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要善于捕捉机遇,更要拒绝诱惑  

2009-03-17 11:27:11|  分类: 丙方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洋新闻 时间: 2009-02-09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王志纲

人生要善于捕捉机遇,更要勇于拒绝诱惑,现实中的失败者多是被诱惑所消灭的。诱惑通常以机会的面貌出现,等到你已经放松了警惕开始抓住它的时候,它才露出狰狞的面目。一个人能够拒绝诱惑不是他有多么高明,而更多的是他清楚自己的方向,符合方向的事就做,不符合方向的事即便机会再诱人也不做,这样就把许多的诱惑和风险一起挡在了门外。

 

人生要善于捕捉机遇,更要勇于拒绝诱惑,现实中的失败者多是被诱惑所消灭的,因为诱惑常常包着“机会”的糖衣。

我与企业老板合作的原则:坚持独立的人格,缘分第一;决不做阳光之外的交易,同流而不合污;“君子之交淡如水”,见好就收;消化吸收,教学相长;大智若愚,吃亏是福。

我们这么多年走下来其实也有很多生死之劫。但是为什么打不死我们?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立身要稳,不管遇到多少风浪,不管遇到多少挫折,不管遇到多少误会,有几个东西只要你把住就够了。一要对得起天地良心,不要取巧,更不要做假。我经常讲一句农民的话来告诫我的员工们,叫做人欺地皮,地欺肚皮。这是很朴实的道理,但很多人就不信这个东西,因为在中国社会急剧变化的年代有顺口溜说“老九升天、老大靠边、老二分田、不三不四赚大钱”。不少流氓地痞赚了大钱,安心做事的人就成了傻子。但时代的钟摆会摆过来的,你现在回头看,当年那些偷奸耍滑的人有几个还风光依旧?

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定要坚守自己的方向和原则,乱云飞渡仍从容,定力非常重要。我就走我这条路,我在走的过程当中,许多人劝我去挣更多的钱,我不为所动。

很早以前,我认识这样一个老板,号称有非同一般的关系,指名道姓要找我。我去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车库门打开,十几台好车,什么奔驰、宝马、凯迪拉克,老板说:“王先生随便选一台吧,我送你。”我当时只有一辆自行车,我当时是怎么办的呢?我对那位老板说:“谢谢你的好意,我这个人向来秉承的信条是‘无功不受禄’,需要车的时候,有车来接我就行了。”回来以后,跟我同去的那个小子就说我傻。我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我这个人向来不愿把灵魂抵押给魔鬼。果然,那个老板最后因为诈骗被抓了。

还有一个老板天天追着我,要给我一台车,还要我搬到他的总部去办公,但是我一直躲他,有一天他把电话打到办公室来,冲着我嚷嚷:“嗨!大佬啊!我不是老虎狮子,我是送钱给你啊!哪有见了钱就躲的人哪!”他当时要投资成立一个策划公司,邀我入伙,承诺给我多少股份,另外先给我两百万元。当时我发觉这个气味不对,就躲,惹不起还躲不起嘛。这个老兄两年以后也垮了,因为原来那种做生意的方式就是靠歪门邪道,最后他就走不动了。

我说这些故事不是说我多么有先见之明,而是想说明一点:道理都是很简单的,说起来大家都明白,但是事到临头是不是还记得就难说了。有的人偏偏就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而且就掉在他头上。我能拒绝诱惑的原因在于我对自己的方向有很清醒的认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不符合我的方向的即便是再大的好处我也不要。我1994年离开新华社,当时的真实想法就是想探索一种体制外的生存方式。你们可能不清楚那个时候体制外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就相当于大家都在一个封闭的闷罐车里面,顶多是开个口子让你鼻子伸出去透点气。那个气孔在哪里?在广东。

在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了几个浪潮,以广州为中转站,先是往深圳跑,后来又往海南跑,最后往惠州跑。这些行情这些浪潮一波一波过来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为之所动。一个人定力很重要,那个时候有着对新闻事业的执著和追求,对物质的东西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在广州呆了三年,只有一间房子,而且是用马粪纸在一个储藏室隔出来的,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别的什么都没有。我就在那个房间里“爬”了三年的格子。那时也根本没有空调,最后一年买了一台电风扇。夏天我就光着膀子,穿条短裤,当时也没有电脑,就是一支笔,一张纸。汗水就顺着头上、脸上一直流到纸上,等到把稿子写完以后,稿纸也湿了,只好摊开晾干,就这么干记者。夏天一天冲好几次凉水澡,我们冲凉到哪里去?就到公共厕所里。

那个时候我已经很有影响力,要是去跑红包新闻的话也能拿到不少,但这种事情我从来不去做。我记得当时新华社的记者发一篇稿子稿费是四十元钱,有的记者晚上下班以后不走,还在那个地方剪报,三下两下就拼出一篇报道。我并不为所动,坚持要写大稿,一篇大稿稿费也就是两三百元,如果算经济账的话是最亏的,但是那段经历让我这一辈子受用无穷。做什么事都是厚积薄发,一个人太功利,太追求短期的利益是没有大出息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