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王志纲论工作室,一论王志纲工作室…  

2008-04-29 12:05:00|  分类: 王门悟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志纲在王志纲工作室2008年会上的总结发言——一论王志纲工作室的过往

    编者:2008年春节过后,王志纲工作室五路人马汇聚广州,召开全体员工参加的2008年会。工作室从1995年成立至今,每年开年都要举办一次年会,一是总结,二是展望。年会上不仅各路队伍交流会盟,而每年首席王志纲的点评和压轴发言更是一次对员工的集中培训,尤其对刚加入队伍的新人。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现在处于什么位置?我们要向哪里去?这些在企业和城市战略策划中提出的命题,同样是工作室自身年年讲,而年年又有所不同的重点话题。以下转载王志纲年会讲话的部分内容,也许其它成长中的企业也曾面临同样的挑战而有所共鸣。

 

    在今年的年会上,我有几点感受。

    第一,从高层到中层,到基层,从老同志到新同志,可以说都畅所欲言。就像一部交响音乐,每一个声部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我从这些声音中听到,大家尽管有痛苦,但是它已经或正在转换成快乐。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没有寒冬的感受哪知道春天的温暖?没有痛苦的经历,怎么会有幸福和快乐的体验?人生本来就是痛苦并快乐着的过程。这也是成功人生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第二,在这次讨论的过程当中,大家建立起了下一步升级的工作方法、工作平台和工作模式。这也非常可贵,当然,下去以后,还需要要进一步夯实、完善、延展。

    第三,工作室五支方面军首次胜利会师,大家非常珍惜这次交流的机会。我看到,不仅我们的总经理之间进行了比较到位的交流,员工们也找到了能够优势互补,相互依存的合作伙伴,照我们贵州土话说就是:“公不离婆、称不离砣、烟杆不离烟脑壳”。

    我希望这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头。下去以后,凭借互联网、手机和其它信息手段,你们能够把这个交流空间拓展开来,能够进行更有效的沟通。工作室作为一家战略机构,必须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海纳百川。而海纳百川的出发点,首先是工作室这个内部交流平台,北京和上海,上海和广州,广州跟成都,成都跟深圳,彼此之间必须形成一种同频合拍、兄弟姐妹的关系,不分你我,不分内外。只有这样才能和谐共生,携手成长。从我内心来讲,希望尽快营造这样一方沃土,让大家能够尽量减少成长的坎坷,尽量增加成长的幸福,更希望大家能够成长得更快。所以希望大家通过这次年会,能够建立起这么一个长线关系。现在就言归正传。

    今天我听着大家的发言时,一直在琢磨,我给大家讲点什么?想了半天,决定从五个方面谈一谈工作室的发展,所以我的讲话题目就叫《五论工作室》。

 

    一论工作室的过往

 

    中国人有一个说法,十二年是一个周期,正好工作室也经历了十二年。所以我的第一论,就是论工作室的过往。

    当十二年后的今天,再回头看看这十二年走过的路,有很多感慨。第一个感慨——当年我下海创立工作室时候,到底我想做什么?或者说我的初衷是什么?我改变这个初衷没有?我问自己。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非常幸运,我没有改变我的初衷。这一路上有尽管许多诱惑,许多艰险,就像唐僧取经路上一样,一会儿有白骨精,一会儿有女儿国,一会儿还有蜘蛛洞,一会又跑出黄袍怪和牛魔王。

    有人说,你为什么不去挣更多的钱?当更大的老板?有人说,给你股份,你来当董事长。初期有同志让我去做广告,还有一段时间,有同志让我去做纳米产品,后来也有同志劝我介入房地产代理,最近有让我去做资本运营的。有人对我说,你是搞城市运营的权威,为什么不把城市的土地包下来,自己来做批发商?

    的确,有很多朋友都对我们的一路坚守感到不可理解。说凭你王志纲的能量,凭你们在中国的江湖地位,凭你们的影响力,你可以挣很多很多的钱。为什么不去挣?而是继续这个辛苦的事情?现在回过头来看,十二年下来,我们究竟坚守的是什么?

