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知行合一—王志纲的阅读史(一)  

2009-10-28 11:5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2009年10月16日,王志纲应邀参加“2009南方阅读盛典”活动,在广东中山大学发表主题演讲,现整理如下,以飨读者。“2009南方阅读盛典”是广东南方电视台主办,联合广东各大购书中心、人文书店、国内主流网络书店、各类主流读书网站,以盘点年度图书出版、创作为主题,以“阅读中国,开启60年阅读记忆”为口号的大型文化活动。

 

主持人:尊敬各位老师,各位同学,非常荣幸我们有机会使得南方阅读盛典著名的作家、读者见面会再次走进了华南地区最优秀的商学院——岭南学院。在这所学院里诞生了很多大家,同时在南中国地区商业力量当中,我相信也有很多人来自于岭南学院。

 

今天我们请到了一位和普通的作家完全不同的人。有人说他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作家;有人说他一生中有不同的角色;有人说他过去是个学者;有人说他过去是一个著名的记者;有人说他是一个把战略、策划做到顶峰的人;也有人说他是中间民间战略智库的带头人。究竟在诸多评论之中,哪个角色更适合他的身份呢?

 

许多记者都会清楚地记得在中国,尤其是在南中国改革开放这片热土当中,有一些文章让我们很难忘记,即使过去了20年,我们在回顾这些文章的时候,我们依然会惊异于当年那位作者对社会的观察,对广东的理解,对经济和社会运行非常惊人的预测。这些文章的名字我们在今天现场提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会耳熟能详,《风帆起珠江》,《大潮涌珠江》等等。当我们再次想起这些曾经深刻震撼中国人的文字和影像时,这些有关中国改革开放尤其是广东经济社会运行的纪录片和通讯稿的时候,我们脑海中浮现出三个字——王志纲。

 

   这些当年来自于新华社的重量级文稿,均来自于王志纲先生的亲自参与和亲身实践,它记录下中国经济社会改革前行的真实影象,他的第一个角色是非常优秀的记者。但是我们在回顾王志纲先生人生职业经历的时候发现,记者并不是他人生当中唯一角色,2009年我们看到一本新书,这本书名字很吸引人——《谋生》。他告诉我们说,20、30、40你将怎样走过这三个十年,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正是王志纲先生本人,那么我们非常感兴趣的想知道,他又是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的呢。

现在让我们掌声请出今天的主旨演讲分享人王志纲先生。

    

王志纲:我参加过很多讲演,但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形式的讲演;写过很多本书,但从来没有为一本书来跟读者进行见面,这是平生第一次。在此之前,到今天为止已经出了18本书,每一本书按照中国的惯例来说都属于畅销书,几百万的也有,几十万的也有,但是我从来没有参加任何读书推广活动,也没有搞过什么签名这些东西。以至于刚才我来的时候,广州日报读书版的编辑很惊奇问我,这本书这么畅销没有做推广,这个可能就是我一贯作风,书出去后随它自己走了就行了,自己去招一些人去推广它,我觉得太难堪,这个就是我本人关于出书的历史。

 

   但今天为什么南方电视台邀请我会毫不犹豫答应呢?出于这几个考虑,第一、我这几十年走过来,可以说南中国既是我的发迹之地,也是我的实践之地,也是我赖以纵横中国的一个孵化器。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中国30年改革开放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实就是选择了市场经济这条不归路。而广东就是中国市场经济的摇篮,而我有幸在壮年时期参与了整个广东天地之变,从微观到中观再到宏观,正因为这个经历参与使我从一个纯粹的学者变成了能够经世致用、知行合一的知识分子,对我后来获得一种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在老板和官员们面前有比较受尊重的地位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想这些经历给大家讲一讲,如果能够落实到书上,对于很多知识分子和文化人来说吸引力就是很大了,所以这是第一个原因。当广东向我发出呼吁的时候我就接受了这个邀请。

 

   第二个原因,今天的广东正处于历史上前所未有凤凰涅槃的前夜,广东一枝独秀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广东不仅要在全中国百舸争流当中能够继续保持自己的活力,而且还要在全球化竞争当中不断再创新高,靠昨天的惯性已经是不可能了,但是路在何方,从哪里来向哪里去,的确是广东从上到下必须思考的问题。但是非常遗憾,今天的广东,从政府官员到企业家还生活在昨天的光环里面,还生活在习以为常的惰性里面,让他们改弦更张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容易,因此当南方能够通过读书让大家静下心来去分析一下明天,分析一下未来,我认为是一个大好时机,特别是对于更务实的广东人来说,因此我愿意参加这么一种活动。

