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探访金三角-07-人物:金三角之狐  

2008-07-24 09:32:53|  分类: 周游列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加俊/文

   题记:昔日的罂粟花已凋落,新生的“金三角”正朝我们走来。粘附于人类身体与灵魂中的毒瘤,慢慢消融。在此次旅程中,有一位神秘人物始终与我们相伴。王老师继续着他“伟大”的“绰号策划”,信手拈来,于是便有了从“小李飞刀”到“金三角之狐”的嬗变。

 

“游”侠初现

   在世人眼里,金三角,乃一块神秘之地。这里,郁郁莽莽,湄公河由北向南,奔流不息。望天树傲然往上,野象群悠然踱步于丛林。雨过天晴,青山之侧,常现美丽的彩虹。这里,娇艳的罂粟花一度盛开,山民们漫山遍野地割取那能带来“极致享受”的液体,特制的镰刀,如今已遍身锈迹。这里,是动植物的王国,“插根筷子就能长成竹林”。阳光凶猛,万物疯长,曼陀罗倒挂的形状,仿佛在传达这样的一种讯息:在这里,一切与众不同。

 

   2008年6月,项目组一行十数人踏上了为期一周的旅程,心情自然是无比兴奋的。出发前,我们仔细研究了行程线路,确保沿途考察价值的最大化。为此,我们请来了当地知名的“小李飞刀”,他前后无数次下过金三角,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当年中央电视台摄制“澜湄风光”电视片,也曾请他带路。

 

   无疑,这是位老江湖了,虽然也勉强算是“80后”;长相绝对地“名不符实”,虽然他时时不忘自称“小李”;他说话如“飞刀”一般,虽然不一定都制作精良,却能击中要害,解决问题。这位号称通晓八门语言的“牛人”,在清迈飞赴琅勃拉邦的飞机上,将我们“和尚团”所有成员的资料一律填成“女性”(Female)。敢情去了趟泰国,所有人都变性了。

 

   原初的计划倒是变了,其中一项是增加澜沧江水路旅程,从景洪到关累。大清早,我们在码头闲聊,谈论着最近体重的变化,如我一般干瘦之人,在这样的话题面前是无甚可说的。小李却是滔滔不绝,一边说一边捞起裤腿,露出那饱经沧桑的脚丫,抬起来,凑近,好让我们都看到他的“独门暗器”。定睛一看,果然在其拇指脖颈处绑着两块白圈,非常隐蔽,据说还是日本进口,减肥效果甚好,一时激起“同病者”若干回应。

 

Quicklee,赶快!赶快!

   澜沧江两岸风光迤逦,礁石出没,急流频现,船行其间,恰似企业置身于瞬息万变的市场之中。仰望明朗天空,顿生一时空旷无为之感。到达关累港已近中午,早先一日赶到的“巡洋舰”与“依维柯”等候多时。收拾行装后,项目组便直扑磨憨口岸。

 

   王老师一向主张“用嘴来品尝市场”,只有这样才能深入细致地了解事实情况。可见,上帝赋予我们的官能,除了补给供养之外,尚有更多用处。这次,也不例外。午饭时,宾主落座,王老师一眼瞥见店家放于角落里的“烟筒”,一向不抽烟的人也生出好奇心来,要尝试一口,一顿狂呼猛吸之后,只赚得满屋大笑。

 

   我们第一个要进入的国家是老挝,英文为“Laos”,原称“寮国”。新名称绝对对得起这个国家的实际,“像蜗牛一样地慢”,“如过去一般老”,士兵站岗也是懒洋洋的,东倒西歪。这与“小李飞刀”的行径正不相同,曾有某洋人“赐予”他一英文名,曰“Quicklee”,至今他仍然用其作为博客域名,这“Quick”就是“快”的意思,“Lee”是其姓,读起来就是“Quickly”,“赶快!赶快!”。果然,在小李的“策动”下,老挝人也快了起来,几十分钟后,我们踏上了前往会晒的路途。

然而,我们还是小瞧了老挝人。让我们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世界上何以能有这样的一个国家,把公路修得如此弯曲!蜿蜒得那般离谱!明明可以取直线的,偏要百回千转,而在修筑成本上根本见不得多少节省空间。我们一方面惊叹于老挝人的审美情趣,一方面慨叹,顶级的汽车拉力赛最佳场地莫过于此了。

 

