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著名城市策划人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上)  

2008-04-07 09:20:12|  分类: 媒体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3-27 佛山日报
著名城市策划人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上)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王志纲简历

  王志纲,中国著名战略咨询专家,生于贵州,毕业于兰州大学。曾在社科院从事经济理论研究3年,后在新华社任记者10年。1994年10月离开新华社下海,成为独立策划人并创办了“王志纲工作室”,主持了诸多成功的案例,包括广东碧桂园、99昆明世博会、山东双月园、重庆龙湖花园等策划项目,以及成都、丽江、呼伦贝尔等城市和上海、北京、天津、广州、西安等的若干区域一系列具有相当大社会影响的项目策划和城市、区域发展战略策划。其策划实践和理论被誉为“中国策划界的典范”。他领导的王志纲工作室作为中国本土颇具影响力的战略咨询研究机构,一直处于行业的领跑地位。
著名城市策划人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上)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核心提示

  解放思想活动,不仅领导要参与,也要发动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当前,我市解放思想学习讨论活动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市委为佛山更好地推进科学发展点出了七个研究课题,其中新时期佛山发展的战略定位首当其冲。本报就这一课题约访了一批专家学者,对佛山的战略定位进行分析、探索,建言献策。从今天起将推出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说起新时期佛山发展的战略定位,我们立刻想到了王志纲。这不仅是因为他头上戴着“中国策划第一人”,“城市战略策划专家”的光环,十多年来为数十个城市的定位出谋划策,更因为在2002年佛山着手进行行政区划调整之时,王志纲就已经与我们畅谈过佛山的发展和定位,并发出“在中国经济版图上寻找佛山的坐标”的呼声。

 

  如今,六年已经过去,国内外形势不断变化,佛山也经历了不同寻常的历程,新时期佛山如何为自己寻求发展的战略定位?我们再一次向王志纲发出了采访的请求。鉴于王志纲繁忙的行程,我们非常担心这次采访能否顺利进行,然而在各城市间飞来飞去的王志纲,欣然答应了我们的采访要求,并于前天下午,在他深圳的办公室里,与我们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交谈。

 

  尽管一致关注佛山发展,尽管对佛山非常了解,但是在采访中,王志纲却一直拒绝就佛山的具体定位发表意见。他先后多达五次以上说道:“佛山怎么定位,我说不清楚,因为没有调查。如果我说,就是不严肃的,不负责任的。”而从另外一个角度,他又非常强调对于城市定位,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并对此进行了十分详细的论述。

  

   城市不定位,就像人没有魂。

 

  城市定位就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该向哪里去?’如果不搞清楚这些问题,想到什么做什么,非出大问题不可。

 

  记者:对于城市的定位,现在人们有很多争论。有人提出城市需要定位吗?有人则提出今年也定位明年也定位,到底多少年定位一次才算合理?对于这些观点,你有什么看法。

 

著名城市策划人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上)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王志纲:你提出的问题非常重要。我觉得,一个城市如果不定位,就像人没有魂一样,是很荒唐的。所以,认为城市不需要定位是站不住脚的。但是,为什么有人反对呢?这是因为这些年一些城市过度“翻烧饼”造成的。今天这样定位,明天那样定位,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搞得大家都厌烦了,所以有些人觉得不需要定位。这些情绪是可以理解的,我觉得关键是有没有一个科学的定位。

 

  我们前些年出了一本书叫《找魂》,影响很大,为什么?其实书中就是我们为中国一些城市做策划的感受,这个过程如果用中国式的语言来总结应该叫“找魂”,就是城市定位,说实话就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该向哪里去?”如果不搞清楚这些问题,想到什么做什么,非出大问题不可。

 

  人们有一句话,改革开放初期说的,叫“小船好调头,大船好冲浪”,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小船难冲浪,大船难调头”。比如佛山,改革开放初期,它就是一艘小船,那时是放手发动群众,怎么整都行,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佛山已经是一艘大船。此时此刻,在新的时期、新的空间,必须要用新的眼光来回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该向哪里去?这三个问题,就叫定位。

 

  克服同质化关键在于定位在于“找魂”。

 

  城市定位要有一套科学的方法、科学的坐标体系,要像庖丁解牛那样。现在,佛山提出要寻找发展的战略问题,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城市定位有两个关键词是离不开的,就是‘错位经营’和‘差异竞争’,因为城市化和城市发展最忌讳的是同质化。

 

  由于没有原创性的思维,由于找不到自己城市的‘魂’,出去考察的结果是,到大连看到了一个大广场,就都去搞大广场,到宁波看到搞滨海区,就都搞滨海区,怎么能不同质化?

