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城变”之成都方式  

2007-12-18 15:32:15|  分类: 媒体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据《中国商报》采访王志纲录音整理
 
   “现在,城市同质化的问题,城市定位不当的问题、仅仅满足于城市形象的包装而缺乏产业动力的问题、片面强调工业化、追求GDP的问题、政府主观意志的盲目性的问题、开发与保护水火不容的问题等,在继续困扰着在生存与发展中处于两难境地的人们。”

 

“经营城市”——市长的新课题

 

   记者:看到您对城市经营有相当的的研究,近几年好象很多地方越来越重视城市经营的问题,但是城市过度经营是否会带来副作用?

 

   王志纲:我创立工作室13年,探索改革开放中的一些问题,开始涉及的是比较微观的领域房地产、旅游、开发区、旧城改造。从6年前,当房地产进入大盘时代,动则涉及土地高达上千亩的时候就回避不了对区域城市的研究了。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尤其是计划经济时,中国市长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管理城市,安排好老百姓的柴米油盐,过年过节时有钱发钱、没钱发粮就可以了。到了21世纪城市竞争力加大,中央财政制度改革,使市长压力增大,光靠行政命令玩不转了,要求不仅是简单地管理城市,还要运营城市或者称经营城市,为城市增添价值,这是高速城市化过程中一个不可少的阶段。

 

   当城市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搞得差不多了,下个阶段政府就应该强化服务城市的功能,政府要关注民生,从经济第一线退回来,因为当城市发展推不动时,可以适当借助政府的力量,而当城市发展过度商业化,各种利益集团都要求利益最大化时,政府就不应该再推波助澜,而是应该关注那些涉及民生,而市场不愿意投入的领域。如果一味把城市当成企业来经营,和商人一样惟利是图,就失去了政府平衡社会各方利益,保证社会公平和谐的职责。比如房价,如果放任不管,任其越来越高,使老百姓怨声载道,社会失衡,这个政府就存在不住。

 

   记者:你写这本关于城市经营的著作,书名为何叫做“城变”?

 

   王志纲:当中国要用几十年的时间走完西方上百年的城市化进程时,城市的变革正在加速,不同的城市各有各的发展模式和变革之道,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涌现出诸多热潮,比如:“开发区热”——不管是否具备条件各个城市一窝蜂地抢建开发区;“招商引资热”——招商引资成了各个城市的头等大事,为了招商,什么条件都好谈,城市之间相互压价;在城市建设上借着创“花园城市”相互攀比,盲目建设大广场、大绿地;“城市形象热”——花大价钱在电视上做广告,推城市形象……。在各种热潮层出不穷,城市巨变的过程中有没有规律可寻?。我们试图以成都实践为例,研究新时期中国城市发展和变革的新途径、新理念、新模式。揭示变化中的问题,探索解决之道。

 

   记者:为何选择成都作为解剖对象呢?

 

   王志纲:2003年以来,成都所推行的城市发展战略,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成都正在成为中国式城市化的最佳实验田。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成都所探索的城市变革之路,可以称之为“成都方式”。

 

   2003年以来,我们作为一个民间战略咨询策划机构,有幸参与了成都的这场“城变”,不仅完成了“大成都发展战略”,也深度介入了成都市多个区县的专项策划。我们惊喜地发现,成都正在探索的城市发展模式“很中国、很西部、很成都”。

 

   成都是世界上最大的泡菜坛子。如果把城市比作一个女人的话,大上海就好比一个风尘舞女,不管你怎样接近她,她总是给你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你可以享受她的荣光,最终却无法拥有她;青岛好比一个都市大嫂,虽然涂脂抹粉,向往着都市生活,但骨子里还是一个村姑的气质;北京就像是琼瑶笔下的还珠格格,尽管浑身冒着傻气、土气,但毕竟是紫禁城里的姑娘,无论你是否喜欢她,你还是要去敬奉她、朝拜她;那么成都呢,就像一个正在读大学的情人,既有情调又善解人意。有趣地是无论城市规模是否庞大,经济实力是否强盛,人们对一个城市所津津乐道的,往往不是它的GDP高低,也不是它表面的繁华,而是它浑身所散发出来的特有的气质与文化。

 

“城变”之成都方式

 

   记者:在中国的经济版图上,成都处于什么地位?