   抵达会晒,夕阳早已落下。小李领我们入住一家江边旅馆,对岸即是泰国清孔,灯火荧荧,流水恍惚。会晒虽为一省首府,却也不过是一条街道而已,两旁建筑既老挝,也杂见法兰西风格,盖为殖民遗留也。我们吃老挝特色菜,炸虫子嚼起来果然很香,小李的介绍也一样的津津有味,不时看到他走下楼梯去厨房,用老挝语与厨师交待若干。饭毕小憩,店主在大厅收看电视,竟是中央一套正在直播的“汶川地震救灾表彰大会”。的确,在东南亚到处分布着华人华侨。他们虽处异国他乡,却时时刻刻关注着祖国。王老师不禁大发感慨,于早餐桌上大谈“华脉”(中华血脉),以当地特色景观“独树成林”为喻,阐述中华血脉的流传衍进,却也精彩,这里按下不表。

 

美食家峰会

   细雨霏霏,我们驱车“金三角特区”,勘察,访问。小李一直都不曾闲着,忙着落实赴泰国的各项事宜,同样的一部手机,收录发出各种语言,只听得我们云里雾里,叹为观止。他深谙当地风俗以及“行事规则”,总是能轻快地“调换频道”,保持行程的流畅。中午时分,我们终于跨上颤悠悠的小舟,五分钟后,便看到两名黑黝黝的泰国司机微笑着朝我们招手,好一个“微笑国度”。

 

   虽是一河之隔,泰国与老挝已是两个世界。司机都坐在车的右方,沿途景观迥然,好似江苏的南北分别一般。沿河而上,我们终于近距离看到传说中的“原始”金三角,实则是湄公河中靠近泰国方的一块几十平方米的三角洲。岸边矗立着一尊大金佛,河中游客驾驶小飞艇尽情“冲浪”。金三角,果然是今非昔比了。

 

   小李在指示牌前“看图说话”,解说这个神秘地方的“前世今生”。离开大金佛,便去大金塔。我们这次要到历史上“五景联盟”中的各“景”考察,除去景洪,其它四“景”散于泰国、缅甸和老挝。而去缅甸景栋,需宿大其力。晚上在一座小山上就餐,俯瞰一座高尔夫球场,远眺金塔,以及西山红霞,不甚美哉。更为重要的是,小李为我们安排的缅甸火锅实为“经典”,这种汇集各国优势的火锅,设计独特,味道鲜美,不由得让王老师这样的“中国美食家”啧啧称赞,竖起大拇指。坐于一旁的小李受了夸奖,更是舌绽莲花,招呼大家伙儿,忙得不亦乐乎,最后还不忘声明,“大家一定要记得是‘小李飞刀’安排了今晚的美食!”看来,他时刻都不忘塑造自己的个人品牌。

 

   然而,山路崎岖,旅途多变。路这边还是艳阳高照,路那段已是雨珠横飞了。我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游客,王老师更是会问许多“专业”的问题。小李飞刀的“外汇”储备(外国词汇),也常常捉襟见肘。在景栋的一家军管高尔夫球场,当地小女孩导游与小李“勾兑”半天也未能将一位轮值军官的军衔搞清楚,惹得王老师愠然。最后,还是那军官好歹有点英文底子,冒出一句缅式英语曰“沙净”,我们方恍然大悟。看来,原初的殖民尚有利于日后的国际化。

 

表叔& 姨妈?

   不可否认,小李是全面发展型导游,不光是能安排美景,拾掇美食,介绍美物,还能“指点美人”。一路上,坐于汽车前座的他,据有察看行情的天然优势,一旦发现风吹草动,便会大呼“烧水”(泰语为“美女”之意),惹得全车注目。殊不知许多次乃是“虚惊一场”,不过尔尔。如此这般,到底也能起到困乏旅途之“清凉油”的功用了。

 

   再回到泰国,我们便去当地的“亲戚”家——美斯乐做客,这是一个由中国人组成的乡村,高居群山之巅,风光宜人,我们一路猜测,是否这名字就是中文口语“美死了”的文学版。我们戏言“亲戚”,是因为此地乃原国民党残余部队割据之所。而小李的确是有亲戚在此的,这一路下来,到处都有他的亲戚朋友,不是“姑妈”就是“表叔”,我们后也就见多不怪了。于是,一行人便在山上他“阿姨”家品茗闲谈,在一家云南餐馆吃晚饭,酒足饭饱,天已漆黑,方一路摸下山去。

 

   萤火点点,茶香飘远。美斯乐留给我们不仅仅是自然风光的秀丽,更有历史吊诡的趣味。一夜无话,醒来我们便上著名的皇太后花园,整个园子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花卉,让人数不胜数,眼花缭乱。大凡行走于江湖者,必身怀绝技,“小李飞刀”于丛中林间游刃自如,对于各种花草,如数家珍,一一道来,从其形,其味,其色,全方位解答,直落得众人喝彩连连,王老师也不禁在诸多奇花异草前留影频频。

 