    我一直说,我们要在中国探索出一条中国式的财智时代之路。这个财智时代之路是什么?当时我们把它叫做商业思想库,贴切一点是战略思想库。但是说得太早,可能显得有些太虚,有些大而不当,或是不切实际。但这个目标一但确定,先老老实实地从微观做起,然后随着中国的发展和进步我们也不断进步。幸运的是,十二年下来,我不仅坚守了这条底线,而且像滚雪球一样,从一个小小的雪团,慢慢地滚,越滚越大——终于有了五湖四海很多优秀分子加入到这个团队。发展到现在,工作室作为具有鲜明东方特色的民间智库,得到越来越多朋友的认同。

    这里有个小小的插曲。春节前,我从北京回广东前的晚上,开会开到十点半,复旦大学一位女博士后,十一点赶到了工作室,她说,一定要见我一面。见面时我问他,你找我们干什么?她说,她受联合国和美国密里苏达大学的委托,在做一篇博士后论文。论文的题目叫做《中国智库》。她说,我花了很多时间,跟现在被称为智库的一些机构接触,但接触之后,很失望。

    我说,为什么会失望呢?

    她说,最主要的问题是,他们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好自身的生存问题。比如某一家机构为了拉业务,基本上是五万、十万块的项目也做。简单的做法是:把当地的书记或县长拉到人民大会堂,然后请来一位全国政协副主席出来接见一下,合张影拿回去,就完事了。而一家曾经名气很大的机构,现在基本上名存实亡。还有一家机构因为经常发表一些政见,被盯得很紧,生存都成问题。

    她说,她在一次检索时,无意中发现了王志纲工作室。她说:我认为,西方所说的智库的所有元素,你们工作室基本上都具备了,你们应该是名符其实的民间智库。但是,为什么你们不张扬、不宣传呢?

    我说,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十二年来,我们始终坚守着最初的信念——在当今这个数千年未遇的大变局中,探索一条中国式的智库之路。但也要与不同的发展阶段相适应,比如10几年前我刚下海时,就提出战略问题就不会得到响应,因为整个中国不管从企业还是城市与区域的发展尚没有对于战略的需求,我们必须首先解决好当时提出的问题。但我们的方向始终不变,而发展到今天,我们作为战略机构的作用才终于浮出水面。

    这说明了什么呢?我经常讲一句话,一个人的失败,不是他不善于捕捉机遇,而在于他能否拒绝诱惑。工作室能够走到今天,就是勇于拒绝诱惑的结果。世界上的事情都充满了辩证关系,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拒绝了诱惑,你就获得了机遇。如果你总是嘴里咬一个,手里拿一个,口袋里面装三个,眼睛还盯着别人的七八个。结果像猴子掰包谷,你将一事无成。

    在新华社当记者的时候,很多人都去拉广告,捞外块,但我从来不为所动,很多人都说我是傻瓜。几年坚守下来,等到哪一天我甩开膀子去挣钱的时候,出场费就是几十万。但是如果你没有前面十年八年的寒窗苦读和深厚积累,你凭什么体现这个价值?

    在投机盛行、机遇频生的时代,一个人要想获得大的成功,最根本的因素在于定力。定力的前提是方向要看准。所以中国有句古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当然现在男女平等,女也怕入错行,男也怕娶错婆娘。

    能够看准方向,坚定不移,不仅因为要对得起历史要对得起自己;我也时时在考虑,要对得起我的员工们。大家跟我干了这么多年,我不能把大家带到泥沼里面去。今天回头来看,我感到非常欣慰,我们的员工们到了这个团队以后,可以心情舒畅地工作,痛苦并快乐着,而且看到自己的功力不断在长进。以至于从我们工作室出去的人,都会把在工作室的这段经历作为它们求职晋级的法宝,并引以自豪。工作室一个打杂的出去,对方可以给它一个副总经理。当然,他能否胜任是另一回事。

    但起码说明,外界对工作室的评价很高。凡在里面镀过金的人,都会获得更高的期望和价值。倒过来,我们应该反省一下,我们该怎么珍惜和维护我们的金字招牌。而我们的坚守、拒绝诱惑,并寻求不断地超越,正是我们能获得尊崇地位的一个通灵宝玉。

    坚守信念的困难不仅在于拒绝外部的诱惑,更难的是抵御内部的动摇,甚至斗争。十二年走下来,工作室内部发生了多次路线之争。毛泽东曾不止一次地讲到,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有左中右就会有矛盾、有斗争,路线斗争也是很正常的。这个理儿是对的,只是毛泽东把它夸大了,最终演变成“以阶级斗争为纲”。回想起来,工作室在发展过程中也经历了几次争论。第一次是在98年。随着外部对策划的讨伐,内部也产生了动摇,怀疑红旗到底还能打多久?策划是否还能够继续,是不是也去搞广告,工作室究竟要往哪边走?

