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志纲工作室

策划就是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王志纲工作室网站 中国著名战略咨询研究机构网站,其中论坛为同道者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另工作室近日正在招聘,应聘者可递交简历至公司网站招聘栏,并请注明希望加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或成都哪一团队。

网易考拉推荐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1…  

2006-11-02 10:49:00|  分类: 媒体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转自节目网站)
主嘉宾:
  易中天 厦门大学教授
  次嘉宾:
  王志纲 王志纲工作室首席战略顾问
  李安纲 运城学院教授
  成君忆 《水煮三国》作者
  土等民 网友
 
    主持人:现在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我们今天《对话》节目的嘉宾,来自厦门大学的教授易中天先生,掌声欢迎他。
  您好,易先生。
  易中天:你好!
  主持人:其实易老师这段日子都特别特别的忙,能够到我们的《对话》节目当中来做客,是硬挤出了时间。我们导演告诉我说,提前跟您联系的时候,您说从现在开始到年底,我大概只有一天空闲的时间,可以考虑参与节目的录制,此话当真吗?
  易中天:夸张了一点。
  主持人:夸张了一点。但是忙碌还是一个基本的常态。
  易中天:对。
  主持人:但是这么忙我们一定很关心,还有时间做学问吗?
  易中天:有啊。时间不是都是挤出来的嘛,这不是你们最爱说的名言嘛。
  主持人:其实除了关心你有没有做学问之外,还有很多人关心你有没有时间读书,能不能在这儿给我们透露一下,易老师最近读了一些什么书,大家有兴趣没有?有。
  易中天:怎么就没有人关心我有没有时间睡觉呢?
  主持人:他们都比较狠心,希望把你的智慧榨取干净。
  易中天:肯定要读书了。
  主持人:肯定要读书。最近读的一本让你印象比较深刻的书是什么书?
  易中天:《三国志》。
  主持人:《三国志》。虽然现在很多人讲说您是明星,但是我更愿意把您看成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我知道您在读书期间,可以把《文心雕龙》倒背如流,对不对?
  易中天:没有,没有。
  主持人:又夸张了一点?
  易中天:某些章节。
  主持人:那今天我们也不难为您了,咱们也别倒背了,正背其中的一小段,你感兴趣的、你最熟悉的、你最愿意在这里背的,好不好?
  易中天:我不敢保证我能背下来,我背《文心雕龙》第一篇《原道篇》。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何哉,夫玄黄色杂方圆体分,日月叠壁以垂丽天之象,山川焕绮以铺理地之形,此盖道之文也。
  主持人:突然袭击,还是没有偷袭成功。不过大家也看到了,易先生之所以成为易先生,绝不是这个容易的易可以来概括全部的,真的这背后有很多的积累,很多扎实的基础。那这样,我们掌声请易先生入座,跟我们慢慢聊大家关心的一些话题,好不好?
  来,请坐。
  其实现在提到易中天先生,很多人会用一个字来形容您,那就是"火",用三个字那就是"非常火"。其实这些字的背后都表明,说您现在的生活状态可能跟以往平静的校园生活会有那么一点不同,很多人看到的是,易中天先生成名了、富有了。但实际上我们关心的是,伴随着成名和富有,您是不是也拥有了一些以前从来都不会有过的烦恼?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1…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易中天:在我的人生词典当中,所有的感受都是体验。那不管是烦恼、郁闷、兴奋、苦闷,对我来说都是一种体验,我认为人生就是一种体验。那么我现在有了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我就知道那个被双规的人是什么感觉了,所以我现在……
  主持人:因为你走到哪儿都有人盯着,对吧?
  易中天:在哪儿都有人围着。倒不一定围着,都有人看见。甚至你可能随便到一个小餐馆去吃点东西都有人注意。
  主持人:如果你在小餐馆被人家认出来,他们会非常惊讶的表情看着你吗?
  易中天:不是,他们上网。
  主持人:他们在网上给你公布出来,说几点几分,在什么什么地方,对吧?
  易中天:而且我前不久回我的家乡长沙,因为我很怀念我小时候很爱吃的长沙的牛肉米粉,我就请他们安排我到何记去吃了一碗米粉。结果电视台还要拿摄像机对着,你说那米粉能吃香吗,最后我不知道那米粉是什么味。
  主持人:这个太可怕了,在互联网的笼罩之下你是无处逃遁。
  易中天:无处逃遁。于是我就给自己给了一个定位,就是一个没有贪污、也没有受贿的而被双规的人。
  主持人:这是最让你感觉到烦恼的事儿。那我们想说,比如说你现在的家庭生活可能要被很多的电话所打扰,以前你可以很平静地在家里做学问,你现在总要接到无数的电话,对不对?