 

  我们这些年在四川成都和云南丽江做了很多探索,就是探索‘错位经营、差异竞争’。而这些问题的解决,都在于方法上的突破,在于定位,在于‘找魂’。

 

  记者:那么从普遍意义来说,考虑一个城市的定位,我们应该从哪些角度来观察和思考呢?

 

 

  王志纲:佛山怎么定位,我说不清楚,因为没有调查。但是对于城市定位,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其中至少要包含几个元素和关键词。第一,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其中一关键词是“城市化”。目前的现状是整个中国正处于几千年来未遇的高速城市化,佛山的城市化早超过50%了,而且还在加速,直到70%之前,城市化都会非常快。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达到70%基本就停顿了。

 

  第二就是“工业化”。整个中国都处于高速的工业化中,比如佛山,是工业化先行者,走得很早,走得最快的,但在获得成就的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究竟怎么工业化?是要高新技术产业还是要传统工业?是产业链的低端、中端还是高端?是发展总部经济还是现代服务业、物流经济?这都是需要根据一个地方的实际度身定做,量体裁衣的。

 

  第三是“全球化”。今天的中国,考虑任何问题,已经回避不了全球环境的潮起潮落,气候变迁了。美国的次债危机,原来以为跟中国无关联,现在已经影响到中国,股市的暴跌、楼市的摇晃、通货的膨胀,油市的恐慌,这些都跟全球化有很大关系,纽约蝴蝶扇下翅膀,亚马逊河就会掀起一场台风。

 

  所以,我们讲城市定位必须涉及到这些背景元素,只有在这些背景元素的背后,你才能找得清楚自己的定位。

 

  除了这三个元素,还有两个关键词是离不开的。就是“错位经营”和“差异竞争”,因为城市化和城市发展最忌讳的是同质化,话说起来好听,做起来却很难。现在很多官员、专家学者,一边批判同质化一边制造同质化,为什么呢?我说原因在他们的方法上。现在,我们的书记、市长们最勤于做什么事呢?就是出去学习和考察,这个好不好?好,起码你敢走出去,但又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由于没有原创性的思维,由于找不到自己城市的“魂”,出去考察的结果是,到大连看到了一个大广场,就都去搞大广场,到宁波看到搞滨海区,就都搞滨海区,怎么能不同质化?

 

  看看中央电视台,每天都有城市在做广告,好像这点说明一些城市醒过来了,知道城市形象和城市定位的重要性了,但你回头一看,这边是水城,那边绿色之城、生态之城,大同小异。

 

  有鉴于此,我们这些年在四川成都和云南丽江做了很多探索,就是探索“错位经营、差异竞争”。你们现在去看看,从机场出来进成都,就是传统的古树、大门,很有味道,他们的民风民俗尽可能将它保存下来,然后在此基础上再吸取现代化的东西,有人说成都不像成都了,我觉得更像成都了,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嘛。再到丽江,人们都担心游客多了,城市容量不够,最后通过开发新城、疏导老城,腾笼换鸟、比翼齐飞,既保留了东巴文化的特点又解决了城市的容量不够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都在于方法上的突破,在于定位,在于“找魂”。

 

  后来,成都的官员说了一番感慨的话,他认为中国城市要避免同质化问题,城市要得到最准确的定位,应该要提到“四化”理论:第一是谋划,任何新领导上来都要做点事就是“运筹谋划”。但很多人接下来就是规划,结果由于没有找到城市的“魂“,不清楚城市的个性,就造成了同质化,所以规划之前,第二步应该是策划,而且是战略策划。西方国家将概念性规划叫战略规划,其核心就是找到一个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和个性,或者说是“文脉”、“魂”。在这个基础上第三才是规划,就是建设规划、空间布局。这个完了以后第四才到计划,将规划变成定量的、可考核的工作内容。

 

  所以,城市定位要有一套科学的方法、科学的坐标体系,要像庖丁解牛那样。现在,佛山提出要寻找发展的战略问题,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因为这个问题我在广东是第一次听到,由佛山提出来的。

著名城市策划人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上)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城市定位分为三个层次

  城市定位分成三个层次,第一是战略定位,第二是功能定位,第三是形象定位。

 

  记者:在这样一套方法论下具体来说,城市定位包含哪几个层面?

