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当鞋子合脚的时候——王志纲珠海演讲侧记  

2008-03-10 22:34:38|  分类: 丙方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鹏/文

   新年伊始,珠海市宣传部蔡新华部长给王老师打来电话,请王老师为珠海文化大讲堂做一次演讲。珠海文化大讲堂开设于2007年11月,每个周六请文化名人做一次讲座,至今已经举办十五讲。该系列讲座一经推出就受到珠海市民的热烈欢迎,刚举办两个月就被评为珠海市2007年十大文化盛事。本来王老师的日程已经安排得很紧,但是由于蔡部长是王老师当年拍纪录片《跨世纪的冲刺——珠江启示录》时候珠海方面的助手,念及故人之情,同时也是出于对珠海这个城市的感情,王老师特地交代助手要抽出时间来安排这次珠海之行。

 

   王老师和珠海这个城市有很深的渊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他几乎每个月都来一两次。那个时候珠海作为特区之一,有很多大动作,在全中国也是备受瞩目。王老师作为新华社写宏观报道的笔杆子自然是珠海的常客,因此王老师在珠海有许多朋友,对于珠海也比较了解。离开新华社之后,王老师全中国跑,全世界跑,做大型的城市区域战略策划,在这过程当中也一直在关注珠海,但是机缘巧合,虽然深圳离珠海不到两个小时车程,却很少再回去。王老师曾经开玩笑说,我们就像报春的布谷鸟,哪里有我们的歌声,那里的春天就来了。这句话虽然是玩笑,却有道理,因为当一个地方面临重大转变的时候,他需要一种战略上的把握,通常就会找到工作室。王老师和珠海的疏远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珠海人的一个感觉,那就是珠海本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无论从她的环境资源还是区位上来说,她本应该有更好的发展。

 

   王老师的演讲定在3月1号下午,当我们准时到达大讲堂的时候,会场的情况不只是座无虚席,不仅连过道都坐满,还有许多人无法进入会场,只能在大厅设置的分会场看王老师演讲的现场直播。王老师很感慨,说没有想到在广东这么一块人们认为是文化沙漠的土地上,在珠海这么一个清静的地方,还有如此热烈的文化盛宴。

 

   王老师演讲的题目是《地域传统与商帮文化》,为什么要谈这个话题呢,因为对于不同区域传统的认识甚至是偏见在日常生活中大量存在,有时候帮助我们与别人进行沟通和交流,有时候则构成我们交往中的障碍。经济活动说到底是人与人的活动,如何认识人的问题是我们在生活中会经常遇到的问题。从这样一个问题引申开去,你会发现一个区域的崛起或者衰落和他的文化有着很深的渊源。

 

   广东一直是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在改革开放初期为创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闯出了一条道理。但是随着道路越走越宽阔,广东却有些显出后劲不足的疲态来。当年给粤商打工的浙江商帮们,当年在粤商面前显得笨拙的鲁商们,纷纷跑到前面去,以至于最近汪洋书记到了广东以后,大声疾呼广东落后了,广东要反省,要再现邓小平当时提出的“杀出条血路来”的那种精神状态。

这种力量的此消彼长其根本原因还是在文化上。王老师总结广东的地域文化是“拙于思而敏于行”,它说的是广东人务实,只重形而下,不重形而上,认为“形而上”的战略、思想是虚的,落袋为安,捞到钱才是真的,这一点成全了广东早期的改革开放。因为广东人思想天生是解放的,广东人的两只眼睛都是铜铁做的,广东人的鼻子是专门生来闻黄金味的,只要看到有利益,除了夜黑杀人、风高放火他什么都敢干。这就是广东人,他不存在关于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问题的疑惑。所以早期在改革开放的时候,说可以挣钱了,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你根本就不用管了,广东人千军万马就上去了,要么倒手,要么走私,最后就哗啦啦地起来了。

 

  如果说广东人的“拙于思而敏于行”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是帮了他们的忙的话,那么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他们的这种本性则拖了他们的后腿。十年前二十年前给他们打工的浙江人如今成为他们难以抗衡的竞争对手。

 

    原来的情况是其他人不敢走,怕犯错误,但是广东人不怕,“见了红灯绕道走,见了绿灯赶快走,没有灯也要走”,反正是挡不了我挣钱的路。这样的话当然走在别人前面。原来的广东人,像在珠江里划船的船老大一样,靠自己的手划,眼睛看就知道到哪里了,摸着石头过河,左边一个村,右边一个庙,前面一棵树,就知道到哪里了。而现在是到了伶仃洋,到了珠江口,要到美国,要到欧洲,这个时候就是东经、西经、南纬、北纬,需要这些知识,需要这些形而上的知识,需要“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需要理论,就需要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向哪里去?这是什么?这就是战略。

 

