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下)  

2008-04-09 09:34:21|  分类: 媒体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2008-03-27佛山日报
 
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下)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在佛山的战略定位当中,广州、佛山的关系与定位显然是无法避免的话题。2002年,当我们与王志纲谈论当时佛山的发展思路时,如何摆正佛山与广州的关系,就是其中重要内容。六年之后的今天,王志纲在论及佛山战略时,更加重视这一话题,其谈话时间的三分之一,是在为我们分析广佛合作在佛山发展战略中的重要位置,以及如何来推动这项工作。
 


  王志纲点题广佛

  “广州和佛山,这两个在广东举足轻重的城市,如何优势互补,互为所用,然后形成对外竞争力,这是非常值得思考的。”

  “市场很敏感,广佛两地市场已经开始‘一体化’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这种背景下,必须要思考的问题是怎么推进‘一体化’,这涉及的就不光是佛山的问题,还有广州。”

  “今天的中国再也不能容忍小农经济似的单打独斗。”

  “在世界级中心城市里,广州有没有希望?非常危险。怎么办?要想不被边缘化,从广东全省这个大的角度说,首先是粤港澳一体化,这非要摆上议事日程不可。”

  “我认为广佛一体化现在要落在实处,是一个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能够破题,对双方都是利大于弊。”“广佛要探索出一条新兴的中国特色的城市化道路出来,找到一种新型的城市发展模式,如果成功,就能成为探索者和领跑者,这在中国极具典型意义。”

  “广佛一体化在中国极具典型意义。”
   “中国将崛起两个世界级城市群,三家竞争,广东有面临被冷落危险”

  记者:我们一直在思考,觉得在佛山的定位里,不可避免要去思考广佛的关系和定位。六年前,你曾谈论过这一话题,今时今日,你如何审视它?



  王志纲:我说过,佛山选择怎样的战略定位,我还没有发言权,但是有很多角度是非常值得佛山去思考的,第一就是广佛一体化。

  广佛一体化已经喊了很多年,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倒是房地产商人喊得震天响,广州人住到佛山,佛山人住到广州,这个反而“一体化”了,这是他们是在分享市场化的成果。这说明,市场很敏感,广佛两地市场已经开始“一体化”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这种背景下,必须要思考的问题是怎么推进‘一体化’,这涉及的就不光是佛山的问题,还有广州。

  广州和佛山,这两个在广东举足轻重的城市,如何优势互补,互为所用,然后形成对外竞争力,这是非常值得思考的。为什么这样说?现在中国发展三个关键词,其中一个就是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未来的竞争很清晰,就是全球之间的竞争,这种竞争以城市为轴心、龙头,而现在城市分成四个层面:世界级城市、大型中心城市、区域性中心城市、个性化中小城市。

  在今后的全球化竞争中,一个国家或一个区域,你是否拥有世界级中心城市,决定了你能不能在全球一体化中处于有利地位。在此之前,人类社会有五个世界级中心城市群:美国纽约,以芝加哥、底特律、多伦多为中心的北美五大湖区城市群,伦敦,法国巴黎和荷兰鹿特丹等欧洲城市群,亚洲的东京城市群。在全球经济的舞台上,大家都在这五个聚光灯中周转,它们掌握了世界的经济命脉。

  现在,伴随整个中国的崛起,有可能产生两个世界级中心城市群,一个是上海,现在很多跨国公司的总部纷纷在上海抢滩,估计10年左右就能形成一个全球认同的世界级城市群;另一个可能就是京津城市群,它们将在金融、科技创新、人才、游戏规则制定上发挥作用,当然这两个世界级中心城市的完善至少还需要20年。未来中国的两个火车头,就是它们。

  广佛一体化现在要落到实处
  
   记者:这样一说,广东是不是就冷落了呢?如果广东冷落了,是不是佛山就边缘化了呢?



  王志纲: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性,那么怎么办呢?所以今天的中国再也不能容忍小农经济似的单打独斗。不进行整合,继续进行同质化竞争,重复性建设,形成一种内耗,你怎么应对外面的竞争呢?必须把堆头做大,城市没有规模、没有堆头,你怎么参与竞争?这就是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的问题。

  在世界级中心城市里,广州有没有希望?非常危险。怎么办?要想不被边缘化,从广东全省这个大的角度说,首先是粤港澳一体化,这非要摆上议事日程不可。我们说,如果粤港澳一体化顺利推进,那么中国在前面两个火车头的基础上,就会产生第三个火车头,世界级的火车头。因为香港的服务业非常发达,是世界级的,再加上广东这么一个发达的腹地,一打通一结合,这是非常了不得的。

  在这种背景下,战略的支撑点就很清晰了,广州佛山一体化,深圳和香港一体化,等等,如果这几个都能形成并顺利推进,在整个大广东的层面上进行有效的资源整合,提升能量和能级,就可以使它在对外竞争上产生优势。

  因此,我认为广佛一体化现在要落到实处,是一个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能够破题,对双方都是利大于弊。

  记者: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大势所趋吗?