  易中天:这很好办。
  主持人:怎么办?
  易中天:不接。
  主持人:不接啊?
  易中天:对。
  主持人:把电话线拔出来。
  易中天:也不拔,让它响去,我们还没学会拨电话,回去我就拔。
  主持人:这是我教您的办法。
  易中天:是,是。
  主持人:让你的这个铃声成为你做学问的一个陪伴。
  易中天:怎么可能是陪伴呢,对不对?
  主持人:所以还是烦恼。
  易中天:听不见就完了嘛。
  主持人:充耳不闻?
  易中天:对。
  主持人:还有大家会觉得,您看您这么大年纪了,在天气最热的时候,你的《品三国》是最热卖的时候,您要到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到处去签售,汗流浃背的,被所有的人围着,这种体力上的消耗也是蛮大的,也是一种烦恼,您不觉得吗?
  易中天:这个事我比较烦恼的就是,面对那么多很热情的那些观众和读者,我无法一一满足他们。我在福建长乐有一次演讲,因为它这个主办方一般都是使用榨汁机一样的这种安排,一定要把我榨取到最大限度,反正现在都跟资本家差不太多,然后他下面安排了另一场,因此我必须从这一场马上转移到另一个地方。那么我离开会场上了车,那天下着大雨,有一个母亲带着她的孩子过来说,易老师,给小孩子签个字吧。那是刚刮过台风,瓢泼大雨,那么我还是很想给他签的,但是我找不到那个汽车那个开窗户的。
  主持人:玻璃摇不下来。
  易中天:我不会那东西,这个时候车就开了。然后我看见那个母亲那种失望的眼神,我真的心里非常难受。但是这样的一些事情我觉得我很无奈,确实是无奈,没有办法改变,没有任何办法。
  主持人:其实你刚才说到一个词--榨汁机,我想到了另外一个词--摇钱树。也就是被很多的出版商从这个城市运到了那个城市,有时候你会不会也觉得,突然间惊醒说,这个难道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就要过这样的日子吗?
  易中天:它不是。
  主持人:它是这么一个矛盾的心理,一方面可能有人会理解,你到处签售你就是在给出版商在做摇钱树,或者同时你也为自己在增加你的版税收入。
  易中天:但是我想到的是,或者说他们打电话来来说服我的时候,都不是这个理由,说那儿有很多你的粉丝,希望能够见你一面。
  主持人:这个理由再正当不过了,而且是最具杀伤力的。
  易中天:是,最具杀伤力。
  主持人:是。
  易中天:而每次去了以后,都还是有很多人失望。我觉得与其这样以后哪儿都不去了,算了。你们这里怎么还有苍蝇?
  主持人:就是,太过分了,怎么在堂堂的中央电视台演播厅里还有苍蝇?
  易中天:苍蝇是哪儿都有的,所以烦恼也是哪儿都有的,人生就是烦恼。池莉不有篇小说叫《烦恼人生》嘛,烦恼人生,烦恼人生,人生就是烦恼。
主持人:所以你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来迎接各种各样的烦恼。
  易中天:既然人生就是烦恼,那多点烦恼少点烦恼无所谓。
  主持人:但有的烦恼可能会让你不太舒服,我看到有的媒体采访你说到钱的问题,甚至很多其他的媒体好像都不能免俗都要提到钱,都要问到你的钱,那你觉得他们的这样的一种采访是不是同样也给了你很多的烦恼?
  易中天:给我带来的烦恼,是我觉得我要硬邦邦地顶回去太不给人家面子,但是我从现在开始决定,但凡再有人问这个的问题,我就硬邦邦地给他顶回去,不给他面子。
  主持人:为什么?
  易中天:我干吗要给他面子!
  主持人:你为什么要如此坚决呢?他问这个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错呀。
  易中天:关他什么事儿!
  主持人:有个性!可是你现在成为了一个公众人物,公众人物意味着他的私人空间是越来越小,甚至到了没有,所以很多的记者是不得不替他的读者来问这些问题。
  易中天:谁规定的?
  主持人:没有人规定。也许是他们的一种职业感。
  易中天:哪家的王法?
  主持人:没有王法。
  易中天:没有王法,那就对不起了,我爱回答就回答,不爱回答就不回答。
  主持人:包括得罪他们你也不在乎?
