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怀抱理想突围(上)  

2006-10-21 09:08:35|  分类: 推荐参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网友老易,从90年代起就开始关注和跟踪王志纲,王志纲的思想和观点启发了他,使他自信地走出体制自己创业。并不时用王氏理论指导他的实践,终于获得了成功。照他自己的话说:“我是王志纲老师的忠实读者。2002年下海,用王老师的理论创业。4年过去了,我过上了有车有房有山庄的自由生活。文化人的力量在现实经济中显现出来了。现在我每天同湖光山色相伴,与世无争,自由自在。不用朝九晚五,不怕有人嫉妒,不怕别人说我个性强,不用卑躬屈膝,不用勾心斗角。我是一个站着的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叫我不得开心颜?活着真好!所有的智慧在无限的空间飞翔。自由的个性在野山碧水中滋润张扬。”看着他美好的生活,激昂的文字,更加深深地感到:“金钱只是顺带的结果”,唤起文人千百万,这不仅是作为知识分子的代表王志纲这么多年来探索和实践的意义,也是王志纲工作室博客所要追求的最大价值。现将老易的文章转载如下与大家共勉:
 
怀抱理想突围(上)

王志纲老师的忠实读者、网友:老易

 

最近看了很多帖子,看出来咱们句容人希望家乡发达的心情很焦急。但具体如何操作又过多的寄希望于他人,有的是埋怨南京不拉兄弟一把,有的是愤慨镇江盘剥太多,有的是责怪句容官员不作为,有的是鄙视同乡人劣根性。古人说过:临池羡鱼,不如退而织网。同样,迁怒于人,不如自谋出路!
 
作为当代的句容人,我们不要愤懑,不要等待,更不要耽于幻想。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好,寻找机会突围,实现自己的生活之梦!
 
如果大家不吐口水,本人愿意写些文字,说说我选择的生活态度、我喜欢的生活方式、我享受的生活质量,我创造的生活内容。意在传播更美好的生活,告诉大家:一个普通的句容人,在句容过上好日子也不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告诉大家:句容,是一个多么诗意的地方!句容,是一个多么适合居住、休闲的地方!句容,也是一个能够创造的地方!句容,有更广阔的创造空间!
 
为什么要突围?只是因为不爽。我19岁参加工作,在句容某一乡下做小学老师。24岁做初中老师。28岁调进句容报社当记者、编辑。29岁调进某家银行坐办公室。可以说,我是土生土长的句容人,20多年的生活目睹了句容的发展、前进,也看到了与经济发达地区的差距。自己的人生也是沉沉浮浮如云烟,酸甜苦辣皆尝尽。感觉更多的是句容人的劣根性。
 
句容人的落后表现在:政治上缺少独立思考,人云亦云。经济上缺少放眼世界的视野,没有强烈的品牌意识,不知道文化要素在市场竞争中的核心作用。民众心理素质还局限在小农阶段,小富即安,小胜即满。缺失人文关怀,看不得别人冒富,嫉妒心强。宁愿大家绑在一起受穷,不愿个别人冒险致富。这样的心理积淀决定了句容人搞经济只会小闹腾,搞文化只会攀附,过日子只求温饱。嘴上高喊“敢为天下先”,其实只是煽动别人,自己还是死抱一个救生圈。每年出来的大学毕业生,大概有90%的人削尖脑袋往政府机关钻,为啥?图个安稳日子,拿份省心省事的薪水。有多少人大胆创业的?看看句容这二十多年的政治、经济、文化,出了几个品牌产品?站起了几个企业家?壮大了几家企业?有几个出色的文化工作者?在长三角经济圈中,乃至国际市场上,句容能够傲然屹立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是我在6年前思考的。那时我的身份是什么?34岁的年龄,在句容一家银行当中层干部,系中共党员,中央党校的经济管理专业本科函授毕业生。在这家银行,我坐过办公室,搞过政治思想工作,搞过收贷款,当过分理处主任。在收贷款工作中,精神上的触动很大。一些企业在银行借了几千万资金,由于不善经营,以致血本无归。但更多的是私人得了好处,把企业给败了。而别的县市,好歹有企业在市场立住了脚,发展壮大了。句容为什么经济如此落后?是自然环境?还是人为因素?还是政策原因?我分析是主要是人的因素。
我发出感慨:句容缺少有文化的、有责任感的、有使命感的企业家!
那时我就想了:我是不是试着来做做企业,不要抱怨,不要等待。我决定离开银行,开始自主创业。去追随我的梦!
 
