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2…  

2006-11-02 10:51:00|  分类: 媒体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说的权利比说什么重要,刚才我们在现场听到的这些质疑可能是您之前听到过很多遍的,在了解了这些质疑之后,我又发现了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可能在现在的媒体和网络上并不常见,我把其中的一句话念一下,说易中天是中国最大的知道分子,他肚子里面的干货很多,但仅仅是知道而已。像他这样的评价您能接受吗?
  易中天:现在随便任何人给我任何评价,我都没所谓。
  主持人:因为你无权选择是吗?
  易中天:对啊,但凡我不能改变的事情我从来都不关心。
  主持人:让它成为一个……
  易中天:对,就让它成为,我能怎么着呢,对不对?你还让我选,我干吗选?我有选择权吗?
  主持人:我今天想把这句话的主人请上台上来,看看您到底是否拥有这样的一个选择权,让我们掌声请出我们今天的--
  易中天:谁啊?
  主持人:神秘嘉宾。
  易中天:谁啊?谁呀?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2…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主持人:别着急,王志纲先生。
  易中天:原来是你啥(四川话)!
  王志纲:您好,您好。
  主持人:老乡吗?难道是……
  易中天:没有,他是贵州人。
  王志纲:认识,认识。
  主持人:王先生您好。
  王志纲:您好,您好。
  主持人:来,请坐。
  其实我也很好奇,说以往王先生从来都是号称他是丙方的,很少会跟别人如此面对面地来交流,但今天为什么会接受节目组的邀请来到现场,担任这样的一个神秘嘉宾?刚才易先生两句,谁啊?谁啊?才把您请出来的。
  王志纲:我首先更正一句,我从来不用炮轰或火烧这种概念,这不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的用语,这是第一。
  主持人:第一个要做郑重的更正的?
  王志纲:对,更正。但第二个问题,我跟易中天先生在此之前就认识,而且我很关注易中天。因为我认为他是在中国的知识分子当中比较早一点的,跟社会、跟市场接触的人。从一个圈养动物变成了一个放养动物。
  主持人:易先生有没有听到过王先生从前的这个比喻?圈养动物、放养动物。
  易中天:我听说过他的这个观点,志纲兄说动物有三种。
  王志纲:对。
  易中天:圈养动物、放养动物、野生动物。
  王志纲:对。
  易中天:你刚才说,我是由圈养动物变成了放养动物,不准确。我自己的定位是,偶尔出去打一下野食的圈养动物。
  王志纲:就是,他这个是对的。
  主持人:您觉得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不是?
  王志纲:所以这正是因为他不甘于圈养,还偶尔要出去打一个野食,就被圈里面的人劈头盖脑一阵猛打,主要是这个原因。所以圈外的人对他是全部成了粉丝,所以刚才我为什么说呢,我对易中天感兴趣的是易中天现象。中国的知识分子如此之多,汗牛充栋,为什么只有一个易中天能成为一个不火都不行的现代明星,所以一会儿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易先生。所以正是基于这点,因此我在研究这个问题,因为易中天现在有点像孙悟空,中央电视台这个媒体……
  主持人:您等等,您等等。这个比喻是不是很新鲜的?
  易中天:从来没听说的,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猪八戒。
  王志纲:不不不。
  主持人:今天把您提拔到,孙悟空的这个行列里了。
  王志纲:中央电视台这个媒体就像火箭一样,送了很多动物到了太空,但是他们都是普通的猴子,只有易中天这个猴精送上去以后一下子成了齐天大圣。
  主持人:送上去之前他就修炼成精了。
  王志纲:他修炼成精的。就说是最后叫啥了,叫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红尘滚滚来,这是第一个我要讲的。
  因为刚才大家很多学者都讲了,今天的中国快餐文化、浅薄化,然后红尘滚滚,然后都非常呼唤和渴望有知识的、有文化的人走出来。那么第二个问题,我想再讲两句诗,毛泽东讲的,叫"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清澄万里埃。"希望易中天这个孙猴子,这个孙大圣不辱使命,从猴子变成大圣,把所谓的娱乐文化里面再提升一点档次,使它更加做到雅俗共赏,那么他就站住了。
  主持人:谢谢,这是个全新的比喻。
  易中天:我宁可回花果山做猴子。
  王志纲:由不得你了,你现在要么做弼马温,你要么就是陪这个唐三状去西天取经。
  易中天:其实我跟你说句心里话,我现在最想去的地方是高老庄。
  王志刚:那是猪八戒的选择,谁叫你是猴子。
  易中天:对。
  主持人:你一直把他认定为猴子?
