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重回家乡遇故人,相逢一笑话当年  

2007-07-15 17:34:58|  分类: 前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晓霖/记录整理
 
日前,王志纲与上海公司总经理路虎带领“毕节试验区旅游发展战略策划”项目组成员再赴毕节做方案汇报。到达毕节的当晚,一位少年时期的老友的来访将王志纲的记忆一下子向前延展了三十多年。
 
来者是毕节地区粮食局副局长徐志华,以前在金沙县县委宣传部组织部长,后又当过金沙县县委副书记。与王志纲在托儿所便同过学,72年在安顺给同一个师傅当泥瓦匠。之后,两人的命运分道而驰:王回学校读完中学,打篮球,成了篮球教练,后来考上了大学;而徐则当了兵,打过越战,整整在部队呆了十三年。99年,贵州省委组织部部长刘治强邀请王志纲给全省的组织部长作报告,徐在座,中间休息,王志纲一下子便认出了他来,一口叫出了他的小名“徐窝儿”。

 

“别看我们在人生中的几次相遇,加起来不到半年的时间,但他是一个指标性的人物,基本勾勒出了一幅人生的长卷”,王志纲感慨道。

 

王志纲:当泥瓦匠的时候,我当了三个月吧?

 

徐志华:嗯,四个月,你先走,我做了七个月。

 

王志纲:那是哪一年的事情?

 

徐志华:七二年,在安顺高峰机械厂。我们两个挑灰浆,睡在烂工棚里,烂砖砌的,透风漏雨,到处都是稀泥。

 

王志纲:比现在的棒棒还要惨。

 

徐志华:比现在的棒棒军惨多喽,我们当时只有一双鞋。

 

王志纲:我记得当时好像是一个月洗一次澡吧?

 

徐志华:一个月洗一次澡都还难洗得到,当时的工钱是一块二毛钱一天,你还记得吗?

 

王志纲:我记得我走的那天晚上,开会讨论我的工资到底开多少钱一天,不是一块二,是八毛钱,因为我是中途走的。

 

徐志华:那是因为你的性格不认输,而且从小就比较有想法,不肯安于现状的。上次薛永应薛老师采访我,我还谈了一些你的情况,就说,你从小就是这个性格,这个拼劲肯定要出成绩的。当时是你爸爸被打成右派,才去做工,像我家是属于那种比较下层的普通老百姓,做泥水工很正常的。

 

王志纲:当时师傅喜欢你,不太喜欢我。

 

徐志华:你的个性比较倔强。

 

王志纲:你当时比较平和,不像我。师傅那个时候经常说我,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做什么呢?当泥瓦匠就好好当泥瓦匠嘛。他也不见得有恶意,看到我偷偷看书,就很不理解,言下之意,你爹都牛鬼蛇神了你老老实实做好你自己的行了。

 

徐志华:你们原来的生活环境相差比较远。

 

王志纲:是,我们家那个地方属于上流社会,他们是属于城市贫民,都不来往的,不过文革把这一切冲垮了。72年文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我爸爸当时已经没被批斗了,但是还没有平反,就去当钟匠,敲钟,你知道吗?

 

徐志华:我怎么不知道你爸爸的事情哦,他对我印象特别深,我儿子小时候很调皮,你爸爸还特别喜欢他。

 

王志纲:那时候我是求我爸爸,说我要跟工人阶级打成一片,我要去改造自己。但黔西一个小县城没有工人阶级的,只有城市平民。那个师傅住在我们那个巷子的上面,我们从小看不起的,在我们眼里他们属于流浪烂仔,我们是上层建筑,从来不来往。我爸爸还提了瓶酒,放下身段,去登门拜访,请黄师傅收我当徒弟。黄师傅受宠若惊,我爸爸是中学的校长,最大的知识分子,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有一段故事你应该知道,我当年从房子上掉下来了,那一天是从几楼掉下来的?

 

徐志华:差不多三楼的样子。你呢,可能是年轻所以没留下残疾,后来又有个掉下来的,就摔残废了,瘫了。

 

王志纲:当时工地上就搭了个板子,哪有什么安全措施,我现在都有恐高症。我在挑灰浆,突然听到工地上的大广播在讲尼克松访华,我一惊,这可是石破天惊的事情,脑袋里面就浮想联翩,一不小心就踩滑了,掉下去了。我记得脚手架上有些人好像“啊!”的叫了起来,我脑袋一片空白,直觉就是,完了,要死了。足有十来米高,两只手本能地乱抓,到最后一层的时候正好还有根柱子没有撤,一下就吊住了,缓了一下,才摔了地面的砖堆上。站起来之后,血淋淋的,还好骨头没有断。那天出事的时候下午3点多,师傅在最后打考勤的时候说,扣除今天的工资,不算出勤,我当时算是才明白啥子叫剥削,啥子叫残酷,啥子叫社会最底层。不是书面上的口头上说说的,是感同身受。那个年纪我们的身体都还在发育期,师傅早上6点就叫我们起床,像那个半夜鸡叫一样,浑身那个筋骨疼痛阿,根本就起不来的。

 

徐志华:当时才上初一,十五六岁,早晨六点多起来,六点半到工地,先把灰浆搅好,砖头放好,一直干到七点半天黑,回去住在窝棚里,那个环境比现在的民工还差一百倍。那时候哪里想得到要维权啊,只要找到一个住处,还想哪样讨价还价,对不对?只要能找到一个小工做,多少有点钱就不错了。

 

王志纲:这段经历对我一生影响都非常大,积累了对社会的深刻认识。后来上海电视台采访我,我讲到这一段,之后收到过一封信,有人说他听到之后都哭了。那时候搅灰浆,还要抱砖头,要偷师学艺还要砌墙。抱砖头抱了一天之后,衣服就擦破了,那时候第一次有了经济学的概念,这就叫做成本啊,入不敷出,一天只挣八毛钱,衣服就能磨破。怎么办呢?砖头还是得抱阿,我就干脆光着膀子,光着肚皮,让砖头在肚皮上磨,怎么磨也磨不通肚皮嘛,把成本降到最低。就这样,最后开工资,扣掉饭前,一点都没有赚到,白干的。

 

徐志华:都是吃饭钱,先垫来吃饭。

 

王志纲:真的是活活地锻炼了四个月,但这个人生体验很有价值。我现在经常跟我的后代讲,生命是种体验,幸福是种感觉,如果没有经历过苦难得磨练,不会珍惜幸福。我们现在遇到再大的苦难又算啥子?从小就已经经历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