 

  王志纲:城市定位分成三个层次。第一是战略定位,就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向哪去?”第二是功能定位,就是我在整个中国的城市化和全球化过程当中,怎么错位经营、差异经营?怎么寻找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第三是形象定位,就是我要表述给世人的是什么?比如我们给云南的形象定位叫“彩云之南、万绿之宗”,这就是云南的个性,就是占领了战略制高点。

 

  所以说城市定位是个系统工程,方式方法非常重要,你们能提出这个问题、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有价值、有意义。

 

  尽管王志纲坚持不谈对佛山具体定位的想法,但是凭借多年来对佛山的关注和了解,王志纲与我们分享了佛山城市定位需要思考的几个方面。他认为,广佛一体化、城市的转型和升级、打造核心竞争力,是为佛山进行战略定位时值得思考的几个问题。

 

  佛山要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什么叫战略,战略就是预见,摸着石头过河不是战略,战略是确定了这个方向以后坚定不移。如果今年这个领导制订一个定位,过了两年换了领导把它推翻又重来,就像翻烧饼一样,这个要命啊!

 

  我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把这个梳理清楚以后,城市才有城市的定位,城市战略要素的整合。用孔老夫子的一句话来说是‘近悦远来’,就是当地的人在这里生活,感到很喜悦,外面的人都非常渴望到这里来,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城市就蒸蒸日上了。

 

  “佛山的整合,才只是刚刚开始。现在是料都有了,锅也烧开了,佛山这锅老汤应该怎么熬,你认为哪个方向走,这就是佛山下一步必须要考虑的。搞清楚了,坚定不移,佛山这锅老汤熬开之后,真是不可小看。

 

  记者:从“广东第三大城市”,到“产业强市、文化名城、现代化大城市、富裕和谐佛山”,近年来佛山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发展方向。六年前,你曾对佛山的发展提出过很多想法。那么六年之后,你对佛山在思考发展战略时候,哪些更值得关注?

 

  王志纲:说实话,我现在都不太清楚佛山是怎么定位的,因为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我们做一个城市的定位至少要三个月,要“众里寻她千百度”,寻找很多动态的、变化的因素,最后才能在全局化的背景下,寻找它的个性和特点。

 

  刚才你讲到的哪些顶多是一个功能定位,产业名城、文化名城都是功能,它并不是一个城市的战略定位,那么佛山的战略定位怎么定法,我现在还没有发言权,但是我认为有很多角度是非常值得佛山去思考的。

 

  第一,就是广佛一体化。我认为广佛一体化现在要落在实处,是一个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能够破题,对两地都是利大于弊。

 

  第二,经过了六年来的发展,我想佛山就像一个家庭一样,原来分成好几家,各自循环各自发展,现在终于打通了,形成了一个很好的空间形态。换句话说,我觉得佛山这些年来做了一个清扫房屋、扩充空间的工作,包括道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行政藩篱的打破,逐步形成现在众星捧月的格局。进一步说,在功能组合上,已经开始形成了一个按照级差地租和城市延展方式构建的宝塔型城市形态和城市空间。

 

  第三,最近你们那里有一些镇来找过我,谈过他们的发展和困惑,我也在关注你们的发展,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他们都面临着产业转型和产业升级的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南庄,改革开放初期,它的一切就是发展陶瓷,最后能把一个农业镇变成中国的陶瓷生产基地。这在当时是合理的,但是现在却不行了。因为它已经成了中心城区的一部分了。你想想,城市中心区突然冒出一个黑烟滚滚的陶瓷生产基地,那不是开玩笑吗?也许一万人的收入得益,但是却损害了五百万人的生活,因此它必须转移、腾笼换鸟,这是必然的,因为功能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佛山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它们必须在新的战略定位下面,实现自己的转型和升级。

 