另外还有自身的一个因素。我在那家银行“混”得并不如意。拿着不干不涩的薪水,过着不上不下的生活。周围还时常遇到“小人”。他们谋事不成,谋人有术。抓住芝麻小事做文章。不爽!过小康尚可,但要想凭这份薪水周游世界、买部车子、换个房子,过上优雅精致的生活,恐怕是做梦了。但我就是一个爱追梦的人!
 
一个也是从银行出来的人说了一番话,正道出了我的心声:“虽然我知道这对我的升迁是极为不利的,但是我当时已经不再想“升官”了。升了又如何?在这样腐败恶臭的粪坑里摸爬滚打,自己就也成了蛆虫。我当时已经明白了,这些满嘴“党性”、“原则”,口口声声“无私奉献”的人,恰恰是最肮脏、最丑恶的一群。如果我真的受到他们的“赏识”和“提拔” ,真是对我的污辱。”
 
最刺激我的是一个叫王志纲的人。王志纲现在是名声大噪了,国内搞经济、搞策划、搞城建、搞旅游的,没有人不知道王志纲的。在网上输上这三个字,可以查出N条,还能查出他的网站。王志纲,早年做过新华社记者,后下海做经济策划。现在每笔业务的策划费是6位数字。在深圳一个高尔夫球场边有豪华别墅。当初也就是在新华社时为一套房子而愤然下海的。大概在2002年初,我在广东卫视上看到王志纲在“大放厥词”,他说他倒过来看自己的一生,到了60岁时,看看自己这一生有何作为?
 
这是一句致命的话,击中的我的灵魂深处。是呀,到60岁再回看一生,干了什么?又拥有什么?王志纲教导我等俗人说:我是谁?来自何处?又要到何方?
 
从此,这些问号经常叩击我,并让我审视自己的生存状态。我工作比较早,19岁从中等师范毕业当教师。由于爱好写作,发表了一干作品,也在镇江市获过几个头奖。于是在28岁时被组织调入报社,近30岁时又被组织调入银行。按说我这时的知识结构比较全面了,是一个懂政治、有文化、会经济的人。综合素质比较强。可是银行讲究资历,讲究圈子,又有很多黑洞。对我这个半路来的人是排斥。我个性强也是一条缺点,虽然我的工作干得很好。我感到很不爽,很郁闷。有种龙搁浅滩的感觉。
 
现实的生活太平庸,甚至低俗。太多的人热衷于蝇营狗苟而又乐此不疲。此时的感觉就像王志纲说的:“生活已告诉我一个明确无误的真理:如果求仕途,你的命运,前途并不决取于你个人的勤奋、才识和贡献,而取决于上司的好恶和周围的环境。一句话,是一股异己之力在决定你的沉浮。”
 
如果我没有思想,我是很幸福的。年薪养家糊口是不成问题。但是,我的一生就这样碌碌无为地度过吗?我当过教师、记者、金融干部,集一个文化人、新闻人、经济人的特质于一身。我不应该有更大的作为吗?我就安心于在银行一辈子当中层干部吗?我的才能就让它湮灭吗?我不甘!如果生命单单是为了延长时间的话,那么活的越长就越没有意义。如果生命就是吃喝玩乐,与一头猪有什么区别?我要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写的人!站着的人!勇敢无畏的人!享受生活的人!
 
