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2007-04-26 15:17:57|  分类: 前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晓霖/文  木木/图

(四)4月2日: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
   天色将晚,山雨欲来。

   昨天还是33℃的盛夏,今天便退回至11℃的初春。裹上层层衣服,依然连连打寒战。决策性失误,没有带够衣服,可昨天分明还穿着短袖那!

结束金沙的考察,车窗外已是万家灯火,考察团仍在赶路。下一站:黔西。

   黔西是王志纲的故乡,上一次回来已是十年前。当时正逢县城扩容,地方领导恳求良策,对生长之地王老师自是不吝支招。小小的黔西县城今日看来,面貌之精巧几乎不输毕节,实在有些令人惊讶。刚进宾馆大堂,有位女士便迎了上来,张口却叫“王队长”。嗯?再一问,才知当年王老师在黔西曾经当国2年县女篮教练,这位女士曾经是他的篮球队员。想当初,篮球场是当地唯一的娱乐场所。由于球打得好,后来又带着一帮出色的女队员四处征战,小王在周边县市也算是个明星。看来,传奇人物的传奇人生,打从少年时期便已初露端倪,不,也许更早,嗯。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小憩片刻去餐厅晚餐,满桌的佳肴入不得王志纲的法眼,不起眼的一碟水腌菜炒肉沫刚一露脸,却立刻成了目光的焦点。“看,这就是水腌菜,小时候的无上美味,可不容易吃上呢。再配上白玉米做成的苞谷饭,那个味道啊……”王老师连连下箸,啧啧感叹。苞谷饭长得真是很美,细白的粉末好像揉碎的江南米糕,淡淡的清香。可这水腌菜,我怎么看了又尝,尝了再看,还是一道普普通通的咸菜呢?这里头定有故事。          

   当年在牛长脖干完抹墙工,王志纲又去了乌江水电站。正是在那里接触了篮球,于是下决心苦练球技。70年,局部落实政策,父亲跑来水电站,找已经辍学三年的王志纲回学校读书。黔西一中有自己的篮球队,不让初来乍到的王志纲入队。王志纲索性拉拢一帮校外朋友,成立了自己的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球队,自己当队长组织训练。当时,谁都不信这一群破布烂衫的野孩子能打篮球,可这支“土匪队伍”愣是一鸣惊人,打趴了名门正派、高高在上的校队,看得教练兼裁判目瞪口呆,当天晚上便登门造访,把“土匪头子”王志纲招了安,收进了校队。领到漂漂亮亮的队服,每天下午四点上场训练,让过去的这帮难兄难弟们眼馋得要命。很快,王志纲便在校队成了主力,接着又打出了县,纵横江湖,粉丝跟班满把抓。

   1994年回黔西,在当年打球的蓝球场留影

 

   怪不得,与王老师相交几十年的李导演口口声声“小乔丹”,我一直纳闷大记者出生的王老师,怎的扯上风马牛不相及的篮球飞人?原来还有这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风云往事,若不是方才见到两位闻讯追来相见的“粉丝”,真是难以置信!

   “我们那时候打篮球,就是巧立名目为了混顿饱饭。”我这正崇拜不已,王老师却又调侃开了,“那个年代,打比赛可不给出场费哦,但是管饭,能吃到非常饱的饱饭。敞开吃饭,那就是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啦。”王志纲言语间俨然当年“小乔丹”的得意,“三菜一汤。汤叫玻璃汤,炒完菜的锅里加点水放点盐,说白了就是刷锅水。菜呢,现在都清清楚楚记得,水腌菜炒肉丁,居然有肉!比赛打得最精彩的时候,远远传来食堂水腌菜下油锅的兹兹声,接着,要命的香味飘散过来,那个饥肠漉漉啊~~最美好的回忆莫过于此。”吓,可不就是晚上桌上的那盘咸菜?

   人的记忆真是奇特,看似轻飘飘的味觉体验,却往往承载着纵深久远的情感考量,化厚重于无形,只留舌尖一丝余味,似有若无。那个年代,于我是全然陌生的,即便是卷册言谈的间接经验,也是残缺不成篇。不知今日的水腌菜,在王志纲嘴里会是怎样的味道呢?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2007-04-02晚8点黔西县座谈会

   晚上县委情况汇报座谈会结束后,王志纲当起了导游,带着考察团众人走访夜色中的古老街巷。末了,特地转去黔西一中篮球场,正有学生在活动。在大家不依不饶的鼓动下,王老师忍不住小露了一把身手。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一天的行程终于走完,已是晚上9点。十年一觉家乡梦,怎样也要故地重游看看的。

   一行人三三两两游走在喧嚣落幕的街巷,这座历史淤积的柔美小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副略显硬朗的现代肌体。走过几道横平竖直的大街,转进一条昏黄的小巷,眼前一座破落的古庙,门口立有一石碑,名曰“武庙”。武庙今日已不再供奉关公,里面却聚集着好些人。中间一座高台,中央一块周恩来题词的标语,两旁垂着蓝底白字的楹联:
“小小方寸地说唱世上兴衰成败事,细细几根弦弹奏人间离合悲欢情”。