永远的好奇,永恒的乡恋

   辗转到了泰北第一城,清迈。这座被喻为“北方玫瑰”的城市,着实让我们兴奋了一把。现代城市的建设将六百余年的历史积淀完美地消融,既有时尚靓女,亦见寺庙枯僧。城市建筑普遍不高,酒店档次却不低,且都风格独特,难怪有那么多欧美游客从曼谷北上来此。这些背包客,喜欢这里的明月清风,宁静古朴,步行着实最宜。小李的英语在这国际化的情境中自然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当他后来一脸真诚地说他基本看不太懂英文时,我们多少有些惊讶。这也不禁让我们联想起国内的“哑巴英语”教育。如我等“考霸”,真要拉上前线去,恐也得好好适应一番才行。

 

   去往琅勃拉邦的飞机是中国三十年前使用的,挂着俩呼呼作响的螺旋桨,飞在空中,让我们彻底地感受老挝国“慢”的悠然。这个建筑不超过三层的“乡镇”(琅勃拉邦实际是老挝原首都),乃世界文化遗产所在地。湄公河在旁边缓缓流过,各种肤色的人们翘着二郎腿轻啜着“虎牌”(当地著名啤酒品牌,BeerLao)啤酒,这便是所谓“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了。据小李说,这里曾经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们早早地上床睡觉,也没有电视可看,便开始伟大而神圣的“造人”运动。这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现在也只能在我等人的梦境中才会出现。那种面对生活的从容不迫感,我们已经疏远太久了。小李经常在这里小住,街头巷尾摸得十分清楚(其实也就是四条纵向,三条横向的街),对这里的夜市情有独钟,清晨也愿意早起,领我们追着看甚为壮观的僧侣沿街化缘。在塔塞(Tadsae)梯田瀑布,他表演吃老挝土菜,专业而激情,毕现其对这种“土著”生活的挚爱。在归来的途中,烈日当空下,他折了树叶来吹泡泡玩,其余人呼啦一声上前模仿,只讨来了一阵哄笑。我们这些来自城市里的非自然生物,看到大象自由轻松地当众排便,只会拿起相机一顿乱拍,辅之以目瞪口呆的诧异表情。

小李方方正正的脸型,腰间横挎一数码相机,到哪里一看便知是个中国人。但他的母亲确是爱尼族,父亲是思茅汉族。他与这一片土地有着深厚的关系,游遍了全国各地,他还是觉得这里才是他的家园。野蛮女友“胁迫”其赴京发展,他笑言不想成为传说中的“沙漠之狐”。他也记不清自己到底下过多少次金三角了,但总是一脸坚定地称将来还会一直下去,不断地引领人们走近这神秘而秀丽的金三角,看来惟有雨林的芬芳与大象的鼻息才能留得住他轻灵的步伐。

 

最后让人离不开他

  “首先让人接受你,再让人喜欢你,最后让人离不开你。”王老师曾在途中这样说,这句话用在小李身上是最合适不过了。在回国的路上,窗外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抛锚了,他善意地,也非常自然地和对方打招呼,回馈到玻璃上的是一张洋溢着阳光的国际脸庞。小李身板结实,性格坚毅,能言善辩,左右逢源。他十六岁开始闯荡江湖,拥有泰国身份证以及其它几国护照,他以个体的方式走出了通向金三角未来的“胡志明小道”,他的故事类似于几百年前的“郑和下西洋”,只不过后者有着官方的强大支撑而已。现如今只能算是金三角辉煌的萌芽阶段,但我们相信,接下来她定将引起各方关注,走向成熟,进入一个新的旅游度假时代。

 

   金三角,这个曾经的毒品代名词,过去那么地让人不寒而栗。毒品,作为工具,从根本意义上说,乃是人类为了私己之利,本国之益,从身体和精神上消磨乃至消灭对方,展现的是一种二元对立的哲学,这也是现代社会弊病之根源。与此同时,人们吸食毒品,也是一种在分裂与冷漠社会里的自我补偿与安慰,他们希望能片刻逃离这不美好的现实。

 

   再则如何,我们还是愿意相信历史的无限智慧,相信未来。曾几何时,五景联盟,人们亲如一家。我们不禁要问,人类怎样才能彼此友爱,和谐共处,不致一同走向毁灭?!王老师曾在游轮上不无担忧地称,如果人类继续各自为政,肆意妄为,不思悔改,也许只剩下百年的“阳寿”了。路易十四那句“朕身后,哪管洪水滔天”的谶言也许真的会应验。然而,在结束行程的“湄公河会议”(会议于老挝琅勃拉邦Grand酒店的户外餐厅举行,旁边即湄公河)上,他就欣然给了小李一个新的江湖封号,曰“金三角之狐”。此行意义卓然,导游功不可没,他是金三角“天生的主人”。

 

   从“小李飞刀”到“金三角之狐”,不正是一个美好的预示吗?金三角归来,我们更加地从容。然而,这只是开始。(小李的网站:www.xsbntour.com)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