  易中天:反正你总归是要得罪嘛,对不对?而且我现在得罪人还少吗?
  主持人:对。
  易中天: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没所谓了。
  主持人:你在哪方面会最可能得罪人?
  易中天:我讲三国就肯定得罪人了,对不对?要不然怎么会网上骂声一片呢!
  主持人:你和这些你的批评者见过面吗?
  易中天:没有。
  主持人:没有。
  今天我们《对话》成全你的心愿。因为我知道,你在其他的媒体接受采访的时候一直希望说,我很希望能够和那些批评我的人面对面对地来交流一下。
  易中天:对。
  主持人:但说实话,要找到批评者比请您还要困难得多。我们知道他在哪儿,我们知道他电话是多少,可是打过去的时候,他们都说,我就不去了吧。还好,后来有一位勇敢者,他来到了我们的现场。我想考一考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网民叫做土等民的网友?
    易中天:我听说过.
    主持人:听说过?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土等民。虽然他在我们的现场,不是那么一眼就能认出来,但是在网上,在对易先生的质疑声当中却是一位非常突出的人,据说已经写了好几万字了,是吗?你还没有看到过?
  易中天:实在不好意思。
  主持人:好吧,今天连人连言论一起端到你的面前。
  易中天:行行行,在哪儿?
  主持人:来,我们欢迎一下土等民。您请坐,您请坐。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1…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土等民:不要鼓掌,我是反对您的。
    易中天:我欢迎反对。
  土等民:确实我写了很多的文字,不知道您看过没有?就是说对这个《百家讲坛》,包括出这本书的这个准备是不是很充分,包括对您来说,您是一个文学方面的教授,做这个历史方面这个东西是不是擅长,或者说是应不应该更仔细一点,把它做得好一点。
  易中天:我坦白交待,有仓促上阵的成分,书也出得太快,不讳言这个,咱们错了咱们就认错,对不对?
  我不讳言这一点,这个是一个教训,由于出书速度过快,它是有一些地方,比方说欠推敲或者欠准确,这个现在出版社正在处理。
  土等民:还有一些对太有个人倾向性的一些东西。您特别喜欢曹操,您可能是曹操的粉丝,这我们知道。但是你特别赞扬曹操的时候,可能会打击到别人,你对刘备的时候可能就比较轻蔑对他说的,对其他的人可能都有这种倾向。
  易中天:实际上我对曹操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评价,就是他的前期和后期我是区别开来的,这还没有讲完。
  土等民:还在进行中的一个事情?
  易中天:对。现在已经有人在提出一个问题来了,说这人不是捧曹操的吗,现在怎么改骂曹操了?虽然现在的曹操晚年的时候全都还没有播出来,不过对于他该肯定的我会肯定,还要给足肯定,该批判的我也会给足批判,而且我到最后,这整个系列完了以后,最后我有一个三国人物排行榜,那个时候才会做结论性的意见,所以现在说我是曹操粉丝为时尚早。
  土等民:就是说您赞同曹操的这个人品或者胸怀胆略,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字里行间或者说整体的篇幅上对曹操是歌颂的,这也没有问题,但是说曹操里头有些比较恶劣的方面,去给他辩护,去给他解释,这是存在的。
  易中天:首先这个杀吕伯奢一家这个事情可靠不可靠,本身确实是有问题,它不是正史记载。
  土等民:但您的倾向性,肯定说是想把他给化解开。
  易中天:第二点即便是野史的记载,它和《三国演义》的说法,也是不一样的,这个必须区别。这个《三国演义》给人的这个感觉印象太深刻了,必须扭过来。这个事情对不起,我今天就这么放话了冒天下之大不韪,我要跟他这个《三国演义》进行抗争。
  土等民:但我们现在就是说,您是讲的主要讲历史呢,还是讲演义这一块?
