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鏆壊鑻嶈尗鑻忓鍥?  

2006-03-25 11:13:00|  分类: 策划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暮色苍茫苏家围

 

王志纲工作室  王振宇/文

  

    记忆中苏轼与河源没有什么关系。他和罗浮山的关系显得比较明确而亲热,或至少无奈中有豁达和快乐,并由他的诗歌证明着:“罗浮山下四时春,芦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

 

    他和惠州的关系,则由惠州西湖边六如亭的哀婉对联记载着:“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王朝云,钱塘人,苏轼爱妾,相随万里,33岁时因产病没于惠州。许多年前,在诗歌翻译艺术的论文集里,看到林语堂论译诗的文章说,第一欣赏的痴情句子,就是苏轼为怀念朝云而写的《西江月》词的最后2句:“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旷世才子旷世情,早已在尘世的时空里风流云散,只有梨花,每到春来,依旧如雪,朝云暮雨,谁复怜取?我一直未曾想过,如花如雨散落岭南的,应该还会有苏轼的子孙后代。直到在这个三月中旬的苍茫暮色中,驱车跃进河源苏家围,才看到了东坡先生的后代,却已看不到东坡居士的神采。

 

    之所以在黄昏时分才匆匆抵达西江宽阔水边的苏家围,是因为在我们的一日游行程中遭遇高速路塞车,以不足20公里的时速在一段所谓高速路段憋气地爬行了许久,到达第一个目的地万绿湖时已近中午,而为了吃的更可口地道一些,又从湖边开车出来在一个路边山丘荔枝林间名为网顶的新落成野风颇足的饭馆吃饭。之后在热烈的阳光下,在山峦环绕黄泥为岸一碧万顷的万绿湖C线转了3个小时之久。所谓C线,由三个人工岛屿目的地组成:水月湾、镜花岭、龙凤岛。都是无中生有的肤浅旅游开发,实在儿戏得很,不足道。万绿湖,水色确乎卓绝,风景堪称曼妙,可惜总给人荒山野湖的感觉,人烟味人文味的缺乏是其致命软肋。总体感觉可归结为:一望青山腾细浪,万顷碧玉动微波。黄龙蟠曲处处屿,客家儿女沉默多。

 

    河源城内的路牌显示:苏家围26公里。都是乡村公路,仄仄的弯弯的破破的水泥路,一路串起若干村寨,所以车速是不可能快的。有时为了避让一只步履从容体态丰满的盛年母鸡,我不能不来一次紧急刹车。漫长的26公里结束的时候,暮霭,已经笼罩着苏家围村口的竹林及其一侧人迹寥落的一排为旅游而建造的商业小木屋。

 

    跨过修竹掩映的入口小桥,试图寻找一点东坡先生所描写的春天景色:“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找不着。无桃之夭夭,无鸭之嘎嘎,只能想起杜甫的“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不知今夕何夕,不知此季何季。

 

    和几乎所有原生态的古老村落一样,破败,是入眼的第一形象。作为一个即使在广东省内也不为出名的村庄旅游目的地,它自然无法和黄山脚下的世界文化遗产村落西递宏村相提并论,至少仅仅从建筑形态气势而言,这里已经显得太平民化了(尽管在当日绝非贫民化),显然没有过古徽州当年那样的豪富巨贾,如果说,徽州村落更多商人的富裕气息的话,那么苏家围赖以出头的,就是苏轼为象征的文人血脉了。所谓“千首诗轻万户侯,”如果旅游文章做的好,未必输与那些拥有豪宅深院的村子们。

 

    但看来道路是曲折的。也许独木难以成林,也许远在深山人难识,也许旅游开发既缺资金投入也乏智力支持。这里的氛围,明显冷淡。村人少见,甚至牲畜也没见着,所谓“日之夕矣,牛羊下来”以及“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的古老田园生活场景,似乎已经很难再现了。因此也不可能听到“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的中国式“乡村牛仔音乐”。

 

    我们是当日最后的游客了。导游的没有,村路随便走。时间催人,也只能随意一走。门洞里会钻出几只狗来,不过并不吠,看起来也不存在攻击的威胁。也许村民此时都忙着晚饭的事,只有狗们可以代表主人巡视街头表示欢迎了。据说东坡先生晚年终于可以从海南回大陆时,渡海的成员中就有一只他不舍得抛下的狗——看来以狗狗作为伙伴或宠物,至少从我们以豁达快乐著称的大才子苏东坡就开始了。

 

    已经开放的参观线路其实很短,有导游的话,估计也能讲上大半天故事。毕竟是几百年的老村子了,任何一片残垣断瓦都可能饱含着故事。但我们只是一路顺着箭头走去,偶尔看看院墙上的说明文字。知道这一村落并非开始于宋朝,而是明朝。参观线路上的景观点缀,也颇为单调,三月是所谓“桃花历乱李花香”的季节,在云南丽江的话,正是鲜花遍野的明媚好时光,但这里,能令游客惊喜的,大概是那一片短墙内赤裸裸的结着硕果的木瓜了。从“性别文化陈列馆”空荡荡的陈列进去,很快可以转到同样空荡荡的苏公祠:村落文化旅游线路宣告结束。村外可看的,是西江边的千年古榕。一位六年级的小女孩奉命守在树下,可以为游客唱一唱声调类似刘三姐的民歌。

 

    摊子上有各类土特产可买,包括东江里的鱼做成的鱼干,应该是极其生态环保可口的。宽阔的东江水,总让我想起泰国的桂河,桂河的旅游做的热闹多了:游客可在夕阳西下彩霞漫天的时候乘坐游船,一路飘荡着,边看风景边喝酒吃饭,还可以在酒饱饭足之余,在浩荡的江风里卡拉OK一番,可谓载歌载舞,你可以叫它浪漫,而快乐是自不待言的。当时我曾即兴地放言:“对酒当歌桂河上,不辞长做泰国郎。”那是一种独特的经历。旅游,不就是为了体验种种独特的经历么?能独特,则自然成功。

 

    苏家围的土产中,有冬蜜。据说,较之于都市里市面上那些包装漂亮的名目繁多的蜜们,真的很好很好。但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叫冬蜜。是冬天酿造的蜜么?岭南虽然冬暖可能有某些花开着,但蜜蜂应该要冬眠的?庆幸我不知道其原因,于是可以做一个比喻式的结尾——东坡先生的人生价值,大概就如冬蜜吧,在自己生命的冬天,为世界为人类为历史酿造了最好的精神典范与食粮。千年之后,依旧甘之若饴。

 

    高人已逐暮云空,愿与庄周同梦。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