,不受任何束缚了,因此连那些“不须放屁”的俗语也随着出来了。

 

另一方面,从这首《清平乐·六盘山》中,我们还可以看出毛泽东那种一贯的自信和乐天。因为六盘山是红军长征中翻越的最后一座大山。当年,毛泽东写下《长征谣》的时候,也就意味着长征最为艰难的岁月已经过去了,宣布现在老子已经腾出手来了,下一步就是要与你蒋介石大干一场了,所以才有“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英雄气概。与这首相对照,这时我又想起毛泽东的另外一首写山的诗词,就是《忆秦娥·娄山关》。娄山关的心情与六盘山又是截然不同了,红军在湘江遭受重创后,进入贵州境内,在贵州流窜了将近半年的时间,真是晕头转向,走投无路。

 

后来人们说,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的领导地位,我认为那是不对的,当时毛泽东不过是个执行总经理,甚至连董事会都没进入,这从后来陈云写给共产国际的会议记录中就能了解。但不管怎样,那时毛泽东是有了军事指挥权,两次娄山关战役是打赢了。即使这样,当时毛泽东的内心也是很悲凉的,这从诗词中就能体会的到,“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首词慷慨悲烈、雄沉壮阔,从内到外描写了红军“风萧萧兮易水寒”般的征战情景。这与六盘山绝对是两种意境,而且毛泽东自己的话也说明当时这种苍凉的心境:“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过了岷山,豁然开朗,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两座山一头一尾,两首词一抑一扬,但这其中仍然有一种气概一以贯之,那就是一贯的豪迈、自信和不服输,那种革命的乐观主义在里面。娄山关是悲凉、凄厉、找不到出路,而六盘山则是杀出重围,腾出手来,豪情满怀。

对于《忆秦娥·娄山关》这首词,后来毛泽东也承认“词是后来追写的,那天走了一百多华里,指挥作战,哪有时间去哼词呢?”

 

从《忆秦娥·娄山关》到《清平乐·六盘山》,我们都能看到,毛泽东的很多诗词歌赋都是经过了文人们的整理、润色和加工,但他本人的豪迈之气却始终贯穿其中。不仅如此,他老人家还一不小心拯救了一种在民间濒临灭亡的文体。同时,也正是这些词牌和小令使毛泽东在马上吟成的那些不对仗的顺口溜,由大俗变得大雅起来,这也算是善莫大焉吧。

 

房晓/整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www.wzg.net.cn/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