著名城市策划人王志纲纵论佛山战略定位(上)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第四,佛山要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什么叫战略,战略就是预见,摸着石头过河不是战略,战略是确定了这个方向以后坚定不移。我们中国改革开放30年,逐步崛起成一个强国,就是因为小平同志30年前的战略——全党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坚定不移、决不回头,而且不争论,这就是伟大的战略。如果今年这个领导制订一个定位,过了两年换了领导把它推翻又重来,就像翻烧饼一样,这个要命啊!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把这个梳理清楚以后,城市才有城市的定位,城市战略要素的整合,最后是城市营销,通过城市营销内聚民心,外引关注。用孔老夫子的一句话来说是“近悦远来”,就是当地的人在这里生活,感到很喜悦。我为我呆的地方感到骄傲,我出去说我是佛山人感到很有面子,外面的人都非常渴望到这里来,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城市蒸蒸日上了。

 

  那么,现在的情况呢?不客气地说,你到外面去讲我是佛山人,很多人可能都没有这个概念的。佛山,是不是黄飞鸿那个地方啊,形象是模糊的。东莞尽管也有很多发展中的问题,但制造业基地,很富有,起码它能给人家这样一个印象。所以,我觉得佛山的整合,才只是刚刚开始。现在是料都有了,锅也烧开了,佛山这锅老汤应该怎么熬,你往哪个方向走,这就是佛山下一步必须要考虑的。搞清楚了,坚定不移,佛山这锅老汤熬开之后,真是不可小看。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佛山它是岭南文化的源头,岭南之源,广东一部商业史,都是从佛山开始的,南海陈启沅把海外织布机引进来,比洋务运动还早,问题是这些问题怎么梳理,而不是就事论事。应该是在全球展现的时候,把佛山变成人家认识广东的门户、橱窗、客厅,这样就可以获得一个很充裕的竞争空间。

 

  更进一步说,就是什么事情都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先、人先我快、人快我变。任何一个区域,一定要强化它的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是啥,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先,也许人家找出一个东西,跟你齐名的,但是他没有意识到你战略上的优势,我先把位置站住了;人有我快,比如说人家也提了,但是提得不到位,最后我是一套系统组合拳出来,我快;人快我变,你比我还快,但那是单兵较量,最后我按照全球化视野,用新的方式把它拿出来。这些都属于策略。我在中国帮助很多城市做战略,简单说起来就是三句话,能不能做,做什么,怎么做。

 

  说起来非常简单,把握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能不能做,就是时机到没到,到了不做,愚蠢,时机没到硬做,蛮干;做什么,就是定位、找魂,就是战略的制订;怎么做,就是策略和战术了,就是一个系统工程。现在政府做事情最致命的就是雨过地皮湿,只满足于表面的宣传,而没有深入到一种战略层面上的操作,没有落实到战略支撑点的打造,隔了两三年,新的领导来了,又翻烧饼,最后老百姓就麻木了。

 

  佛山人在市场经济中的探索和活力值得去挖掘

 

  做战略不是那么简单的,必须关注从本土成长起来的一种内生型的核心力量,尽管现在有些还是柔弱的小苗,但是可能会长成参天大树,所以要把它们找出来,从战略的角度进行梳理和整合。

 

  记者:那么,你认为佛山的核心竞争力应该从哪些方面挖掘呢?

 

  王志纲:从佛山的现状来说,我很难说得出来。但是从佛山的DNA,就是佛山的遗传基因来看,有很多东西是值得好好去打量和挖掘的。

 

  第一,佛山人在市场经济中的探索和活力,我觉得这个是值得去挖掘和发扬的。

 

  第二是佛山人已经开始走向全中国走向全世界。现在浙江提出从浙江经济到浙江人经济,这个话套用在佛山是什么道理呢,就是佛山有很多人奔走在全中国和全世界,他们把他们的触角、商业网络带到了全国全世界,这些怎么把他进行整合和完善,然后为我所用,这也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第三,从中国来看,佛山在制造业上还是处于领先地位的。举美的为例,从敲敲打打的手工业开始,后来开工厂、做规模,到后来难以为继,最后升级转型,通过资本平台并购,然后做市值管理,现在做得挺好,挺大。佛山还有很多优秀的民营企业家,都不能小看,都是佛山这个平台、这个文化背景下产生出来的。还有一个,佛山做的物流商贸,第三产业,也是不错的,一些家私城、商贸城,在全国都是很大的,比如乐从的那些家私城,已经成为中国一个非常重要的集散地、研发中心和品牌中心。