 

   王志纲:成都是一个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前些年多项指标一直保持西部第一的水平,但是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迅猛发展的态势下,把成都放在整个中国城市版图中来看时,成都却显得那么平庸和默默无闻。成都工业基础薄弱,加之有着强邻——一直作为中国工业重镇来发展的重庆。

 

   过去成都的工业发展总体较弱,支柱产业不明显、拳头产品不突出、产业经济分散,成都甚至没有几家在全国叫得响的大型企业。此外成都的三产发育也不完善。而成都人的闲散和“盆地意识”倒是经常为人所诟病,城市发展相对是比较封闭的,外向度不高,局限在四川或者西南的一亩三分地里。据统计,在1995—1997年期间在17个副省级和沿海开放城市中,成都市实际利用外资的名次,几乎连续为倒数第二,一直徘徊在1亿美元左右。

 

   成都不是沿海城市,更不是战略之地,作为内陆城市,发展机遇是等不来的。

 

   记者:那么在西部开发的浪潮中,成都如何打造它的核心竞争力?

 

   王志纲:在一项对国内各城市幸福指数的调查排名中,排在前两位的不是上海和北京,也不是广州和深圳,而是中国两个最休闲的城市杭州和成都。只要稍微关注一点成都的人都会发现,这座一向以闲散和安逸著称的城市在最近短短三四年时间里,上演了一出出变脸的好戏。

 

   在这几年各种各样的城市竞争力排行榜上,成都似乎无可争议地成了中国西部最耀眼的明星,城市地位大幅度提升,2004年成都被央视评为“中国最具活力的十大城市”之一,还有诸如此类的“中国最佳商务城市”、“中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市”诸多殊荣。

 

   另外,成都是中国农家乐的发源地,在很多媒体上可以看到诸如“成都现象”、“成都经验”、“成都方式”这样的字眼。成都成了新理念、新风尚、新潮流、新样板的发祥地。

 

   成都有诸多优势:其一,在西部的穷山恶水中,成都是一片天赐的绿洲,注定是西部最适宜人居的城市;

 

   其二,成都还是一片人文绿洲,在人们越来越追求精神体验的今天,成都平原千年来所传承下来舒适、悠闲的生活方式,对于那些饱受过度工业化和大城市挤压的现代人有特殊的吸引力;

 

   其三,成都的商贸经历源远流长,在汉代就与洛阳并列为五大都会之一,唐时与扬州齐名,有“扬一邑二”之称,宋元以来一直是西南地区最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一位长期驻扎在重庆的西方媒体记者在谈到重庆与成都这两个城市的竞争时也承认。如果是投资制造业,外国投资者一般会选择重庆,因为这里拥有所有的运输条件;而如果是投资服务业,则会更倾向于成都,因为这里拥有大批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并有丰富的文化生活和娱乐生活,成都具备发展现代服务业的良好基础。

 

   记者:成都与西部兄弟城市间是什么关系?

 

   王志纲:应该是竞合,既有竞争,更要合作。在西部中国区位相对偏远而资源极其丰富的的诸多城市,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与全国平均水平,城市化进程也比较缓慢,但那些大型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却有可能在其广大的腹地里独享雨露阳光。

 

   相比较而言,西部的另外一个有争做“西部第一城”实力的城市西安,虽然占据西北战略要冲,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也历来是一枝独秀。但是西安毕竟是陕西省的单核城市,显得势单力薄,终难与成渝经济圈相抗衡。

 

现状与偏差

 

   记者: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城市经营”或曰“经营城市”的基本概念?