  王志纲:可以说,中国有很多城市都面临这个问题,我们从北到南看,沈抚(注:沈阳和抚顺)一体化、西咸(注:西安和咸阳)一体化、杭州绍兴一体化,因此,下一阶段,区域经济一体化将是中国面临的一个很大的课题。以前,为了调动积极性,把地方编制划小放权让利,到现在就应该是整合,这个整合不是行政力量,首先应该是市场的力量。在这个背景下面,我认为在目前的中国,最容易破题的,最先走在前面的,应该是广佛。

  能够放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面探索这一现象,如果你们能够找到战略的执行点,广佛代表的是中国城市化破局和破题的一个典型。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唯一性、排他性,人无我有,人有我先,思路决定出路,广佛要探索出一条新兴的中国特色的城市化道路出来,找到一种新型的城市发展模式,如果成功,就能成为探索者和领跑者,而且这在中国极具典型意义。
 
  经验借鉴

  “北京发展首脑经济,把下边的产业甩出去,天津又正好补上了这个工业化过程。这下,两者就解决了同质化竞争的尴尬,就像一个人一样,一个在强化上肢,一个强化下肢,最后结果是“四肢发达,头脑也发达”。
  “京津错位发展的案例非常有启发性,特别是对今天的广佛一体化。所以我说,广佛一体化的根本问题不在佛山,而是在广州。”

  破题思路

  “我觉得这就需要省委在更高的层面来进行协调,在更高的战略层面上来推动这两个地方的整合,解决广佛一体化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局面。”

  “老爹给儿子让利很好,但是兄弟之间让利就不干了。这就需要两家政府站在战略的高度来考虑,算大账,如果算大账就会发现这样更划算,所以行政藩篱的打破是非常重要的。”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果逆潮流而行,你会得逞于一时,但肯定会失败于永远,既然我们承认这个大势,那么广佛一体化再艰难,最终还是要走到一起的。”

  从京津错位发展说起,京津应成为广佛的榜样

  记者:在你刚才提到的两大火车头中,上海方面,已经形成以上海为龙头的T字形格局,建立协调机制;在大北京,北京和天津已经完成了定位上的错位,形成一种互助互动的合作层面。但是反过来看广佛,这些年有一些市场层面的行为,但是在政府层面一直形不成一种互动机制,也没有在更高的层面进行定位和协调,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志纲:其实广州和佛山的关系,非常像北京和天津,我们先来剖析一下北京和天津的定位发展。

  以前,北京作为首都,占据了几乎所有的优势资源,所以得理不饶人,什么都想做,工业也要发展,金融也想做,结果各项都没达到标。就像一个人成长一样,本来是1.7米的人穿的衣服,但这个人却长到1.8米,衣服、鞋子都崩破了,最后它自己也感到这样发展不行。而天津呢,一直想沾北京的光,结果未获其利,先得其害,被“黑洞效应”摧残得够呛,以至于大批人才都跑到北京去了,成了“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最后,天津就采取一种“屁股对着北京”的策略,往滨海走,自我循环,最后越走越尴尬。这就是两个齿轮没咬在一起,就像两个圆球各自循环。

  到了本世纪初,问题暴露出来,两头都走不下去了。按北京的规划,1200万人口已经到极限,但是现在已经到了1500万,水危机,风沙肆虐,城市拥挤不堪,房价飞涨,根本不适宜人居,经营成本和生活成本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北京主动放弃自我循环,对“国家首都,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的定位进行调整,放弃了原来认为是最根本的东西,经济中心再也不提了,变成了“国家首都、国际城市、文化名城、宜居城市”。“宜居”是要付出代价的,怎么“宜居”呢,就是把经济中心放弃。

  这一放弃,天津就一下找到了空白点,就成了“北方经济中心”、“制造业中心”、“物流港”,而北京轻松了,北京上升了,发展首脑经济,把下边的产业甩出去,天津又正好补上了这个工业化过程。这下,两者就解决了同质化竞争的尴尬,就像一个人一样,一个在强化上肢,一个强化下肢,最后结果是“四肢发达,头脑也发达”。两个城市的定位清楚了,同城化落到了实处,喊了十多年未解决的交通同城化,下个月北京到天津的高速城际列车就要开通,5分钟一班。这个时候,很多北京人会跑到天津去置业,既缓解北京的压力也拉动了天津的发展。而在这同城化的背后,还有产业的分工与协作,最后的结果就是形成一个世界级城市。

  这个案例非常有启发性,特别是对今天的广佛一体化。所以我说,广佛一体化的根本问题不在佛山,而是在广州。

  记者:这话怎么理解呢?

  王志纲:广州作为华南的中心城市,它应该是现代服务业、第三产业,就像北京一样,把现代服务业、第三产业做好后,腾出空间来,不要跟佛山、周边城市同质化竞争。说白了是,不要拼命工业化,而是要让利。不然,看起来GDP上去了,却成不了带头大哥,因为你不仅没有扶持我、服务我、还要掏空我,把制造业都抢过去了,我为什么跟着你走呢?佛山依靠不了你的服务业和第三产业,他就会自我完善、自我补充,最后的结果是重复性建设。

  市场行政两种力量推动

  理想状态是市场行政两种力量共同作用
 
  记者:按一般人的思维,长三角是跨多个区域,协调起来会很难,北京和天津也很难,珠三角城市群在同一个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按道理应该很简单。然而却走在了后面,这是为什么呢?