 

   第三、《谋生》这本书在中国影响很大,在广东更好,而且出现了大量的盗版,当很多朋友告诉我,在广东很多大学门前很多书都是大量盗版的,你还不来打假?我问他们盗版书卖多少钱?他们说10多元,我听了以后很高兴,在中国这个国家要想靠知识、靠版权获得富足,可能是一个遥远的事情,目前做不到。第二个既然十元能够大量的畅销,就说明我们的大学生一个是有强烈的需求,第二还是觉得28元贵了,所以退而求其次只要这个书是我真的写的,盗版又何妨,用不着打假。

 

   这三个原因促成我今天到这个地方来跟大家交流。

 

   今天的主持人把活动分成两块,上半场由我来讲,第二块下半场进行对话,这里面插一句话,刚开始来本来不是这样安排,我跟大家见一下面、交流一下,没有想到昨天到了广州告诉我,有很多企业家希望让王志纲先生增加一点讲演的内容,他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没有想到今天有很多全国各地的企业家和朋友听说也赶过来了,也希望能够听我多讲一点自己的心路历程和感受,所以临时改变加了一个小时。

 

   还有一个小时留给大家,原来主办方只给半小时,但是我想可能不能这样,大家既然辛辛苦苦到这里来,我前半场讲的时候,相信大家还有很多言犹未尽的话题希望能够发挥我的优势,带有现场咨询的特点,本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原则,有什么问题尽量提出来,我争取在这一个小时当中尽我的所能回答,这样的话一共两个小时。最后主办方还留一点时间,有很多朋友不仅想看看《谋生》,去年人民出版社给我们出版了一套文库,一共10本书,很多人买不到,我让助手带了十套,大家看一看,如果有买不到,正好这十套可以现场拿走,如果还想买可以帮你们协调一下到出版社,使这次读书活动更加圆满一点。

 

   言归正传,主办方给我提出的题目是知行合一——我的阅读史。我想把知行合一变成三部分:读书、读人、读社会。第一部分叫读书,在今天的中国一讲到读书人,脑袋里面要么就是鲁迅的《孔乙己》,蓬头垢面,要么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范跑跑,还有陕西那个卖猪肉的北大高材生,这就是今天我们脑袋里面的读书人形象。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别的读书人,比如说余秋雨、易中天,他们也是读书人。前者为生活所迫至今没有脱贫,后者靠知识忽悠已经赚的盆满钵满。这里面有几个小故事。

 

   有一次我跟余秋雨见面,在吃饭的时候,余秋雨跟我交流突然冒出一句话,他说王志纲先生,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你说北京的房子该不该买?我说你买来是自住还是买来投资?他说两者都有。我说你现在买了谁的房子?我买了冯仑的房子,好贵啊,这是一件事情。第二个是关于易中天,五年前在新周刊办的一个活动上见面,易中天见我第一句话就是:志纲先生久仰久仰,你为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争了大光,你告诉我一下,知识怎么赚大钱。前年中央电视台做了一个节目《对话易中天》,请我作为一个神秘嘉宾出席。易中天见到我马上说王兄久仰久仰,我见了他第一句话说老易记得四年前你还问我怎么赚大钱,今天不用我告诉你,你的知识可以赚大钱了。

 

后来我写了一篇杂文就谈这些故事。今天的中国非常有趣,知识分子文化人成天考虑的是怎么赚钱,而商人则开始考虑怎么文化。商人们见到我大谈文化,文化人台上是一套,底下是怎么赚大钱,可能最后这两者会合在一起。这背后隐藏很多发人深思的事情,值得大家思考。

 

我正好成为这个话题的引爆点,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越是文化人越不关注我的文化成就,从来没有人问我王志纲你又看了一本新书,看了有什么感受,出了多少本新书,恰恰相反所有文化人最关注你赚了多少钱,从余秋雨到易中天,至于在网上甚至还有人在猜中国哪些文化人能赚大钱。王志纲你赚了很多钱,王志纲赚几个亿了,这种错位非常有意思。

 

   我本人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一个话题的引爆点?今天我想围绕这个东西好好谈一谈自己一些心路历程和阅读史、心灵感受,也许对大家有一些启发,有很多东西觉得没有说透,可以通过交流再延展。(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www.wzg.net.cn/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