 

   王志纲:所谓经营城市,就是把城市当作特殊商品对待,具体讲,经营城市就是用市场化的手段和方式,对政府所有并拥有完全处置权和经营权的城市资产,对构成城市空间和城市功能载体的自然生成资本(如土地)、人力作用资本(如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及相关延伸资本(如广场、街道的冠名权)等进行集聚、重组和营运,最大限度地盘活存量,引进增量,广泛利用社会资金进行城市建设,以实现城市资源的最优化和效益的最大化,实现城市的自我滚动、自我积累、自我增值。

 

   传统的思维定式,城市是给人们提供生产生活条件的无偿服务型、共享型的公共产品,政府对其只投入不收益,只建设管理,不能经营。这种传统的“政府建市”模式,带来许多弊端。

 

   记者:城市经营在中国目前是个什么现状呢。

 

   王志纲:经营城市的理念在我国提出已有10多年的历史,普遍流行则是近几年的事情。而这一理念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流行20多年,不过他们的提法叫做“营销”,而不叫经营。其理论的代表人物是美国著名的营销大师菲利普·科特勒教授。他提出了著名的“国家营销”和“地区营销”的概念,在国际上,对各国的国家战略和地区战略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其著作风靡全球。

 

   上世纪末,我国的大连、青岛等城市,首先引入了这一概念,总结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经营城市”新概念。后来,广州、上海、北京等一批大中城市,纷纷把“经营城市”理念作为本地的发展战略。近几年,这一理念已在我国普遍流行,成为各地城市化建设的基础理论。

 

   记者:有人说,人们目前对经营城市的理解还存在很多偏差,你如何看?

 

   王志纲:是的,有些地方领导把城市经营理解为就是收费,有的把城市经营理解为城市的美观漂亮,追求楼高、路宽、树绿、水清等环境的硬件打造以及追求建造标志性的建筑。也有人将城市品牌建设和推广简单理解为征集一两句宣传口号,摄制几段宣传片。有人把城市经营理解成营销包装旅游景点、举办论坛、博览会等等。

 

   有的城市经营者急功近利。不少城市政府搞所谓的“目标责任制”,如今年土地收益3个亿,明年就要4个亿,完成了重奖,完不成下岗,然后层层下达指标。这样,在土地出让中就出现了一些怪现象:一是土地出让一律按最高年限出让,以最大限度收取出让金;二是为完成指标,有的领导不惜亲自出马到处求开发商来买地。

 

   记者:您书中提到:“中国的城市同质化严重,千人一面,都是大广场、大草坪、高楼林立,根本看不出个性”,中国城市为什么出现同质化呢?

 

   王志纲:原因在于,没有解决好“我是谁”的问题,没有搞清楚出自己城市的个性。

 

   城市发展的战略是思路是要回答“我要到哪里去”的问题。即要看清楚城市发展趋势,弄明白“我有哪些资源”,现在一般对城市资源的理解主要是工业、自然资源等一些显性资源。其实,伴随着城市化时代的到来,许多看不不见、摸不着的文化因子,如天上的明月、山间的清风等隐性资源,往往都是城市资源中十分宝贵的东西。一个综合性城市的发展战略体系应该回答好五大方面的问题:

 

   “我是谁”、“我到哪里去”、“我有哪些资源”、“如何发觉城市的我将如何让世人认知自己”。

 

   现在,城市同质化的问题,城市定位不当的问题、仅仅满足于城市形象的包装而缺乏产业动力的问题、片面强调工业化、追求GDP的问题、政府主观意志的盲目性的问题、开发与保护水火不容的问题等,在继续困扰着在生存与发展中处于两难境地的人们。

 

链接

 

   2003年,大成都战略新鲜出炉,成为成都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的战略转折。成都经过谋划——策划——规划——计划这样一系列连贯的战略的制定和执行,发展思路更加清晰。围绕着“西部之心,魅力之都”的战略核心,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成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中国城市的一大亮点,成为中国新的城市发展模式的体现者,成为中国西部城市的领跑者,成为中国西部城市发展的一个奇迹,成为独一无二的魅力之城。归结起来,成都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吸引力、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提升等方面。

 

——摘自王志纲工作室著作《城变——一个典型中国城市的细胞再造》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