  王志纲:他一直说,从前他认定自己是猪八戒,从来没想到……
  易中天:不,现在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主持人:我们非常理解您的苦衷。王先生,你能理解他的这种苦衷吗?
  王志纲:我能理解一些。
  主持人:理解一些。但是有很多东西可能我还得要问他。我们知道王先生原来是做记者出身,而且是资深的记者。今天一上来就说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易先生,这样好了,我暂时交出我的主持权一会儿,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呢?因为之前我看到王先生说,他看到某一位主持人对易先生的采访,问的问题全是非黑即白的问题,实际上最后让提问者很尴尬,然后也没有听到真话。那今天我们把主持权交给您的时候,我们想看一看,您想问的问题是什么?您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问您想要问的问题。
  来,大家鼓励一下我们的主持人,王志纲先生。
  王志纲:现在看来我是重操旧业了。第一个问题很简单,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三国志》和《三国》和东汉历史?
  易中天:你要说关注,什么叫关注?我首先问清楚什么叫关注?
  王志纲:那就这么说吧,什么时候把《三国演义》读完了?
  易中天:《三国演义》是吧?《三国演义》读完了应该是小学吧。
  王志纲:小学?
  易中天:对。
  王志纲:对了,很有意思。第二个问题,就是说现在你作为博导,你在专业里面有没有专门就是说对三国这个方向?
  易中天:没有,这不是我的专业。
  王志纲:就是爱好,而且是业余爱好。
易中天:不是,叫做流窜,流窜,因为我不是说过了,我是流寇。
  王志纲:对。
  易中天:你不是要挖嘛,我就告诉你,我是反专业主义者。
  王志纲:非常好。
  易中天:所以就带来第二个问题。或者说得难听的,我就是学术上的流寇主义。所以你不要问我,它什么时候成为我的专业,它从来不是我的专业。
  王志纲:这也是我对易先生非常感兴趣的。因为易先生的著作除了后面的品三国,我还读过不少他原来的作品,因为我能从中吸取营养,比如《读城记》,比如说谈中国人,谈男人女人这些作品,从通俗社会学和世俗的角度,品味出很多东西。但没想到东边日出西边雨,最后易先生在并不当一回事的这个行当里面爆得大名,引来整个全中国的毁之、议之、谤之,所以刚才……
  易中天:对不起,我必须纠正,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把这个行当不当回事,你这个帽子扣上来,我不知道又要挨多少骂声了。
  主持人:所以易先生是非常严谨的,您的提问当中必须……
  易中天:我现在非常警惕。我是非常敬重这个行当。
  王志纲:易先生刚才这个提醒和这个敏感反映出什么呢?反映了一个今天的易中天已经不是昨天的易中天了,原来我所接触到的易中天是非常潇洒的,而且是放言无忌,是个魏晋之士,就是在这种背景下面,所以才有易先生的一部一部的非常好看的作品。
  主持人:您这句话是激将法吗?让他接下来更加地……
  王志纲:不是,这就是你们中央台作的孽,爆得大名以后,就相当于啥呢?我说这个人生就像一个舞台,聚光灯只有一束,成千上万的人都在里面跳舞,但是99.999%的都是黑暗中的舞者,所以很多人都渴望能成为被聚光灯锁定的明星,但最后由于这个历史的转型,突然这束聚光灯一下子打到了易中天先生的身上,他其实一直在跳舞,没想到他跳这个舞姿一下成了流行色,被全社会所广泛接受,那么由此很多议论就出来了,因此就产生了易中天现象。那么在这个背景下面,我为什么对易先生感兴趣呢,因为我认为他是带有一种必然性,当然也有偶然性,就是可能跟他跳的很好的还有四五个,但是偏偏那个灯移过来的时候打到他身上了,而且打到他的时候,他那个精彩的探戈正好是表现得最好,最华彩的片断大家看到了,灯不走了,要走的话下面的粉丝一片骂声,不准走,不准走,最后就逼得易中天不断地跳下去,这是一个社会学上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但是我希望易先生的回答是啥呢?对于你这个,就是说所谓爆得大名有没有思想准备?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2…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易中天:没有。
  主持人:没有。那么没有思想准备以后,是不是感到不胜其烦?