台下,一侧乐手们摆弄着乐器,另一侧几位男女围桌闲聊,火炉旁烤火的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孩子好奇地看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几位领头人却已认出了王老师和随行的文化馆长,打着招呼快步迎了上来。原来是县文琴剧团在这里活动,团长和文化馆长都是王老师的老同学。

   贵州地方戏黔剧,正是这里生这里长,从黔西走向全国的文琴戏。这文琴戏本是自外乡传入的曲艺形式的坐唱琴书,但经过200多年的发展,与黔西的方言土语、小调、花灯、民风民俗等已相融合,形成了自成一体的声腔,超出了单一的琴书体,分出了人物的行当,形成了联曲等戏剧因素,在阡陌小巷、茶馆酒肆之间久久流传。到了上世纪50年代,黔西文琴玩友根据其琴声文雅,唱词唱腔委婉动听的特点,将其更名为“文琴”,依传统唱本改编排演,将之搬上了舞台。1956年5月2日,贵州第一个文琴剧团——黔西县文琴剧团成立。1960年5月,周总理来贵州视察工作,观看了黔剧的演出后,留下了“推陈出新,为创造新黔剧而奋斗”的题词,便是舞台中央墙上的那段话了。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正仰头看着殿堂两边墙上的历史沿革介绍,鼓点声起,一场即兴的表演开始了。上海公司的同事陈果在日记中记下了这难忘的一幕:
   “她们身穿便服,没有任何妆饰,六位年龄和身高都参差不齐的女士分两排站立,中间是一位男士来搭配,戏名是她们自己创造的《新文琴》,主要是歌唱文琴戏的发展演变。伴随优雅的音乐,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黔剧的独特魅力,更为眼前这些黔剧爱好者所深深感动。
   由于黔剧主要由黔西话演唱,我们这帮外来人听不太懂,我们只能从她们专注的演唱中,从她们夸张的唱声中,从唱词和器乐的和谐配合中去感受他们对于黔剧的热爱和对生活的感悟。这样的文艺表现形式或许已经不再受到追捧,很多现代人也许已经听不懂、不愿听这些戏曲,只因为我们已经没有花更多心思去感悟我们的生活,我们已经远离了我们内心的声音。

   今晚,我们被震撼了,疯狂地鼓掌,他们见我们这么热情,轮番上阵,为我们演唱了很多经典的曲目,比如《借亲配》选段、《奢香夫人》选段等等。王老师对这些曲目非常熟悉,跟着吟唱。
   这种场景又让我们对戏曲有了更为深刻的感悟:戏曲很多时候都是在重复地演唱同样地故事,热爱戏曲的人对这些戏曲都已经非常熟悉,或者说,一张DVD可以非常完好地记录保存戏曲曲目以供人们随时播放观看,但是人们还是割舍不断对舞台戏曲的热爱。为什么?只因看戏,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一次文艺活动,而是承载着很多生活的记忆,只有回到这样的现场,才回到了那些熟悉的记忆里,温暖的、悲伤的等等感受都涌上心头。”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有感于剧团的执著和发展的艰难,王志纲当即决定捐出10000元聊表心意。并且鼓励他们向丽江的宣科学习,黔西下一步发展旅游,地方戏是一个很能体现当地文化的项目,现在虽然只能是自娱自乐,但相信很快就会有用武之地。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出得武庙,继续在街头兜转。切入一座宾馆旁的窄道,懵然不觉,幽长的小巷已在眼前延伸。电线杆上悬着街灯,巷道两旁院落相连,脚下的青石板早已棱角圆润,深深浅浅的坑洼里还盛着刚落的雨水。转过一个弯,前面的队伍已行远,传来同事催促的声音,“快点,前面就是王老师出生的院子。”抬头一看,墙上的门牌已泛黄,“文昌巷”三个字仍清晰可辨。是了,这便是王老师常讲的,住着五个大院,曾想写部小说的老巷。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小时候住的院子如今住着陌生人家,天井堆放着些杂物显得空间很小,“以前很整洁漂亮的”,王老师有些失望。院子口一扇窗前支着小桌,放着一盆粘着红辣椒的腌菜,墙上挂块牌,“张记打大头菜”。众人的声音惊动了主人家,走出来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小时的玩伴。王老师一边招呼我们都尝尝张师傅的手艺,一边拍着张师傅的肩膀话起了当年,30多年的光阴一下子抽空,回忆顿时跌入了从前。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与张师傅依依而别,回到了街上却尚未走出小巷的印象。走在不知名的街道上,路灯是暖暖的黄,沿街的宵夜铺子挤挤挨挨。除了传统的甜酒粑和肠粉面,有新疆人在卖羊肉串,也有哪里都能见到的烧烤铺。清冷的街头,坐下吃一碗甜甜的醪糟汤圆,清醇的香甜中开始想象,当年人们做些清爽小食、哼些妥贴小曲的生活景象。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乌蒙客厅,高原湖城”,是王志纲送给家乡的战略定位。传统与现代生硬着过渡艰难的小城,已然不可逆转地蜕变。落魄的文人墨客们无奈历史的匆匆远去,古老的黔西将以何面貌转身向前?

悬而未决。

城蜕:黔西古城的模糊背影-王志纲故乡行-04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