  易中天:我当然是讲历史了。
  土等民:那演义是文学作品大家都知道了。
  易中天:不是大家都知道,问题就在于,兄弟,真实的历史糟糕就糟糕在这个地方,不是大家都知道,你知道不等于人家都知道。现在很多人是拿《三国演义》当历史在说。我告诉你我最近收到一封信,也是一个观众的,讲这个刘备和关羽是诸葛亮谋杀的,依据是什么?依据全部是《三国演义》,你以为大家都搞得清啊,真的是很多人搞不清。
  土等民:但确实从这个文本上来说,《三国演义》讲的东西很多,包括您针对《三国演义》也提出了很多非难。《三国演义》说的不对,《三国演义》这个很荒诞,《三国演义》这个东西挺滑稽,经常有这种话出现。
  易中天:对。
  土等民:这个是也让很多人不能容忍。
  易中天:我一定找一个适当的机会来回答你的问题,我有我的想法,我这样做绝非某些人批评的那样,是为了哗众取宠,我是有一个想了很久的一个想法,但是今天不是时候。
  主持人:其实刚才在土等民发言的时候,我注意到成君忆先生也一直跃跃欲试。我可以给易先生介绍一下,您的一本书叫《水煮三国》,你们都是三国系的,本该热烈握手,可是现在坐得远了一点。

 CCTV2对话易中天——节目现场速记-1… - 王志纲工作室 - 王志纲工作室 成君忆:是这样,我认为我们易先生之所以能够火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大家好糊弄。
  易中天:好,好,好,好糊弄。
  主持人:你怎么就看出来他是糊弄别人了?
  成君忆:他说到一个案例就是说,曹操也就说在少年时代,持刀劫持了一位新娘,但易先生也说,对他的评价有两个意见,第一他认为曹操,这个人调皮捣蛋!第二点他认为男孩子就应该调皮捣蛋,男孩子不调皮捣蛋,长大了没出息。这样一件事情我觉得很奇怪,也就是说人家新婚大喜的日子,他手持利刃把这个新娘子劫走了,这件事情可以看得出来,第一,他并不调皮捣蛋;第二,能够手持利刃劫走新娘子,那已经是一个有一定体力的成年人的行为了;第三个,当这个新娘子被劫走了之后,这个命运可想而知,我不知道易先生的道德感在哪里?
  成君忆:我讲一个故事,一个学者和一个杀人犯一块到阎王爷那里去报到,阎王爷对那个杀人犯说:"你恶贯满盈,应该打到十八层地狱去。"然后接着跟那个学者说:"你应该到十九层地狱去。"学者说:"那个恶贯满盈的人他都是十八层地狱,我凭什么到十九层地狱?"阎王爷说了一句话:"杀人犯伤害的是别人的身体,你伤害的是别人的灵魂。"
  易中天:我听懂他的意思了,他的意思我应该进二十层地狱。他这个故事不能再讲了,不宜再讲,不适合。
  成君忆:那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讲。
   易中天:不适合,很不适合,很不适合!我跟你讲,你这样做,随意地就可以认定某一个人是思想错误,误导他人,伤害他人的精神,把人家打入到二十层地狱非常不好。
  你可以坚持你的观点,我也可以坚持我的观点,你可以继续批判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不要把人家轻易地就打入多少层地狱,这是很不好的一种做法。
  主持人:来,我们听听
  易中天:很不好!包括我做的一切也不能打入地狱,很不好。
  主持人:好,我们听听李先生。
  李先生:易中天先生为什么火?很简单,跟他名字很有关系,这不知有多少人探讨过你的名字。你刚才也说了,这个易是简易,简易可以当成快餐,但更多的是容易,是因为容易接近的话,那大家肯定愿意去接近。你一个非常高深的锁在十八层门里头那肯定别人不会去接近,这是第二个。第三个是不易的东西,这就是《易经》上的三个概念,通过这个易,更重要是这个易,一个日,一个月,两个合在一起,白天是太阳叫如日中天,晚上是月亮叫如月中天,所以你必须要把握两个方面,一个是公众的形象。但一旦做了公众的形象就得有责任,我们所有的学者也好或者大众,我们的观众也好,他们是文化的爱好者,他们渴求把握自己的命运。所以什么时候能把我们讲的这个道落实下去,驻乎心中,融化起来,这就完成了你我作为教师的真正的使命。
  主持人:好,谢谢。
  我觉得李先生刚才提出了一个特别闪光的字眼,就是"责任"。很多人做过调查,说在易先生的这个粉丝当中,你们的易粉和乙醚的年龄大概在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就非常年轻的一个族群,所以正因为这样的一群年轻人在追捧着您的每天的这种节目,所以他们可能会对责任的苛求也就越大一点,我不知道您对责任,对刚才李先生提出来的这个责任会有什么样的一个看法。
  易中天: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品三国是负责任的。
  我今天非常感谢《对话》安排了这样一次对话,包括今天跟你们两位的对话。虽然你们是反对我的,只要你说的是自己的真心话,哪怕我不同意你,我也敬重你。但是我们要有一个现代观念,就是我坚决反对你的意见,但我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捍卫你发表反对我意见的权利。

未完续:CCTV2对话易中天——目现场速-2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