  所以,我们说做战略不是那么简单的,必须关注从本土成长起来的一种内生型的核心力量,尽管现在有些还是柔弱的小苗,但是可能会长成参天大树,所以要把它们找出来,从战略的角度进行梳理和整合,描述出一个很清晰的方向,目标明确以后,就是坚定方向走下去。

 

  定位为制造业名城,就相当于在喊“吃饱了就不饿”

 

  对于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制造业名城只是定位的技术参数,是个既定前提,就如同我们说的‘吃饱了就不饿’,如果佛山还继续这样喊的话,就相当于还在喊‘吃饱了就不饿’,这是没有意义的。

 

  以后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呢?就在现代服务业和第三产业,以此辐射、覆盖和服务于周边第二产业的城市和地区,如果做不到这点,就不能辐射、覆盖和服务更广阔的城市,能级就不能提高。

 

  记者:你刚才说到,必须克服同质化的问题。我们举个例子说,产业对于佛山来说非常重要,但是上网一查,把自己定位为制造业名城的城市很多,怎么样才能避免都是制造业名城?

 

  王志纲:为什么大家普遍要提制造业名城呢,因为这是现阶段大家吃饭的家伙。以前计划经济,我们把粮票看得很重要一样,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现阶段还处于工业化期间,前工业化还没有结束。当一个区域人均GDP不超过1000美元的时候,还在温饱阶段,肯定是第一产业为主,第二产业开始抬头;当人均GDP到了3000到5000美元的时候,我们叫做小康或者初步富裕,肯定是工业化阶段;当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的时候,就绝对不是制造业名城了,应该是现代服务业和金融中心。

 

  所以对于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制造业名城只是定位的技术参数,是个既定前提,就如同我们说的“吃饱了就不饿”,如果佛山还继续这样喊的话,就相当于还在喊“吃饱了就不饿”,这是没有意义的。

 

  同时,因为它是一个既定前提,那么我们就要用有限的、非常精到的语言,去描述和探索其中更广阔的东西,我们要强化的是它的未来,我向哪里去。当然还有最后一句话,一个城市,不管它愿意不愿意,它要向国外叫板,必须要腾笼换鸟。产业制造名城,不应该放在前台了,而有些是应该大声疾呼的,比如城市核心竞争力的挖掘,城市活力的挖掘,城市形象的展示,方向的描述。

 

  我还可以说,今后是城市群、城市带、城市圈,如果一个城市你甘愿当制造业名城的话,注定你要处于城市的边缘化地带。以后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呢?就在现代服务业和第三产业,以此辐射、覆盖和服务于周边第二产业的城市和地区,比如广州,不管它愿意不愿意,它必须去强化这个功能,如果做不到这点,就不能辐射、覆盖和服务更广阔的城市,能级就不能提高。

 

  王志纲与佛山的“亲密接触”

 

  王志纲下海之后,操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位于顺德的碧桂园。广告语“碧桂园,给你一个五星级的家”、“可怕的顺德人”震惊了同行,为碧桂园赢得巨大的名声和财富,擅长宏观思维的王志纲也由此完成了文人市场化的转型,找到施展自己雄才大略的用武之地。

 

  1993年,佛山市曾经请王志纲来谈发展思路。在与当时的市委书记钟光超一起吃饭时,他明确提出,佛山如果不想束手就擒,就要对3800平方公里进行整合,这样才有前途,佛山的产业资源才会得到有效配置,佛山作为珠江三角洲经济的发动机之一,作用才会得到充分的展现,这是最符合经济规律、最符合科学规律的一个办法。

 

  2002年,在佛山行政区划调整之际,王志纲接受本报专访,畅谈佛山发展思路,明确提出,“佛山的定位,不能局限于佛山谈佛山,应该放开眼界,从珠江三角洲看佛山,从华南看佛山,从广东看佛山,从中国看佛山,从世界看佛山,这就是坐标定位,找自己的坐标,找自己的功能定位,找产业的定位,搞清楚这些问题之后,佛山怎么发展,脉络就清楚了。”本报记者宋卫东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