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下)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王志纲:几年前,我参与过广佛轨道交通的策划,最后了解到走不动的原因,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利益,两个城市之间的很多利益,甚至还有很多扯不清楚的东西。长三角五个省市在一起协调,最后都能走出来,这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东西,因为老大太大了,就是上海太强大了,谁都摆得平,而那些绿叶也十分愿意跟红花在一起。现在我看广州和佛山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呢?大哥不是太大,小弟也不是太小,这两者反而走不到一起,所以我觉得这就需要省委在更高的层面来进行协调,在更高的战略层面上来推动这两个地方的整合,解决广佛一体化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局面。
   
  记者:那么,你认为突破口在哪里?省委、省政府的协调?市场的推动?政府的互动?还是交通先行?

  王志纲:理想状态当然是两手都要硬,两种力量作用的结果。一种是市场的力量,一种是行政力量,如果没有行政力量来打破藩篱,打破牢笼,怎么一体化。现在最怕的就是以自我为中心,“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如果我发现哪个项目有可能影响我,就把它搁置”,我们要把这种想法淡化。以北京和天津来讲,带头大哥必须要退一步才能进两步,你不退,别人就进不了,别人进不了,怎么跟着你走?就相当于中央对广东的发展让利,如果中央不给广东放水养鱼,广东也走不到现在,结果是现在广东也给中央贡献了很多的税收。但这中间有个问题,老爹给儿子让利很好,但兄弟之间让利就不干了。这就需要两家政府站在战略高度考虑,算大账,如果算大账就会发现这样更划算,所以行政藩篱的打破非常重要。

  行政藩篱打破后,在功能上、分工上要有一个大规划,怎么同城化?怎么避免同质化和重复性建设?这可能要省委、省政府牵头,两家好好商量。在此基础上,有助于同城化的基础设施要先行。这就像德国柏林一样,柏林墙打破以后,两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都可融合到一起。所以说,这个东西只要开了头,就会有一个强大的力量来推动,这就是市场的力量。我们打个比方,龟兔赛跑,市场是乌龟,政府是兔子,行政先行,一破题之后,乌龟就会变成兔子,市场行为就会用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地突破一些障碍,实现一体化。举个简单的例子,广州有很好的歌剧院、医疗教育设施、商贸中心,佛山人肯定会过去;佛山有一流的居住环境,文化品味也出来了,广州人怎么能不过来住?你来我往,十年二十年后就一体化了。

  什么叫做战略,研究战略的时候,必须有几个关键词,一是城市化,二是工业化,三是全球化,这就叫做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果逆潮流而行,你会得逞于一时,但肯定会失败于永远,既然我们承认这个大势,那么广佛一体化再艰难,最终还是要走到一起的。广佛不一体化,广州和佛山在竞争中就会边缘化。要想在竞争中取胜,必须一体化,只有一体化把堆头做大以后,小则是岭南地区的龙头,中则在中国三个龙头中有其一,大则在全球化背景下,再加上香港的推动和拉动,成为中国参与全球竞争三驾马车中不可缺少的一个。

   广佛合作大事记
  ●2000年,广州提出“西联”战略,要加强与佛山的联合发展。
  ●2003年7月1日和11月19日,广佛联合举行了两次“广佛区域合作与协调发展研讨会”,两地众多专家及有关部门领导聚首,发出了“建设广佛都市圈正其时”的强烈呼声,并从理论上为广佛都市圈作了充分准备。
  ●2004年4月20日,为贯彻省委、省政府“以广州市为中心,推动广佛中心都市圈乃至珠江三角洲经济圈的建设进程”方针,广州佛山签署《建设广佛区域公交电子收费一卡通系统备忘录》。
  ●2005年11月30日,广州市市长张广宁率领广州市政府考察团一行到佛山参观考察,双方就广明高速公路等具体交通工程进行了协调,明确将建立稳固的沟通联系机制。
  ●2005年12月1日,广佛就进一步建立密切的交流机制及产业合作、环境保护、交通路网衔接进行磋商。
  ●2005年12月12日,“广州·佛山区域合作发展论坛”在广州召开,由前两次的理论探索变为围绕建立产业链、基础设施等实质问题的合作。
  ●2006年,广佛规划、交通部门联合开展《广佛两市道路系统衔接规划》的编制工作,为广佛两市道路网的无缝衔接吹响冲锋号。
  ●2007年1月18日,广佛两地公安部门签订《广佛警务协作框架协议》,随后两地警方紧密合作、协同作战,双方初步形成了多层次协作的良好局面。  
  ●2007年6月28日,广佛轨道交通全面动工,预计2010年佛山魁奇路站至广州西朗站就能建成通车。
  ●2007年9月18日,“南番顺”旅游联盟正式启动。
  ●2007年12月3日,第四届“广州·佛山区域合作发展论坛”在佛山召开,对“经济合作战略”、“同城化整合”和“产业合作”三个课题进行深入研究和探讨。本报记者宋卫东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