  有了战略的把握,那些当年落在后面的小兄弟可以指挥现代化的轮船,可以调动航空母舰组成战斗集群,这个时候那些还是靠感觉的广东人就不是对手了。不是他们走的慢了,而是别人走得太快。如果一个人只是本能地依照他的本性去发展,他也有可能成功,当外界条件需要这种本性的时候他就能成功,就像改革开放初期的广东。但是这种方式却不能保证他总是成功,因为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外部的环境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如果还是执此一端,只能是被形势甩在后面。认识到这些问题之后,就可以根据时势做出相应的调整,这也正是汪洋书记重提解放思想的本意所在。

 

  依照惯例,演讲的后半场是互动环节,王老师说给珠海的观众做一次现场咨询,于是本来就已经很热烈的气氛更加火爆了。从珠海如何平衡发展与环境到城市发展战略对于周边城市的影响,从政治体制改革到儒家文化的复兴,从年轻人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到中国不同区域的发展潜力等,观众们提了许多质量很高的问题。

 

  第一位提问的女士说她非常认同王老师关于珠海的发展还是比较小气的判断,但是珠海面临很大的做大做强经济总量的现实压力,想请问一下珠海应该怎样来平衡目前制造业的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

 

  王老师的分析从城市发展的大势说起,中国目前处在一个全球罕见的城市化过程中,城市化是肯定的,但如何避免“大城市不大,中城市不强,小城市不特”的同质化毛病,是每个有追求的城市所需要考虑的问题。一个城市、一个区域的发展有它不同的焦点,有不同的区域驱动的方式,要解决珠海的问题一定要看到珠海在这个城市化进程中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中国的城市竞争首先是城市带的竞争,三个最具有城市的影响群,一个是以香港和广州为双轴的珠三角城市群;第二个是以北京和天津为双轴的环渤海城市群;第三个是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城市群。汪洋书记为什么要感到压力大,其中一个最大的压力是珠三角城市群不仅受到了国际的挑战,更受到国内的挑战,这是竞争的第一个层面。那么要想在城市群竞争的层面取得突破需要城市群中的城市相互协助,齐心协力而不是相互不服气。在这样一个城市带中,各个城市有不同的侧重,相互弥补。世界上著名的城市带中在核心城市的周边必然会有一个个性鲜明的休闲城市。比如说在美国纽约旁边有大西洋城,在法国巴黎的旁边有嘎纳、尼斯。

 

  珠海在珠三角这个城市带中间的位置到底在哪里,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在上世纪金戈铁马的八十年代,珠海曾经扮演过自己的重要角色,但是在整个广东的工业化时代,它却好像没有跟广东这个战车挂上档。很多人认为是个悲剧性的结果,但是王老师认为这是个好事。正是因为珠海没有过度的工业化才有可能在未来的发展中站得先机。因为从城市群的角度讲,一个城市能够成为这个城市群的客厅、后花园和卧室是最理想的状况,他会占据产业链的最高端,会承接最大的利润,而且保留最好最宜居的环境,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正因为他保留了最宜居的环境,才能成为这个城市群的客厅、后花园和卧室。而对于珠海本身来说,最好是能成为客厅,至少要能够成为后花园,这才是解决自身的做强经济总量和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的命门所在。

 

  为什么以前人们会认为这两者之间会有矛盾,因为人们总认为做强经济总量最好最直接的途径是做强工业,但是实际上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靠制造业发展经济做到人均GDP8000美金左右的时候就基本上到极限,无论是环境还是人力成本上发展的余地都很小,要想再往下走必须产业转型,必须发展服务业。这是在珠三角正在发生的事情,产业升级,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外迁,恢复生态等等。但是恢复生态又岂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这个时候,环境良好的珠海简直是得天独厚,完全可以成为皇冠上的明珠,甚至是孵化第三产业现代服务业的一个带有总部经济倾向的一个平台,这个东西如果做好之后,珠海将会改天换地,特别是港珠澳大桥开通之后留给珠海的空间更大。

 

  这样的一个回答简直就是在为珠海未来的发展找魂了,仿佛一扇门被打开了,虽然身处海滨城市的珠海人早习惯了海风的咸味,但是这次才是真正的放眼向洋看世界。当你局限在一个城市之内看产业发展和环境之间的矛盾,看不同产业链之间的匹配的时候,腾挪施展的空间其实是比较小的,你会被迫去做小而全的东西。但是放到一个城市群中,放到一个资源流动越来越便利的全球化时代去看的时候,你的空间是非常大的,你会看到人无我有的东西如何发挥出它的最大优势,如何能够吸引最优质的资源,如何产生出最大的价值。

 

  观众显然是被这个回答鼓舞了起来,紧接着的一个问题就是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如何解决城市定位的漂移问题。王老师说这个问题问得很专业,他举成都的例子来解答这个问题。五年前工作室接受成都市委市政府的邀请为成都市的发展找魂,王老师做出了一个战略判断,得到了成都市的广泛认同。这个判断是说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整个中国如何去应对?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有三个发动机——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那么当整个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要纳入世界竞争的时候,光有前面的三个纵队还不行,中国东西部的差异会拉大、会断裂,不能持久。在这种背景下中央提出了要振兴东北,开发大西北开发西部。在西部必须要选择一个支点,能够使这个支点像打排球一样,能够把整个广阔的中西部通过把球传到沿海然后再叩到全球。最后西部的这个支点落在谁的头上谁就能成为这个进程中的转世灵童,前途不可限量。