2002年,我开始全方位考察磨盘山。山也就那座山。人文的东西几近空白。无非是新四军曾经出没,太平军在此驻守过。康有为在此隐居过。除了山清水秀,就是地僻人穷。从来没有哪个知名人士"高度评价"磨盘山。在故纸堆中扒拉半天,找到反映磨盘山的东西只是片字只语。磨盘山有什么比较优势呢?我决定在方圆300公里内考察,把磨盘山放在长三角这个范畴进行比较。句容向东、向北都没有山地。我要看看南面的黄山、皖南,西面的庐山。

2002年4月4日,我自费到皖南走了一趟。带一张地图、一个相机,拎一个纸袋,就上路了。行程是:天王-高淳-宣城-泾县-宏村-西递-屯溪-句容。这一趟我花了3天时间。路上是独自一人,一路坐快客、中巴、农用三机、二轮摩托、轮船。晚上或单独住,或与别人同住。都是住20元以下的旅店。我仔细地看那山那水。皖南很美,如梦如诗如画。"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就是说的皖南。我边看边同磨盘山作比较。觉得咱们磨盘山同皖南很相似。五月下旬,单位又组织我们这些中层干部到庐山休假。自带小车,直抵山顶。住宾馆、吃特色、坐缆车,从著名的美庐到艰难的三叠泉,饱览了秀美的庐山。
 
我在庐山这么成熟的旅游景区,也敢把小小的磨盘山拿出来比一比。也许是"情人眼中出西施"。我大言不惭、口放狂言地说:黄山不过如此。皖南也不过如此。庐山更是不过如此。

湮没的磨盘山就是深山中的村姑,明眸皓齿,天生丽质。还梳着大花辫,露着羞涩的浅笑,正是一低头的温柔。明媚的大眼睛中流露着浓浓的纯朴,还有与世无争的恬淡与荡涤灵魂的静穆。这么好的地方如不开发,真是愧对这片山水。责任感、使命感油然而生,让我不自觉地挺了挺胸。我决心进行开发。
 
单打独斗是下策。我首先想到的是向政府有关部门汇报。我跑了旅游局、跑了镇政府,向他们汇报我的构想。他们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就是没有行动。搞市场经济,就要快人一拍。通过一些部门一跑,我对句容人又有了更深的认识。句容人是醒得早,起得迟。很多事情看也看到了,但就是做起来慢人一拍!瞻前顾后,坐失良机!一做事情,就是喊缺资金、缺市场、缺人才。天上不会掉下馅饼!等不得了!人生能有几回搏?!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我想到了《楚人献璧》的故事。楚人和氏得到一块玉璞(外层包了石质的末经雕琢的玉),献给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厉王就以为此人是来欺骗的,砍去左脚。厉王死去,武王即位。这位楚人痴心不改,又奉其璞而献之武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武王又砍其右足。武王又死,文王即位。文王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宝焉,遂命曰"和氏之璧"。磨盘山也是一块玉璞。关键在于是不是有人认识其价值?我可不愿意学那楚人。没人意识到,那么我自己来开发吧!大作家张贤亮在宁夏搞了个"西部影视城",叫卖"荒凉"。我这个句容人就在苏南的磨盘山中叫卖"原始"!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深山老岭,如何让世人皆知?关键是策划。市场经济就是注意力经济,就是眼球经济。必须出手不凡,必须出奇制胜,
必须耳目一新。我开始调动文学给予的一切智慧。用思想,用语言,用结构,用想象。在经济时空中经营文章、谴词造句。背景把握。大盘操纵。整体规划。资金筹措。
 
城市的水泥森林越茂密,原始的深山就越有魅力,这就是市场上的差别化竞争。化腐朽为神奇,变荒僻为幽深。对旅游业来说,原汁原味的穷山恶水反而凭籍特有的质朴天然诱惑着外面的人,落后、封闭常常是一种财富,而且是珍贵的财富,特有的资源。没有人会抗拒她的魅力。我自信得有点偏执。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