    特别是大徒弟华杉,认为策划这个行道注定是一颗流星,是过渡性的行业,长久不了。提出我们为什么不去整合和兼并一些广告公司,快速介入广告行业?或者干脆由他开辟另一个平台,在工作室下面办一家广告公司,我当时就拒绝了他的建议。我说,的确,全球没有策划这个行业,但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本来在世界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我相信伴随整个中国的成长,必将催生中国自己的智力行业,我们会伴随这个巨人一起成长。但我还是同意他去搞广告,人各有志吗。我相信他做广告也会与众不同,因为他掌握了策划的方法,比单纯的广告多有了智慧。果然华杉在广告界也做得不错,但作为工作室的弟子,他对工作室还是一往情深。而且多次跟我说,在工作室锻炼了三年,使他有了一辈子吃饭的家伙。

    另一次波动,是我认为先下海的校友有市场和企业经验,邀请他们来管理工作室,但他们认为既然工作室对房地产业影响这么大,为什么自己不做项目,当开发商?当时我说,如果我当开发商,也许会挣个十亿、八亿;但无非是在老板群里多了一个二流老板,而中国智力行业则缺少了一个探索者、领跑者。最后的结果,我们坚守了自己的道路。而非志同道合者离开了。我们最后还是靠自己办黄浦,使一批学生军成为骨干。

    第三次是由工作室的老臣,一位总经理提出,要向代理方向转。他跟了工作室十年,做了很大贡献。但2006年他给我提出感到很痛苦,有危机感。他说,我们干这行就像打井工人一样,要不断地打出新油井,这太难了。别人开出一个模具就可以像麦当劳一样,靠不断复制,去挣钱,而我们则老是要创新、要突破,很累,队伍也跟不上。而有些代理公司,比如合富辉煌现在一上市,资产已经几十亿了,为什么我们不去做那样的活儿,而要做这种挑战非常大的事情呢?最后的结果是,虽然感到很遗憾,我还是尊重他的选择。当然,我相信他也会做得不错,但是能不能像他自己预期的那样做得很大不好说,因为时机已经不一样了。而工作室还是继续走自己的路。

    十二年走下来,我们战胜种种诱惑、种种艰难,终于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战略咨询之路、民间智库之路。工作室作为目前中国智力行业中最新锐,最有战斗力、突破力、公信力、号召力,被社会广泛认同的一个机构,已经浮出水面。

    这就是工作室的过往。

    回首来路,有哪些经验最值得我们牢记呢?我想,至少有这么几条:第一条,还是我经常讲到的工作室的核心能力——大势把握能力。一个团队也罢,一个领头羊也罢,一个人也罢,做任何事情必须要搞清楚:我从哪里来,我向哪里去。而我向哪里去的前提,就是要认清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我们之所以能够坚守自己的道路,无非就是我认清了这个时代大势。最后,“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为什么能够“坐地日行八万里”,本来地球一天就要转动八万里,只要你跟它同频合拍了,你就能“坐地日行八万里”。但要做到同频合拍,必须要把准时代的脉搏。

    在这十几年中,我们的很多同路人,其中有很多是非常聪明的人,纷纷被淘汰。为什么被淘汰?因为他们总是在断头路上跑。他们跑的总里程可能比我们还远,但最后只跑了十公里。而我们这十二年也一直在跑,速度可能比它们慢三分之一,但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做到了“坐地日行八万里”。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一个人要有定力,对大势要拿捏得准,加之坚定不移地往前走,假以时日,一定能走出一片广阔天地。

    当我们在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们可以总结出很多不仅体现了我们的成长历程,而且见证了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转型过程中的规律性的问题。所以我向来认为工作室的价值并不在今天,而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后。到那时,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对中国、甚至对世界,做出了一份特别的贡献。这也是在今天开会的时候,我苦口婆心反复强调资讯管理的原因。从历史的角度看,这些今天看来可能不值钱的东西,在未来可能是最值钱的,是无价之宝。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