 

  在中西部的若干的中心城市里面,有三个城市有可能能扮演“三加一”中这个“一”的角色。一个是占据天时的西安,千年古都历史名城,而且西安历来就是西北的中心;第二个占据地利的是重庆,是西部的唯一一个直辖市而且跟上海这个直辖市共舞长江,后劲不可小看;最后一个是成都,成都谈天时、地利都比不过他们,只能谈人和,这里水资源非常充分、沃野千里,而且环境非常好,有休闲的氛围。最后得出一个判断就是说,当历史的探照灯打向这三个地方来选这个“转世灵童”的时候,重庆没醒过来,西安没意识到,所以这个机会给了成都,成都要“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要赶紧作出调整,迅速占据这个战略高地。

 

  在明确了成都所应该占据的位置之后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落实这个目标,这个时候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思想解放的过程。工作室给成都的定位是“西部之心,休闲之都”,有人能理解这个思路,但是有人并不理解,说没有工业化就没有现代化,就没有城市化。这个问题的破题之处在于认识到全球化时代经济发展下一步的发展动力在休闲经济,因为首先休闲经济是纽带经济,涵盖农业、工业、服务业、信息产业等,是联系一、二、三产业的综合型纽带经济;其次,休闲是和谐经济,既可以平衡区域之间、城乡之间的发展差距,推动城市化发展,解决城市就业、农村发展等不平衡发展问题,同时也可以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协调发展;再次,休闲是人本经济,休闲为人们在职业活动以外个人兴趣的发展、身心素质的提高等提供了实现的条件和实施的载体。从而可以使人们形成积极乐观的精神面貌,提高工作效率,促进社会和谐;最后,休闲是以服务生活为核心,为人们创造高质量的生活形态和生活方式,将是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这一点已经被发达国家的经验证明。

 

  当成都市接受了这个方案之后,就开始把成都打造成为“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然后通过很多休闲产品来支撑这个品牌,对这个城市进行优化和升级。现在他已经尝到甜头了,周围那些城市的人都跑到成都去休闲,这种休闲不同于低层次的观光旅游,他是去消费而且是经常地去消费,这样带给成都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最后通过这个现代服务业和第三产业,在大家认同它的同时就把很多全球级后工业时代的超级产业都吸引过来了。英特尔选择中国总部的时候在全中国选了七个城市,有上海、杭州、苏州、西安还有宁波,最后结果花落成都。他的理由很简单,就是看中了成都的闲适和宜居。

 

  那么成都这样一路走下来,他的城市战略会不会发生漂移呢?当然不会,他在尝到甜头之后肯定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一个城市的战略总是发生漂移的话只能说明他还没有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城市发展战略,就像鞋子不合脚一样,它总是在尝试其他的可能性,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你觉得应该这样,他觉得应该那样,如果能够找到一条大家都看得见,摸得着,有说服力而且切实可行的发展模式的话,这个城市只会顾着在这条阳关大道上大步向前,又怎么会去争论鞋子是不是合脚,更不会跑到一半要求换鞋。珠海目前已经在一条阳关大道上,只是因为鞋子还不太合适,所以才走得有些别扭,但千万不要因此怀疑自己的选择,而往其他城市的道路上走。

 

  珠海现在很有压力,因为她的GDP没有周围的地方高,所以虽然她天生丽质,但就像一个落难的小姐一样,被人家瞧不起。王老师非常看好珠海,最担心珠海憋不住了,最后把这锅汤倒掉了,然后拿起炉灶,又开始工业化,而且是低层次的工业化。王老师打了一个非常绝的比喻,说珠海千万不要为周边的暴发户的举动心动,小姐就是小姐,一定要守住贞操,最后命运将会眷顾珠海。

 

  会场响起一阵会心的笑声,笑声里有被理解之后的宽慰,也有看到希望之后的欣喜。在演讲结束之后大家排起长队,拿着自己或是收藏多年或是刚刚买到的王老师的书,等待王老师签名。其中一位副局长竟然收藏有一本王老师将近十五年前出版的《走向市场经济的中国》,让王老师颇感欣慰。而集工作室十余年研究成果之大成的十卷本《王志纲策划文库》更是受到大家的追捧。

 

  就在笔者要完成这篇侧记的时候,珠海的蔡部长再次给王老师打来电话,说王老师给珠海找的这双鞋子已经在珠海引起了强烈反响,而且引起了就在3月1号履新的珠海市委书记的关注,有可能会邀请王老师再去和领导班子进行交流。我不禁又想起王老师说过的那个不是玩笑的玩笑:我们就像报春的布谷鸟,哪里有我们的歌声,那里的春天就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