  易中天:那肯定的。其实志纲兄刚才说的有一条是深得我心,他就说是一个舞会大家都在跳舞,突然有一个聚光灯打到我身上,我真的真实的感觉就是这样。当时《百家讲坛》邀请我的时候,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是头脑简单,不就是换个地方上课吗,就是这样。那么平时我在学校上课就这么上的,只不过换了个地方,换了件衣服。我现在正在做调整,决定横下一条心来,管他天王老子的邀请,再铁的哥们的关系,我也不接受了。
  因此我希望《对话》把我这句话播出去,尽早播出去,太体谅我了。因为我是一个朋友很多的人,我有两个病,你知道吗?一个是哥们儿义气病,一个是感恩戴德病。凡是以前于我有恩的,帮过我的忙的,那些有情义的,他们出来邀请或者别人委托他们出去邀请,我这脸就拉不下来,原来是秀才人情纸半张,现在我其实就从我自己亲身体会,我觉得这两个东西我要重新思考了。
  王志纲:但是作为易先生这么一种性格的人,性情中人要做到这点非常难。但是问到这个话的目的只是一个,就是希望易先生能成为恒星。因为在此之前,由于这么一个清淡的生活和岁月,使他能够做很多潜下心的研究,以后我担心就是说这个市场,这个吸引力和拉力太大,社会,我们不叫市场,而且身不由己,所以这是我要问的一个潜台词。
  主持人:其实您原来也是报社的记者,后来是以知识分子的身份下海的,是不是曾经也被别人指责为不务正业,有没有这样一段痛苦的记忆,让你今天特别感同身受地要问一系列这样的问题?
  王志纲:规律是相同的,但是强度绝对是天壤之别。如果说易先生是原子弹的话,我只是一枚手榴弹。
  主持人:但是你们的性质一样吗?
  王志纲:性质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很自豪地告诉易先生,叫做革命自有后来人。我们那一批像老红军一样所承受的指责和打压,绝对不是易先生今天所感受到的,他今天感受到的,无非是一些学术上的争论。我们当时所受到的是道德上的指责,挣大钱去了。
  易中天:一样,一样。
  王志纲:一样吗?
  易中天:一样。
  王志刚:是这样。
  而且锲而不舍,而且一家媒体问了,另一家媒体还来问,同病相怜的两个人。而且陈伟鸿在批判他们这样问的时候自己还问了一遍,所以百口莫辩。所以为什么说我理解易先生呢?就讲这么一个道理。
  现在回过头来我继续采访吧。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今天的易先生坐在我面前,我的感受是已经开始有点,对于这个所谓的,就说是一种不理解和非议,还有很多不厌其烦,就是非常承受不了的人情,已经感到力不能支了,那么下一步还扛得住?
  易中天:扛得住。
  王志纲:还扛得住。那么今年你才六十岁,你能不能谈谈未来十年还有什么打算。
  易中天:我的信条是做好眼前的事,不要想那么多。
  王志纲:一边走一边唱,好。
  主持人:结束采访之后我要采访您一下。毫无疑问易中天先生现在是文化领域很璀璨的一颗星,我很想问一问王志纲先生,如果我们希望这样的一颗星成为一颗恒星的话,您有什么样的建议给易先生吗?
  王志纲:我认为易先生,今天你们只打开他的一个橱柜,他还有很多橱柜,包括读城,对中国的城市,第二对中国的世俗文化的解读,还有第三由于他特殊的经历,原来是草根,到后来到了庙堂,最后庙堂和草根结合打通,最后有很多感悟,这些东西我希望他这些箱子能够一个一个地打开,那么光这点他起码可以吃到八十岁。但是到了八十岁以后任人评说也许就是恒星了。
    主持人:好,谢谢。
  主持人:刚才我们俩谈论的那么热闹,忘了征求一下易先生的意见,您想不想成为恒星?别我们俩说得那么热闹,你一句话又给我们否定了。
  易中天:我没有想法。
  主持人:就是任人评说?
  易中天:可以。
  主持人:您可以没有想法。
  易中天:我真的不知道我明天干什么,我觉得我现在是一脑门子的官司都对付不过来。我没有志纲兄那样的战略眼光,我也没有太大的雄心壮志,我是一个没有远大理想的人,而且我是一个不主张远大理想的人。我就主张踏踏实实做一点,眼前能够做的,自己想做的,能做的事情,做一点算一点,做到哪儿算哪儿。
  主持人:今天很多人都说易中天先生很火,您希望自己火多久?
  易中天:我就没有希望火过,因此不存在希望火多久的问题。前不久有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你小子现在很得意,等你失意的时候你来找我,我有办法救你。我说谢谢你,我不会有失意的时候。他说你别太狂了,太狂妄。我说我不是狂妄,因为我就没有意,何来的失意呢?
  主持人:看来在得意和失意之间,易先生永远都会找到一个最佳的平衡。我们特别感谢易先生来到《对话》的现场,谢谢您,再见,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